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的時代,幾乎沒有國家會自願從全球自由化的舞台中退卻,但是由於政治因素,有些國家卻被全球自由化所孤立。

馬英九總統在接受訪問時即稱,「從二○○○年到二○○八年,亞太地區簽了五六個自由貿易協定,只有兩個國家不在裡面,這兩個國家,一個叫做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一個叫做中華民國」。進一步說,北韓是自願選擇鎖國,我們則是被迫鎖國,大家都知道原因為何?如果不能突破自由貿易的切口,將會被迫繼續鎖國。不論我們喜不喜歡,突破這個困境的切入口,正是中國大陸,這也是地緣經濟與地緣政治的必然。

二戰後,布列頓森林體系創造了GATT的全球貿易建制。GATT的主要目的是促進全球貿易的自由化。但是,畢竟這個世界太過於複雜,因此,GATT特別同意一些國家可以自行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在雙邊或多邊關係中先行自由貿易。從此,有關自由貿易的追求,就主要以三條線進行:全球自由化、區域自由化、雙邊自由化。

由於政治因素的影響,台灣在區域自由化或雙邊自由化路徑中均受到阻礙,參與GATT(WTO前身)成為優先與必要的選擇。在這個選擇中,台灣沒有條件去思考,參與GATT後,我們得的多還是失的多(即「相對收益」的思考)。原因很簡單,參與GATT是一個全球化自由化世界的必要選擇,如果不參與,台灣等於自外全球社會。只有成為GATT的締約成員,才能與全球貿易夥伴平起平坐,享有最惠國待遇。歷經十年的諮商,我們以「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的名義,終於在二○○二年加入WTO。

遺憾的是,WTO杜哈回合的多邊貿易談判卻陷入膠著,毫無進展。隨著多邊貿易體系的式微,區域貿易結盟與雙邊貿易協定相繼而起。全球貿易互動的改變,由於政治因素,外國不願意與台灣簽署雙邊貿易協定,使得台灣在全球自由化的競爭中相對處於劣勢,致使如今台灣產品不論輸往東協、歐洲、美國、南美所須擔負的關稅,均較那些彼此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來得高。

東亞國家近年紛紛推動簽署FTA,韓國已簽署的FTA計有美、印度、歐盟、東協、智利、新加坡等,日本所簽署的計有東協、墨西哥、智利、澳洲、韓國、印度等,中國大陸所簽署的同樣也包括東協、智利、紐、澳、南非關稅同盟等。面對如此情勢,台灣外貿環境更處劣勢。

在全球自由化受到阻礙後,誰能掌握區域自由化或雙邊自由化,誰就是可能的贏家。台灣這些年的出口全球排名直線下滑,內部因素是政府近年產業政策、技術發展等政策的鈍化,外部因素則是台灣近年難以參與區域經濟整合,貿易條件日趨惡化。今年起東協加一已經開始進行,全球的雙邊FTA更是快速成長,如果台灣不思突破此一困局,以台灣外貿導向的經濟而言,如何繼續發展?

我們可以這樣的預測,如果台灣再不能進入區域自由化或雙邊自由化的領域,台灣等於就被完全邊緣化,也等於被迫鎖國了。面對全球多邊貿自由化的頓挫,如果想要突圍。唯一的道路就是突破目前難以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困境。

我們必須在這樣的基礎上看待ECFA。ECFA並不一定可以保證台灣的外貿從此扶搖直上,但是它卻可以讓台灣突破被邊緣的命運。ECFA的簽署也並不保證台灣從此與他國簽署FTA開了綠燈,但是沒有ECFA可能連開綠燈的開關都找不到。簡單地說,ECFA只是台灣經濟自我拯救的一個開始。(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自由貿易 #GATT #自由化 #雙邊 #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