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台灣巡撫劉銘傳在台灣播下的機械業種子,走過日據維修歲月,經過百年粹煉,現正邁向超美趕日的開花結果世代。

劉銘傳駐台 機械=鐵路修建

在這個世代,台灣機械業不但要翻轉長期以來,被外界認定是「黑手」工業的刻板印象,更已悄悄向世界伸出併購之手,力圖來日成為稱霸全球精密機械工業的雄獅,而大陸軌道工業更被業者列為加速產業前進的關鍵。百年台灣機械業發軔於劉銘傳在台修建鐵路,而今則要搭著大陸鐵路工業的發展列車開拓新榮景。

在劉銘傳駐台之前,台灣機械業除了俗稱的「打鐵仔」外,就是一些為了採煤、製糖、茶與樟腦所需要的簡易設備,談不上規模性發展。直到劉銘傳派任為台灣巡撫,積極從事建設,決意修建鐵路之後,才在當今台北北門鐵路局的北側,創設「台灣機器局」,這也是台灣第1個機械工廠。當時的台灣機器局除了製作軍用機具外,主要就在製造鐵路器材。同時間,劉銘傳還在艋舺設立鋸木廠,以生產舖設軌道所需的枕木。

中日戰爭 台灣才有重工業

日據初期,台灣機械業主要是為了農業而生產,直到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將台灣作為對華南及南洋的前進基地,基於軍事需要,才在台灣從事工業投資,車輛、柴油機、工具機與動力船舶等重機業逐漸具有自製能力。由林尚志在1941年承購的大同鐵工所,及台籍企業家唐榮在1940年創立的唐榮鐵工廠,幾乎就是台灣民營機械業的開端,曾有「南唐榮北大同」之美譽。

光復初期,因為許多工業都在戰爭被破壞,政府除從事復原工作,也接收日資經營為主體的公司,改組成為公營事業,這一時期的台灣機械業,主要在於修理、生產配件與設備整理。

民國42年(1953年)台灣開始推動第1期4年經建計畫,各種民生工業的發展,帶動對於機械設備的需求,尤其是民國50年代中之前,農業、紡織與自行車等工業是設備需求的主力,此時除了台灣機械工業公司外,還有中國農業機械公司、大明機械、長興鐵工廠、金剛鐵工廠、楊鐵工廠、永進機械,和以生產塑膠機械為主的鳳記鐵工廠等。

我工具機太強 美曾設限7年

只不過,在民國60年代前,政府的經建政策主要在發展民生工業及相關產品出口上,機械業因為技術與生產效益比不上歐美日等國,以致於國內紡織機械市場漸被日本等國業者搶走,在國產紡織機械業者的競爭激烈下,包括楊鐵、永進等業者就轉進工具機。民國63年能源危機發生,紡織機械日漸沒落,加上產業轉型朝汽機車等金屬產業發展,工具機就成為台灣機械產業的主力產品。

基本上,台灣市場規模有限,機械業就如同早年紡織與成衣等,只有往外銷拓展,而向來被稱為從拆解日本機械並靠模仿起家的工具機業,到了民國75年已邁向高速成長時代,也因為成長過快,危及美國工具機業者的發展,被美國以影響該國國防安全為由,對於我國工具機輸美採取長達7年的自動設限配額制度(VRA),一直到1993年止。

但危機也是轉機,因為設限,讓國內的工具機廠商一方面積極拓展美國之外的市場,另一方面更致力於技術升級,要以貼近日本的技術,價格卻低三分之一的優勢,追上日本機械產業的腳步。

民國80年後的台灣機械業,隨著政府將機械業列為策略性工業,以及關鍵零組件產業的自製開發,逐漸擺脫「稱重論斤賣」的時代,朝向自創品牌,邁向全球化的產業,但此時,許多從技工或學徒出身的黑手老闆,不但不懂電腦,也不通英文,接單有時還要等到孩子放學後幫忙才有辦法處理。因此,「妻兒一起打拼」「父業子承」幾乎成為機械業的最佳寫照。

隨著全球機械業市場邁入價格、品質與交期都要好的三好時代,讓在價格成本上具有相對優勢的台灣機械業得以邁開腳步,向全球化發展;尤其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大陸崛起,讓有同文同種優勢的台灣廠商,更有藉中國大陸市場茁壯的機會。

時至今日,台灣機械廠競相在世界機械工業舞台嶄露頭角,佰龍成為世界最大的圓編針織機械廠;建德的磨床生產台數世界居冠;上銀在站穩全球前3大傳動系統廠後,將以躍上百億元的營業額,向后座叩關。

ECFA 機械業列早收清單

除了個別廠商逐漸在全球機械業舞台放射光芒外,兩岸即將簽訂ECFA,機械業被列入早收清單內。其中大陸的汽車與軌道工業,更是台灣機械業眼中的商機。包括台中精機、上銀、友嘉與建德等,都已摩拳擦掌要藉大陸汽車與軌道工業的成長,尋求公司營運再上層樓。

百年前,劉銘傳在台灣播下的機械工業的種子,如今不僅已在台灣生根茁壯,更跨海征戰大陸市場,且有機會結合大陸市場,趕上日本的機械業。事實上,金融海嘯大傷日本機械業,至今還未見恢復,而台灣因為有大陸市場,景氣復甦力道加大中,一消一長間,差距逐漸拉近中。

#劉銘傳 #大陸 #台灣機械業 #機械 #工具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