編者按:4月2日至6日,兩岸和平發展路徑研討會在佛光山日本本栖寺舉行(簡稱本栖會談),該次研討會由兩岸統合學會、臨濟宗佛光山本栖寺主辦,中國社科院台研所、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中國評論通訊社協辦。本報同仁受邀出席此次會議,三天下來聆聽兩岸專家高見,不能無感,從昨天起推出「本栖會談」專輯,以饗關心兩岸問題的讀者大眾。今日推出系列之二,兩篇文章針對兩岸關係中敏感複雜的「一個中國」問題進行不同面向的探討,一篇討論大陸當局應該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一篇探究務實取代「一中原則」提法的可能途徑。

99年來,「中華民國」命運多舛,屢經波折。曾被定為民國國旗的旗幟有兩種,國歌除了我們所知所唱的「三民主義、吾黨所宗」外,曾有《卿雲歌》、《中國雄立宇宙間》等多種。至於曾成為某股政治勢力宣稱的「中央政府所在地」,更有南京、北京、武漢、廣州、重慶、成都、太原、瀋陽,以及今日的台北市。

若談到中華民國與台灣的關係,2005年8月2日,時為中華民國第11任總統的陳水扁提出四階段演進說:中華民國在大陸、中華民國到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和現在的「中華民國是台灣」。

民國是台灣最大公約數

相對於「窄化」並「掏空」中華民國的「中華民國是台灣」說,馬英九提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這樣的說法,同時也不忘在某些場合表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

在這些咬文嚼字的政治性文字遊戲裡,「中華民國」是台灣大多數民眾、多數政治勢力在國家認同上的最大公約數。當然,在同樣說著「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時,大家心中所畫的「中華民國地圖」可能有著截然不同的涵蓋範圍,形成「一個中華民國,各自表述」。

兩岸關係、統獨爭議牽涉政治角力和情感認同,但仍無法脫離法理基礎。若從法理來看,近來一直宣揚「一中三憲」理念,也是「本栖會談」主辦單位之一的兩岸統合學會所言的「兩岸現狀」較為完整:在主權面,兩岸都宣稱其主權涵蓋全中國,兩岸均為一中憲法。在治權面,兩岸目前處於分治狀態,雙方憲政秩序的治權互不隸屬。此外,該學會還強調兩岸在物質權力上的不對稱狀態。

在這種內部「既有共識又缺乏共識」的情況下,「中華民國」不斷面對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間的競爭關係,可說是「分裂的中華民國」對峙「團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長期以來,「中華民國」就是中共和大陸當局所極力希望消滅,卻又始終無法徹底抹煞的對象。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之前,在新政協籌備會討論國號時,曾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華民國)」的提法,部分國民黨左派與民主人士希望保留「中華民國」,但當年10月1日成立的新政權終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大陸當局來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學界也開始編纂《中華民國史》。

大陸官方史觀消滅民國

然而,大陸當局雖長期堅持「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原則」,但在客觀現實上,中華民國政府依舊存在,且曾長達廿多年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即使到今天也仍獲廿多國承認,更與多數國家發展實質關係;在政治利害上,大陸當局長期否定中華民國,打壓國號國旗國歌的使用,既違逆了台灣民眾的認知與感情,更讓獨派振振有詞地宣稱「中華民國」國號已不堪使用,急需正名制憲,讓「國家正常化」。事實上,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恰恰也是台灣本土意識開始昂揚。

隨著近20年來兩岸關係的起伏跌宕,大陸當局所堅持的一個中國原則也逐漸發生務實性的變化。尤其是胡錦濤上台以來,「一個中國」的解釋日漸寬鬆,出現「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框架」的「一中框架」說。參與本栖會談的一位大陸學者就指出,在和平發展階段以「一中框架」為主軸,大陸正在發展新論述。如今「一個中國」其實包含三個層次的概念,包括大陸立場宣示性質的「一中原則」,和解釋上越來越寬鬆的「一中內涵」以及包容台灣的想法立場(如屋頂理論),吸收了大陸學者對台研究新成果,有「很大的融合性」的「一中框架」。

一中框架提法務實彈性

那麼,在這個頗具彈性的「一中框架」裡面,能夠容納「中華民國」嗎?兩岸統合學會舉辦「本栖會談」的一個目的就是希望推動兩岸學者討論該會所提「一中三憲」的主張,「一中三憲」的基石之一就是「兩岸為兩個平等的憲政秩序主體」,而面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則自是題中應有之義。 (文轉A17版)

#民國 #大陸 #中國 #中華民國 #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