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徐正雄在中國時報浮世繪版發表〈飄浪之女〉,引起電視製作人邱秀英的興趣,想以他母親的故事拍成電視劇。他曾完成五萬字的文章,但卻發現裡面寫的都是這世界對母親的惡行及恨意,根本是一本「抱怨剪貼簿」,讓他遲遲不敢出手。

與家族、母親的複雜情結,長年纏繞在徐正雄的心上。而徐正雄當時和母親疏遠,未能掌握事情的核心,因此始終未能寫出完整的故事。直到去年底,失散多年的母親來找他,兩人當時都患了憂鬱症。母子決定和解,相互扶持,住在一起,彷彿重溫童年那段跟著母親走唱的親密時光。

就在這段時間,母親將自己的人生故事告訴徐正雄,促成《飄浪之女》完整版的呈現。

徐正雄畢業自泰山高職補校,退伍後曾在KTV工作,一天超過十一個小時。「當時覺得人生好空洞好無聊,連空氣都可以穿透過我的生命。」

看到報上寫作班的訊息後他決定參加。不過不愛念書的他,上課幾乎都在睡覺,只有作家簡媜、焦桐等以生活化的主題講課時,才引起他的興趣。

從那時開始,他便常常寫作投稿,更曾獲耕莘文學獎、聯合報年度新人獎。後來他以八爪熊為筆名,陸續出版《八爪熊打工記》、《尋找天體營》等書。

在一場文藝營裡,徐正雄受到作家東年的鼓勵,要他好好寫這段家族故事。「好幾次我將已寫好的五萬字拿出來看,感到困惑,它像一棵種了許多年卻不願開花結果的樹。」

最終,母子的相逢,為徐正雄的作品提供了可靠寫作內容,而爬梳母親的身世,也平撫了徐正雄長期以來的內心不安。

「我這本書一開頭就寫外婆的喪禮,表面看是母親和外婆的大和解,其實又何嘗不是我和母親的大和解?」

#故事 #徐正雄 #母子 #親密 #飄浪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