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的夜色優美,這個太平洋邊的小城透出淡定與均勻的呼吸,那神韻有些像歐洲小鎮,而又處處能感受到中華元素。我常向大陸團員們兜售我的「牟氏旅遊定律」:旅遊之最高境界就是差異性和親切感的平衡狀態,對大陸人來說,台灣最具備這樣的平衡,花蓮為甚。有個同行團員非常同意,說在美國工作時就看到描寫花蓮的散文,故神往已久。而我這幾年已在中華路、中正路、中山路畫過幾次圈圈,這次還要故地重遊。

我獨自街頭,放鬆而行,隨意買一點洄瀾麻薯和玫瑰石工藝品,作為回大陸後給親友的小禮物,自己得到的卻是寶島的小城故事。

我這極少逛街的大男人提著大包小袋走進一間賣工藝品的街頭小店,女店主熱情地招呼我,一件件拿出工藝品給我看,逐一細心介紹,像多數台灣商家那樣。我挑了玫瑰石畫框和兩枚玫瑰石項墜,也不過七、八百元台幣。買東西不是最重要的,這過程像是參觀小博物館,我接著欣賞工藝品,她則拿出麻薯給我吃。店裡沒有別的客人,買的和賣的就隔著櫃檯聊著天,不慌不忙。

她忽然認真地問我,「你為什麼那麼客氣?」我有點不解其意,便說「我覺得就應該這樣啊!我們來到寶島見到台灣鄉親都很高興,也知道你們總是很客氣的,所以很自然啊。」

「大陸人不是都這樣的,」她說起幾天前的經歷,幾個大陸遊客來到店裡,他們帶著酒後的醉意,舉止不大禮貌,「最後其中一個買了件七彩石瓶,可他付錢時卻說『你有沒有趁我掏錢時調包啊?』我感覺受到了侮辱,可又有點害怕。」

我笑著對女店主說,喝醉酒到街上逛,不禮貌,這些都是不對的。大陸很大,五湖四海什麼人都有,但這樣的人總是少數。大陸人性格差別很大,我們北京人和上海人就很不同,東北、山東、廣東、新疆、西藏……都太不一樣了!總體說,北方人豪爽粗曠,其中不少人能喝酒,開玩笑也很隨便。像他說你調包就是開玩笑,因為他真要認為你調包,就會檢查或不買,然而他沒有。你說呢?

「哦,原來是這樣啊!」她釋懷不少。我很「北方」(坦率)地表達,其實這些年一些台灣人在大陸也做過壞事,也素質不高,但這不影響大陸人民對台灣鄉親的觀感,因為那是少數。我們一直聊了半個小時,她甚至把當護士的經歷都告訴了我。最後還是我提出道別,於是她幫我把東西包好。這段經歷似乎到此結束,然而卻沒有。

我回到飯店房間,在整理行李物品時發現,在剛買的工藝品紙袋裡多了一枚菩薩,這並非我看過的。我細細打量著,恍然大悟:我耳邊彷彿聽到女店主在說,願菩薩保佑你。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我這無神論者莊重地把菩薩玉墜戴在項前,那一夜我睡得很香。

#女店主 #調包 #花蓮 #工藝品 #平衡 #經歷 #玫瑰石 #菩薩 #大陸人 #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