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全世界要負責籌措財源的財政部長都很難做,尤其是國家用錢恐急、財政不佳時,更是難為。

我國的財政部長向來扮黑臉,遠不如經濟部長為工商團體爭取有利政策來得討喜吃香,可說吃力不討好,這個滋味李國鼎很清楚,他做過經濟部長後,才被指派接任財政部長,他雖然百般不願意,但難違命令,做了7年的財長(58年7月至65年6月),期間協助推動第一次賦改會、籌措十大建設的財源。李國鼎就說,「所有的人都要用錢,只有你一個人帶領的單位要負責收錢,壓力之大可以想見」。

李國鼎曾經多次想離職都不成功,最後以心臟疾病住院為由才成功脫離財政部。後來他公開說,「財政部長不能做得太久,做太久就沒有朋友了」。

李述德上任後,以找錢、省錢、賺錢為使命,對行政院提出的財務要求,絕少說「沒錢、不可以」,但對財政困窘,卻始終提不出解決辦法。另方面,他積極回應行政院與立法院所提出的減稅和免稅法案,其中,爭議最大的是在毫無配套的情況下,大降遺贈稅8成。此舉雖令企業界大為讚賞,但亦為財政學者批評盡失財長本色。

減稅容易但加稅十分困難,又加上選票的考量變得更複雜,加稅法案甚至還沒送出財政部的大門就先陣亡,如房屋稅、地價稅的加稅案;如能送出財政部大門,不見得能獲行政院支持,如提高營業稅、實施能源稅。

從民國80年以來,財政每況愈下,今日財長的工作擺盪於專業與政治之間,挑戰更嚴峻,當然財長難產。既然找不到新手接替,看來,述德還會繼續勉為其難。

#大門 #加稅 #送出 #減稅 #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