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當前台灣政治存在兩條路線的鬥爭,一條是「走向世界,跟著世界走向中國」,一條是「走向中國,再跟中國一起走向世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ECFA辯論會中把這樣的「路線鬥爭」攤開在全國民眾面前。據說,前者是民進黨的路線,而後者則是國民黨的道路。馬英九總統已經反駁了民進黨的說法,而我們更有興趣討論的則是民進黨的自我表述。

「走向世界」的說法看起來氣度恢弘、視野開闊,令人心嚮往之。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說,台灣是國際社會的一分子,具有完整而獨立的國格,應該直接面對世界,這段話也說的理直氣壯。

但稍微探究一下,我們就會發現,「走向世界,跟著世界走向中國」這個公式,把台灣、中國與世界三者分別孤立、甚至對立起來,完全反映了民進黨領導精英世界觀和思維的「時代錯置」、「脫離現實」、「僵滯靜止」和「被動落後」。

先談「時代錯置」。在民進黨的公式裡,中國與世界是截然對立的,這只有在冷戰對峙時代才具有「部分的真實性」(別忘了中國和亞非拉第三世界的深厚關係)。在那個年代,台灣可以、也只能選擇依附在西方世界裡,高喊著「堅守民主陣容」,跟著西方世界一起圍堵中國。然而,在2010年的今天,當美軍專家都說出「未來中美兩軍聯合利用航母進行救援或救災行動的可能性,比從航母上對射的可能性大得多」時,「中國vs世界」的圖像,更多的是部分民進黨人的自我想像。

次談「脫離現實」。如今是各國間各種關係、各種利益與矛盾相互交織的時代。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固然沒有走上「全盤西化」的道路,而每每在許多政治經濟的關鍵問題上堅持「中國特色」,但中國融入全球化的步伐已經無法倒退,更在全球化中取得龐大利益。正在舉行的上海世博會不正是個鮮明的例子?世博會道道地地是個帝國主義舶來品,而舉辦世博會的上海,更早已在跨國資本所帶來的衝擊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世界」,早就存在於中國。

反過來說,中國巨大的政經影響力也早已遍布世界,不管是中東沙漠、南太平洋島嶼、非洲叢林,還是拉美油田。中國,本就在世界之中。民進黨人是要跟著誰的步伐,從世界通往中國呢?

再談「僵滯靜止」。世界和中國不但已經變化,而且正處在不斷流變之中。當民進黨人在堅拒一個中國原則時,胡錦濤口中的「一中框架」早出現了相當的彈性。當民進黨人在高唱「中國亡我之心不死」時,卻不知大陸涉台智囊正在呼籲「求大同存大異」,主張「從寬界定統一」,強調「國籍、憲法都可協商」,並認為「台灣國際空間越大對中國越好」。而當民進黨人還在固守冷戰思維時,美國官員已經前往北京接受大陸培訓,希望深化兩國的相互理解。

最後談「被動落後」。當民進黨人說要「跟著」世界前往中國時,是否該稍微自我省思:如果過去廿年間,台灣少些統獨對立,在經濟上運用中國市場,在政治上爭取大陸民心,促進大陸體制的革新,那麼,台灣絕不會是現在的台灣,大陸也不會是如今的大陸,兩岸關係更會有完全不同的境界。

民進黨人要前瞻未來十年,擬定十年政綱,這絕對是可喜的,但如果思維與視野不調整,這樣的「前瞻」,還是一種弱視與斜視。

#大陸 #中國 #民進黨人 #走向 #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