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珍貴史料的作者,就是鄭喜夫先生所「推測」的季麒光。但同年出版的台灣學者論著中,仍不知此書作者為誰,還在說「未見其刊本」。

2006年,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學者李祖基先生點校的《蓉洲詩文稿選輯.東寧政事集》由香港人民出版社出版。此時,距離季麒光抵達台灣已超過三百二十年,塵封多年的季麒光著作在大陸學者的整理後,終於與世人見面。

兩位「祖基」保存史籍

這本《蓉洲詩文稿選輯.東寧政事集》是以上海圖書館所藏《蓉洲詩文稿》為底本整理的,根據李祖基先生介紹,此書系清康熙三十三年刻本,內容共分四部分:《蓉洲詩稿》七卷、《蓉洲文稿》四卷、《三國史論》和《東寧政事集》。

李祖基說,廿多年前,還是碩士生的他,就因為老師廈大陳碧笙教授主持點校蔣毓英《台灣府志》,從而得知上海圖書館藏有《蓉洲詩文稿》,然而隨著時間流逝,他也淡忘此事,直到大陸學術界開始重視台灣文獻史料的發掘和整理……。

李祖基找出了《蓉洲詩文稿》,但這本古籍又怎會保存在上海圖書館呢?《蓉洲詩文稿》從刻印出版到重見天日,歷經三百一十年,這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讓幾代台灣文人均以為失傳的書籍倖存了下來呢?

三百多年的蜿蜒曲折,我們已難知詳情,不過,李祖基介紹上海圖書館所藏《蓉洲詩文稿》封面書名下有行小字題籤,其中寫著「鄉先賢季蓉洲先生著,後學孫祖基珍藏」,右上角還有「玉鑒堂藏書第八九四號」。原來是這另一位名「祖基」的先生,收藏了《蓉洲詩文稿》,讓今人還有機會見到此書。

孫祖基何許人也,李祖基只說「可能也是無錫人」。其實,如果仔細爬梳中國近現代史的史料,我們定會發現孫祖基的足跡。

追尋孫祖基的足跡

翻開江蘇教育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辛亥以來人物年里錄》,有如下的記載:

孫祖基(1903-?)江蘇無錫人,字道始。曾任無錫縣縣長,申新九廠經理。抗日戰爭爆發後附汪,從1942年起,歷任汪偽實業部保險業管理局局長,淮海省財政廳廳長,內政部民政司司長,杭州市市長,浙江省財政廳廳長。

孫祖基出現了,還竟然是「汪偽政權」的「漢奸」,再查之下,台灣國防部軍事情報局的檔案中還存有孫祖基「漢奸戰犯」的判決案。如果史書只有這些記載,那麼孫祖基,將勢必在歷史劇場上以白臉奸臣的角色定性。

然而,我們再往前追溯,卻發現了孫祖基的其他面貌。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當時在江蘇第二師範學校就讀的孫祖基,以該校代表的身分參加了上海學生聯合會。孫後來畢業於東吳大學法律系,五四時期的知名期刊如《時事新報》副刊《學燈》、《民國日報》附刊《覺悟》上,也可以見到孫祖基的文章與講演,主題往往跟法律與兩性問題有關。1920年代中期,中國基督教青年會推動公民教育運動,孫祖基參與編纂了許多公民教育書籍,討論地方自治、不平等條約等課題。1929年4月,孫擔任了無錫縣長。

1932年10月孫加入上海律師公會,開設了律師事務所。1934年他編撰的《中國歷代法家著述考》由上海開明書店出版,這是中國第一部法律圖書目錄,收入了先秦至清末各類法律著作572種,並依照「法理-立法-司法」三個部分來分類,學界認為「這種分類方法對近現代中國法律古籍目錄的編撰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1936年,抗日救國運動高漲,11月國民黨政府逮捕了沈鈞儒、章乃器等七名救國會領袖,是近現代史上著名的「七君子」案。孫祖基自願擔任七君子中鄒韜奮的義務辯護人,後來七人都無罪釋放。鄒韜奮是近現代史上極其知名的左翼新聞工作者、出版家。鄒韜奮的長子是後來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葉劍英女婿鄒家華。

直到目前為止,孫祖基是位積極參與反帝愛國運動,又勤於寫作讀書的進步律師。也很可能是在這段時間裡,他得到了《蓉洲詩文稿》,既因為作者的籍貫,也因為藏者對文史書籍的興趣,玉鑒堂藏書中又多了一本古籍。至於曾在1935年底的〈上海文化界救國運動宣言〉上簽名的孫祖基後來為何、如何「附逆」,則還有待進一步的追查。

孫祖基與台灣民俗風物

抗戰結束,國共內戰,兩岸分治,孫祖基的命運又是如何?

1948年12月8日,上海《申報》報導「上海監獄大批漢奸保釋」,名單中赫然出現孫祖基的大名。出獄後的孫祖基,是留在中國大陸,還是去了台灣或海外呢?在大陸史籍中,還沒找到相關資料,但我卻在台灣的國家圖書館中,找到了答案。

一本1957年由《台灣風物》雜誌社出版的《祖基文存》擺在國家圖書館的書庫裡。這本文存告訴我們,孫祖基於1949年4月渡海來台,也開始他人生最後一段、完全不同領域的寫作生涯:台灣歷史民俗。

創刊於1951年的《台灣風物》,是戒嚴時期少有的台灣研究刊物,內容以民俗習慣的採集紀錄和隨筆為主。這本《祖基文存》就是孫祖基「先為讀者,後為作者」,投稿到《台灣風物》上的九篇文章集結而成,內容包括媽祖、劉銘傳、鄭成功的藝文活動、台南碑林、北投溫泉和《使署閒情》、《閩海贈言》、《東番記》等台灣史籍的研究介紹。

歷史的曲折與興味

孫祖基在文章中說,他「在四十歲以前,總想到朝鮮、台灣、印度三個地方去看看」,還提到了一小段他在大陸時期的藏書活動,以及他「倉皇渡海,一本書都沒有帶出來」的景況。由這些文字,我們就不難想像他之所以珍藏《蓉洲詩文稿》,而此書之所以又留在大陸的原因了。

《祖基文存》書末記載,孫祖基於1957年10月11日過世,文存的出版,自然是為了紀念孫祖基。

歷史,既曲折,又充滿了興味。三百多年前,無錫人季麒光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留下了《蓉洲詩文稿》等著作。幾十年前,同是無錫人的孫祖基收藏過《蓉洲詩文稿》,人卻來了台灣,把書留在大陸。再過近六十年,與孫祖基同名的大陸學者李祖基尋訪發掘了《蓉洲詩文稿》,將之整理出版,讓兩岸的學者文化人能重獲一份文化瑰寶。

海峽的險阻,政權的興替,兩岸的分離,終究無法都切斷歷史文化的傳承與聯繫。《蓉洲詩文稿》三百年來的命運,不正說明了這點?(全文完)

#出版 #大陸 #中國 #蓉洲 #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