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1條過山隧道獅球嶺隧道,是巡撫劉銘傳任內興建,由於正值法軍進逼基隆,為趕時效,從隧道兩邊朝中央開挖,但由於受制於技術,全長不到250公尺,卻開挖了30個月才鑿通,而且還曾經出現南北端達4.27公尺的誤差,差點就不能通車。

鐵道迷謝宇宏說,基隆縣治記載,獅球嶺隧道附近地層土質複雜,南段為潮濕軟土,北段則是堅硬岩石層,劉銘傳當時判斷法軍襲台一定先打基隆,因此在獅球嶺附近設立砲台。

他說,劉銘傳極力主張設置鐵路,就是為迅速運兵防守,而法軍覬覦台灣已久,劉銘傳心知一戰難免,因此全力趕工、開鑿隧道。沒想到,因技術不純熟,隧道雖貫通,南端與北端差距卻高達4.27公尺,且從光緒14年(1888年)春天動工,到光緒16年的夏季才完工。

由於評估獅球嶺隧道施工不佳,日人後來予以廢棄,並在獅球嶺隧道口1公里處的竹仔寮興建隧道,獅球嶺隧道也就慢慢被荒廢,直到1995年夏天,基隆市府重新整修,才得以重見天日。這一年,距離劉銘傳接任首任台灣巡撫,恰巧為100年。

至於台灣第1輛蒸汽火車頭騰雲號,則是劉銘傳在1888年向德國採購,由於當時民眾看蒸汽火車行進,很像在騰雲駕霧,因此命名為騰雲號,同期購入的另輛同型車,被命名為「御風號」。

「騰雲號」服役期間長達36年,直到1924年、日據時代大正3年,與御風號同時退役。「御風」難逃被拆解當廢鐵賣的命運,「騰雲」則幸運保留在現今台北228公園供人參觀。

本報訊

台灣第1條過山隧道獅球嶺隧道,是巡撫劉銘傳任內興建,由於正值法軍進逼基隆,為趕時效,從隧道兩邊朝中央開挖,但由於受制於技術,全長不到250公尺,卻開挖了30個月才鑿通,而且還曾經出現南北端達4.27公尺的誤差,差點就不能通車。

鐵道迷謝宇宏說,基隆縣治記載,獅球嶺隧道附近地層土質複雜,南段為潮濕軟土,北段則是堅硬岩石層,劉銘傳當時判斷法軍襲台一定先打基隆,因此在獅球嶺附近設立砲台。

他說,劉銘傳極力主張設置鐵路,就是為迅速運兵防守,而法軍覬覦台灣已久,劉銘傳心知一戰難免,因此全力趕工、開鑿隧道。沒想到,因技術不純熟,隧道雖貫通,南端與北端差距卻高達4.27公尺,且從光緒14年(1888年)春天動工,到光緒16年的夏季才完工。

由於評估獅球嶺隧道施工不佳,日人後來予以廢棄,並在獅球嶺隧道口1公里處的竹仔寮興建隧道,獅球嶺隧道也就慢慢被荒廢,直到1995年夏天,基隆市府重新整修,才得以重見天日。這一年,距離劉銘傳接任首任台灣巡撫,恰巧為100年。

至於台灣第1輛蒸汽火車頭騰雲號,則是劉銘傳在1888年向德國採購,由於當時民眾看蒸汽火車行進,很像在騰雲駕霧,因此命名為騰雲號,同期購入的另輛同型車,被命名為「御風號」。

「騰雲號」服役期間長達36年,直到1924年、日據時代大正3年,與御風號同時退役。「御風」難逃被拆解當廢鐵賣的命運,「騰雲」則幸運保留在現今台北228公園供人參觀。

本報訊

台灣第1條過山隧道獅球嶺隧道,是巡撫劉銘傳任內興建,由於正值法軍進逼基隆,為趕時效,從隧道兩邊朝中央開挖,但由於受制於技術,全長不到250公尺,卻開挖了30個月才鑿通,而且還曾經出現南北端達4.27公尺的誤差,差點就不能通車。

鐵道迷謝宇宏說,基隆縣治記載,獅球嶺隧道附近地層土質複雜,南段為潮濕軟土,北段則是堅硬岩石層,劉銘傳當時判斷法軍襲台一定先打基隆,因此在獅球嶺附近設立砲台。

他說,劉銘傳極力主張設置鐵路,就是為迅速運兵防守,而法軍覬覦台灣已久,劉銘傳心知一戰難免,因此全力趕工、開鑿隧道。沒想到,因技術不純熟,隧道雖貫通,南端與北端差距卻高達4.27公尺,且從光緒14年(1888年)春天動工,到光緒16年的夏季才完工。

由於評估獅球嶺隧道施工不佳,日人後來予以廢棄,並在獅球嶺隧道口1公里處的竹仔寮興建隧道,獅球嶺隧道也就慢慢被荒廢,直到1995年夏天,基隆市府重新整修,才得以重見天日。這一年,距離劉銘傳接任首任台灣巡撫,恰巧為100年。

至於台灣第1輛蒸汽火車頭騰雲號,則是劉銘傳在1888年向德國採購,由於當時民眾看蒸汽火車行進,很像在騰雲駕霧,因此命名為騰雲號,同期購入的另輛同型車,被命名為「御風號」。

「騰雲號」服役期間長達36年,直到1924年、日據時代大正3年,與御風號同時退役。「御風」難逃被拆解當廢鐵賣的命運,「騰雲」則幸運保留在現今台北228公園供人參觀。

#劉銘傳 #基隆 #開挖 #隧道 #興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