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可愛綁著馬尾的年輕東方女孩騎著腳踏車從巷弄中呼嘯穿過,口中嚷嚷帶有明顯口音的法文,地上群聚的鴿子驚呼飛起,鏡頭帶到女子背後,身上背著木頭畫具。腳踏車來到花店,女孩對叫做法蘭西斯的男孩招呼,男孩親切回應:「你好啊,瑪德琳!」此刻,小野麗莎慵懶輕快的歌聲從背景響起,女孩又來到名為聖巴斯欽的帥哥郵差背後,告訴疑惑的郵差,他要找的那個收件人其實不在,彷彿她對巴黎的人與事比任何人都熟稔。在接下來的30秒內,女孩騎著單車來到塞納河畔,架起畫架,紙上一片空白。河畔有一位男孩背對著她,托腮沉思,女孩將視線停留在她身上不超過3秒,然後把一根羽毛輕巧放在隔壁不知道是誰的畫板上,然後又騎車離開。

意象的連結 桂綸鎂=咖啡

咖啡店的男孩問她:「瑪德琳,妳的畫畫好了嗎?」「畫好啦。」女孩俏皮的回答。時間來到58秒,畫面上浮現白色文案-「人,是巴黎最美的風景。」接著,罐裝咖啡的圖像把握最後機會,一點也不突兀地出現在畫面下方,商品文字與LOGO也和諧的映入眼簾。

女孩的城市漫遊、雅致的巴黎地景、小野麗莎的歌聲,都毫無耽擱的在時間來到60秒時準時結束。

這是桂綸鎂所拍攝左岸咖啡館的廣告一分鐘完整版。

不知過了多久,她開始接下連鎖超商的咖啡代言,現在,一部以咖啡館主軸,稱得上為她量身打造的電影來到觀眾面前。就像賣斯斯還是豬哥亮最有fu、三洋維士比不能沒有周潤發,當桂綸鎂跟任何跟咖啡有關的意象連結在一起,不管她有沒有直接開口推薦說:「真好喝!」,我們都知道,這個(或這裡)有我想要的、屬於海海人生中的小確幸。

使勁探討劇情 「認真就輸了」

電影《第36個故事》正把這樣的「小確幸精神」發揚光大,密不透風的極致展現。如果使勁去探討劇中姊妹「朵兒」、「薔兒」被抽籤決定,宛如童話寓言般的人生(很像漫畫《聖堂教父》的情節)、或是如何評估兩個不相干物件是否價值對等,具有被交換的可能、或是為什麼買海芋一定要自己開車上陽明山、夢想的盡頭是否只有開咖啡店跟環遊世界兩種可能,套一句七年級生的口頭禪—認真就輸了。

電影所追求,在視覺、美術風格上的一致性,基本上不是尋常人類所生活的世界。就算極端貫徹寫實主義,電影的鏡位與構圖,依然蘊含某種程度的美學思維與揀選,這是導演的眼光,也是電影作為影像藝術最高成就所必須。

每個畫面片斷 都是張明信片

《第36個故事》每一個畫面裁剪下來都是一張明信片,美麗令人摒息。但當這些美麗畫面被以一秒鐘24格的速度播放在數百吋的大銀幕,搭配上字卡、旁白,用一部長片的長度講一對城市女孩小確幸人生的故事時,我頓時把自己和《楚門的世界》裡金凱瑞所飾演的角色重疊,那種生活在龐大虛擬世界,日日是好日、年年是好年、人人是好人的恐懼竟顯得無比真切。

楚門生活在一個24小時直播的實境電視秀裡,時刻放送、無遠弗屆,裡面除了他,其他角色基本上都還算活在真實世界,但《第36個故事》裡的所有人彷彿都活在廣告裡。不同的是,在《楚門的世界》,導演讓觀眾知道,海景鎮是一個圍繞楚門所打造的超大型樣品屋,劇情中用不到的地方基本上就釘上木板,眼不見為淨,反正鏡頭帶不到就好。但因為《第36個故事》毫無破綻、內在邏輯完備,各部門元素(攝影、美術、燈光、表演、道具、對白)整齊畫一,反而讓這種無處可逃的科幻式恐懼無所不在,驚心動魄!

「感覺良好」的BOBO族電影

這是一部「都會感覺良好」的BOBO族電影。而朵兒和薔兒最大的煩惱,就是咖啡館後面的水溝又塞住了。

#巴黎 #故事 #咖啡 #男孩 #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