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社會都有很多統計數字,每種人都選擇性的用數字來自我合理化。因此,以前的人是「瞎子摸象」,現在的人則是「瞎子摸數字」。

最近,就有許多關於台灣經濟的極棒數字。「國際貨幣基金」的《世界經濟展望報》裡預估,二○一○台灣GDP成長率達六.五%,為亞洲四小龍之冠。「匯豐集團」發布第一季新興市場指數,其中今年第一季出口訂單成長也以台灣最快高達五○.一%,南韓才只三五.一%。看到這麼漂亮的數字,難怪有些人高興得尾巴都翹起來!

但我們都知道,每個數字的意義都說明力有限,它必須參照其他相關的數字,始可顯露出更廣泛的意義。最近這一期台北的《天下》及《財訊》這兩家雜誌,就刊出了另外兩個可能更重要但也讓人高興不起來的數字。

《財訊》刊出經濟部統計處今年三月「台灣接單,外地出貨」的比例首次超過五成,高達五○.六九%,由此已可看出,台灣出口再怎麼成長,它都和本地的就業日益脫鉤。當然也和連帶的薪資成長關係變小,這也就是說,台灣出口成長,企業主和股東賺到了利潤,主要出貨地的大陸賺到了就業。

台灣則賺到了數字。在理論上,台灣的成長可說是「無就業復甦」了,而從長期看,台灣就業的不振,實質薪資的不增反減,都和「台灣接單,外地出貨」比例的快速增加有關。如果用更理論性的說法,那就是「台灣接單,外地出貨」的大增,它其實已形成了「一個無法持續分享的結構」,只有事業主、股東和少數高層管理階層賺到利潤,接下來就沒有東西可以繼續向下分享。

而最新一期的《天下》雜誌,則刊出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台灣有所得的人口中,一年各類所得相加,中位數者只有大約台幣四十萬,只有前八%一年破百萬,超過二百萬已算是最少的一%了,僅十二萬人。一年四十萬,折合美金不過一萬三,連平均國民所得一萬六美元的水準都還沒到。在台灣生活的人都知道,一年四十萬要過日子當然可以,但已經很緊,若是在台北,則只能說勉強,中位數以下的人口,他們生活的拮据已可想而知。年過百萬已是八%以上的高收入族群了。但以這樣的收入,十年不吃不喝存了一千萬,只勉強能在台北較差的區買個小公寓,好區的公寓至少二、三千萬,大家等著吧!

於是,人們遂會納悶的問道,最近台灣幾個地區房價拚命在飆漲,漲幅高達五成以上,所謂的豪宅更是動輒一兩億,這些人顯然都不在「家庭收支調查」的範圍內,那麼他們都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台灣真實的所得結構到底怎麼樣?對於這點,我們都不知道台灣從事資本利得活動享有租稅優惠,而且早已是統計數字這個領域的化外之民。台灣有一大套機制可以讓真正的大富之人將財富隱藏。

此外,過去廿多年,台灣許多事業主赴市場更大、更有利潤的大陸發展,其累積財富更為可觀。這些境外財富原本與台灣境內尚能區隔,但目前美歐都在追查富人稅,而台灣又因為政治上要製造台資歸鄉的形象而大幅調降遺贈稅,於是錢潮洶湧的局面遂在台灣形成。龐大的境外資金已開始對境內經濟消費造成擾亂,房地產的狂飆,超級高檔消費的崇拜,也都因此而出現,這都超過了「家庭收支調查」範圍內庶民們的想像。

而更可議的,乃是馬政府明年滿三年,對富人優惠減稅將達六三五八億,三年累積國債一點四兆。這些超級手筆惡化了財政,也減少了政府藉移轉性支出來拉平貧富差距的籌碼。未來一兩年,台灣在兩岸關係上,對內的藍綠鬥爭上都將有極多考驗,但除了這些政治問題外,對老百姓的我輩大多數,真正有切膚之感的,其實是社會經濟這個當權者並不怎麼在意的板塊。大家在意的是將來的日子會不會更好,我們的兒孫輩會不會更好,如此而已!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成長 #利潤 #四十萬 #出貨 #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