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發揮真善美的影響力,為華人世界及整個地球村的永續發展出力?遠東集團徐元智文教基金會廿四日邀請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以及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杜明翰,在台北市華山創意文化園區舉行「二○一○真善美影響力論壇」。

會中三位大師妙語如珠,李遠哲分享童年經驗以及和國際社會合作的歷程,期許台灣人走出自我價值;高行健推崇台灣的宗教及人文情懷,並以敬畏心、憐憫心、謙卑心「三心」與大家共勉;杜明翰則提出人類七大善行,呼籲大家共同打造屬於全球的希望工程。

李遠哲:生活方式別耗損地球資源

李遠哲特別懷念求學時代的生活,他表示小學階段正好是二次大戰尾聲,有一年半的時間在山上躲空襲,衣食住行完全仰賴陽光,跟大自然學到很多,物質生活雖然匱乏,卻是他一生當中最快樂的時光。反而是從山上回來上課時覺得很無聊,所以常跑去打棒球及乒乓球。

李遠哲指出,科技文明帶來進步的生活,但事實證明如果照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每年會耗損五個地球的資源,而台灣人目前的生活方式,則會耗損三個地球的資源,「我反而覺得小時候那段在山上的日子,才是合乎人類永續生存的生活方式。」

高行健童年跟著父母親躲避戰禍,那時他的父親在銀行做事,可說帶著許多資產旅行,根本感受不到戰爭帶來的困難。高行健說自己求學時代學什麼都快,大學時特別喜歡物理跟數學,成績非常好,卻在一次與幾個同學拿蘇聯科學競賽的考題考自己,「有一道難題解了兩個小時還解不出來,從此放棄數理這條路。」

反倒是想當畫家的念頭從小到大都沒斷過,在名家老師的指導下學習,到法國以後,高行健便以畫家身分起家,「可見小時候一些固執的想法,還是可能獲得成功,千萬別放棄。」

杜明翰小時候也非常喜歡畫畫,而且常得獎,父母親也鼓勵他,沒想到高中畢業後想考藝專,父親卻問他:「你確定嗎?走上畫畫這條路,以後會不會每天都向我要錢?」「我才打消從事藝術工作的念頭,選擇會計,之後到微軟工作。」

杜明翰:真誠面對自己的好與不好

杜明翰小時候家裡雖然很窮,卻難忘匱乏時代的點滴,「我記得曾趴在別人家紗窗上看電視轉播紅葉少棒,回家以後才被發現鼻頭上印著紗窗上的灰塵,整個黑黑的。」

李遠哲赴美求學,獲得諾貝爾化學獎之後回國。憶及回國不久,參加一場有關人文與科技議題的對談,「當時聖嚴法師打趣的對我說,『唉呀,等會我看會雞同鴨講』,我馬上舉自己小時候的例子告訴他,家裡的母雞在生一窩蛋之後就被捉去宰,只好找一隻母鴨來孵蛋,最後是母鴨帶小雞,可見雞同鴨講是可能的。聖嚴法師很驚訝的問我說,『這是真的嗎?』」全場笑聲不斷。

李遠哲談到高一時生了一場大病,整整一個月無法上學,「那時覺得一個時代的巨輪從我身邊滾過,我開始在想,人活在世上到底為什麼?想了一個月終於想通,我決定要過有意義的生活,為人類做一些事。」「我想成為自己的主人,想走自己的路,這不是驕傲,而是我想掌握自己的生命。」

杜明翰表示,因為台灣世界展望會的機緣,讓他有許多機會到世界各地,當回過頭來看台灣時,除了看到許多人情味及感人的故事,也看到人們不惜福之處,「台灣人必須真誠面對自己的好與不好,這才是『真』的意義。」

杜明翰說,聖經給「善」下的定義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之心」,「當我們全心幫助別人的時候,是否掉到一個逃避或膨脹自我的陷阱?值得深思,唯有開發同理心,才能真正幫助別人。」

高行健:台灣深具宗教及人文情懷

高行健常說自己是沒祖國、沒故鄉、無國界的人,也居然就這麼活下來了,「今年初過七十歲生日,然後幾乎所有人生當中夢寐以求的事都一一實現,我在台灣辦了生平第一次在博物館舉辦的展覽,劇劇、電影也都在台灣演出。我發覺雖然人是孤獨的,但如果你真正投入一件事情,全力以赴,你是可以被理解的。」

台灣的宗教情懷及人文情懷讓高行健印象深刻,「其實任何宗教都是以敬畏心、憐憫心、謙卑心為根據,這也是人之為人的基本,沒有這三心,人是不可被理解的。」

#李遠哲 #地球 #人文 #台灣 #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