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把心事收藏在日記裡。其實他在家庭生活及與親友聚會場合,經常流露出壓抑的本性。大陸時期,蔣介石在廬山和重慶出遊,喜歡就地野餐。興起時,也會與夫人親手作飯。

由日記可知,蔣介石的愛犬名叫「白朗」,白浪、白郎、佩狼、佩郎,都是同一隻愛犬。蔣寫日記時將它混稱而已。關於蔣愛犬的名稱,除蔣家人或貼身侍從人員外,外界一無所悉。

蔣日記已經把答案公開了。當然日記沒有記載,而在蔣家活動中出現與愛犬如影隨行的畫面不乏多見。蔣介石與愛犬的互動,呈現其人性化的一面。愛犬反抗不聽話,或是不守規矩亂便溺,就會受到處罰,不給食,關門外。但更多的是蔣介石撫抱愛犬,甚至讓愛犬坐轎的貼心。

1961年8月31日,蔣介石接受美國時代雜誌訪問,特別安排在陽明山後山公園,拍攝一系列生活照,用與狗的互動為主題,有意傳達蔣家愛護動物的訊息,另一方面也顯見狗在官邸生活中的地位。

蔣夫人與張學良

1961年10月,蔣介石囑屬下另外訓練REX和BEAU兩隻狼犬。是否因對出過狀況的白郎感到不放心,還是為加強安全警戒之用,不得而知。奉命負責訓練工作的名叫郭天祥,經過6個月訓練,特別在陽明山公園拍攝部分訓練動作的照片,呈報蔣介石。

次年2月6日,蔣日記記載:「正午,與妻帶勒克斯新狗之兄弟與白小狗在園中遊覽,因見白與勒相打,乃予以掩護,太力,腦又感眩,幸未倒地也。」其指稱的「勒克斯新狗之兄弟」,應即為REX和BEAU。白小狗,亦即為前述的台灣土狗,體型較小,自敵不過剛受過訓練的大型狼犬。此後,出現在蔣家照片中的狗,如無特別註記,便不易分辨是哪一隻愛犬了。

張學良因發動西安事變而被幽禁長達半個世紀,遣留書信中以與蔣夫人來往的最多。自1937年溪口別離,未料13年後,竟會在台灣重逢。

當時張學良幽居於新竹竹東的井上溫泉。1950年4月,他一連收到蔣夫人兩封信。4月11日信中,她表示:返國後就一直安排見面,但每次要去看望時,總臨時有事。但保證沒有忘記他。下個周末可以來看望。4月24日,又收到蔣夫人的信,告訴他下周應該可以見面,時間、地點會再通知。

4月30日,蔣夫人在桃園大溪賓館約見張學良。前一天,蔣夫人託看管張學良的劉乙光轉給他一封信,還附送雜誌等各種禮物,甚至小狗的照片。蔣夫人告訴他,她養的狗生了一窩可愛的小狗,可以送一隻做伴。

當天,張學良從井上溫泉出發,11時先抵大溪別館。約1小時,蔣夫人也到達,閒談一些家常並午餐。飯後,夫人問他有什麼話說。他答:只想求夫人兩件事:一、私情上想見蔣先生;二、請代家中索錢用。蔣夫人答應家信由她代轉。惟送狗一事,張學良後來回信說:「pup我是很喜歡的,可是這裡餵食不太方便,夫人還是讓牠們在夫人那裡享點清福吧。」

他婉拒了蔣夫人的美意。不曉得蔣介石是否也同意夫人對張學良的體貼。

蔣介石身後,暫時安息在他鍾愛的慈湖。過去一直隱密的後慈湖,如今也已經開放參觀。眼尖的民眾,無意間感應到一塊神似狼犬狀的樹根。據說有個靈異故事。蔣生前到慈湖巡視,都會帶愛犬隨行,也讓牠執行站哨任務。蔣的愛犬「狼犬」有軍階,這一隻是中校狼犬。蔣離開人世之後,牠懷念主人,在原地化成樹頭,與蔣介石長相左右。

蔣介石的情趣

蔣介石畢生從事於革命與軍政工作,形於外,顯現出較為嚴謹的一面。他把心事收藏在日記裡。其實他在家庭生活及與親友聚會場合,經常流露出壓抑的本性,別有一番情趣。譬如,1946年10月21日,他偕夫人首次訪視台灣,下榻草山溫泉賓館,心情盪漾,卻回想起深藏內心的童年往事,不堪回首,猶仍激動不已。其謂:「9歲之年,追溯塾師任介眉之殘忍慘酷、跪罰毒打、痛罵咒咀,幾乎非人所能忍受。此非嚴師,實是毒魔。如任師當年不死,則余命或為其所送矣。」

在講究尊師重道的舊時代,蔣介石也只能隱忍,將痛苦埋藏起來。但為何會在台灣首夜突然想起陳年舊事,或許是百感交集之餘的靈光乍現。這也是他可愛之處。

本小節引述蔣日記的記事,盡可能找到相關影像,配合呈現蔣介石輕鬆風趣的一面。

得意蛋炒飯

大陸時期,蔣介石在廬山和重慶出遊,流連自然風光之餘,喜歡就地野餐。興起時,也會與夫人親手作飯。到台灣以後,仍不改其興趣。只是簡單的炒飯而已。

如1956年7月28日記載:11時後,與妻帶熊虎等往溪內觀瀑布,以大雨之後,其瀑更為雄壯可觀,留戀不已。

余自24年前,在南京紫霞洞野餐,手炒蛋飯後,久不作此,今復重試,並未退減,其味更美。同食者讚美不絕,且全部食光也。

次日,7月29日又記:11時,出發到大溪別墅打尖,妻學炒蛋炒飯,其味甚佳為樂。打尖即外出時的中餐意思。(明日續)

#訓練 #蔣夫人 #夫人 #狼犬 #張學良 #蔣介石 #愛犬 #台灣 #日記 #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