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上海世博會盛大進行的同時,「公德」、「修養」與「文明」的問題也陸續浮現。部分大陸遊客的脫序行為,和世博園區的「髒亂吵」,正透過台港等境外媒體的報導和外國遊客的口,逐漸傳播出去,這不得不讓人想起47年前台北發生的一件「小事」。

1963年,也是在5月,一位來自美國紐約州的基督徒學生狄仁華,正快要結束他在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攻讀中國文史哲的「特別生」生活,有感於他在台兩年所見所聞,寫了篇題為《人情味與公德心》的文章,投到當時甚具影響力的《中央日報》副刊。籍貫貴州的國大代表、副刊主編孫如陵在18日把文章刊登出來,竟引起強烈迴響。

人情味與公德心

狄仁華說了些什麼呢?他「很尊敬中國文明而且很喜歡中國人」,作為一個外來者,想比較客觀的談談當時台灣社會的矛盾和危險,也就是「富有人情味卻缺乏公德心」。狄仁華親見「將來要站中國指揮地位」的學生們,沒有排隊習慣,考試舞弊,借用他人的廉價車票,住宿生不遵守生活公約等等。他痛陳,「人情味是中國的一個光榮,但如果人情味侵害法律的範圍,就會毒害國家」,而「法治的成功大部分靠有地位的人的良心和他們尊敬法律的態度」。

在那個戒嚴時代,青年學生的自覺心被這篇文章點燃了。兩天後,台大學生喊出「不要讓歷史評判我們是『頹廢自私的一代』」,校園貼滿了大字報,寫著「台大熱烈展開青年自覺運動!全國同胞都等待我們去喚醒他們!」。青年自覺運動擴展到各大學、中學校園,出現了社團與刊物。2008年總統大選的兩位主角,都不同程度的參與過自覺運動,而馬英九當時還是初中生。

但到底青年要「自覺」些什麼呢?一個「公德心」的問題,需要用青年運動的辦法來解決嗎?

公德,也就是公民之德,看似屬於個人行為層面,最終卻牽涉這個社會是否存在一個公平、公正又能維護人性尊嚴的制度。狄仁華的文章已把「公德」與「法治」聯繫起來,而法治卻有「上行下效」的問題,如果「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遭到踐踏,特權橫行,有誰願自覺遵守法律?如果多數人們從來不享有「主人翁」的地位,如果制度不能保障個人尊嚴和基本權利,如果沒有機會在日常生活中學習自我管理、民主決定,那麼結果必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人有興趣、有辦法維護公共利益。如果政治氛圍是不斷要求「順民」,又如何真正培養公民意識?

德先生與賽先生

於是,當年台灣青年自覺運動中最敏銳的思考者,把公德心問題和整個社會問題扣連起來。他們既要徹底檢討自己的缺失,也要「勇敢的批評」,「有面對黑暗、罪惡的勇氣」,更指出當前最需要的是國家「合理而公平的嚴格執行法治」,隨後羅素、殷海光的自由主義也為學生所推介。自覺轉為啟蒙,如同五四,德先生與賽先生又被敦請出來。

狄仁華回美國後當了牧師,而60年代台灣這場青年自覺運動卻「有疾而終」,原因並非有些人說的「五分鐘熱度」,而是由於執政當局的扼殺,其中一位充滿領袖氣質的主事者,更因身陷政治冤案而發瘋,在精神病院呆了三十多年。

從當年台北,回到47年後的上海。這座正盛大舉辦世博會的城市,在未來的6個月將接受嚴格考驗,考驗這個社會的國民素質、法治建設和文明水準。有評論家認為,花大錢辦世博行銷上海,反而自暴其短,而且要有所改善的「機會相當渺茫」。我沒有如此悲觀,更看到不少大陸有識之士正在進行反思,我願意相信中國人民的智慧能讓這個城市、這個社會的生活更加美好。

(作者為《旺報》主筆)

#中國 #人情味 #公德 #法治 #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