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漲了,台商是哀嚎遍野。達芙妮總經理陳賢民直說,「調高工資對台商影響當然大,這等於是老闆讓利給員工;工資普遍上漲15至20%,接單成本相對上升1.5至2%,大家都哀哀叫!」他表示,因應之道只好往薪資更低的內陸跑,或是節省人力。

此外,陳賢民還提出一個精簡人力的方式,就是把總工廠的人力和規模給減少,只負責組裝,然後把其他生產線發給下游小廠。

不過,長期擔任台商張老師的蕭新永認為,就算往內陸跑,該地區的工資遲早會調高。所以,關鍵是企業能否提供有競爭力的工資和工作條件、環境,吸引更好的工人和人才進駐,「轉型才是永續經營之道。」

其實大陸每約1、2年就會調高最低工資,去年因金融海嘯席捲而未做調整。但今年2月後,全球景氣回春,大陸涵蓋11個省市重新調高最低工資,普遍上漲10%至25%不等。

蕭新永說,提高工資代表勞動成本升高,社會保障如勞保等也會提高,對部分台商一定會有影響;甚至每次調高工資,都讓台商布局重新洗牌,從事傳統產業的中小企業逐漸被淘汰,最後只好打道回府,收廠回台。

他分析,大企業的人才管理走的是「精兵」路線,將人力精簡,給予員工高薪酬和待遇;因此工廠的工作效率佳,管理好,提高最低工資對這些企業而言無太大影響。

但中小企業靠的是微薄利潤,刻意壓低工資,導致管理差,工作效率低落;自然難以承受調高工資帶來的衝擊。不過,蕭新永也表示,許多台商為了因應「招工難」困境,已陸續調高最低工資來留人。

像是東莞的永晉燈飾在今年過年前給員工加薪,幅度從10到20%不等,就是為了留住員工,不過員工還是流失了10至20%左右。

有「漳州王」之稱的漳州台商協會會長何希灝就說,他們企業的薪資都比最低工資高,所以調高工資對其影響也有限,「跟以往沒什麼差別。」

在大陸擁有廣大後段模組廠的友達光電表示,該集團以留住人才為宗旨,所以會以時、地等大環境因素為考量來調整工資。

#調高最低工資 #台商 #大陸 #員工 #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