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女生好友,生長在與台灣隔海相望的廈門,從小就對身邊的一切台灣事物有著強烈的興趣,無論是有關台灣的街頭巷議,還是來自台灣的娛樂消息、新聞時事,都能讓她獲得極大的愉悅。

上大學後,她離開廈門北上求學,距離的遠隔並未沖淡她對台灣的興趣,加之所學專業為歷史,反而令她產生對民國史以及蔣介石等諸多國府要人的研究興趣。

喜歡台灣愛上民國史

大學二年級,有一次上《民國外交史》的課程,講課的教授是大陸研究宋子文的權威專家。老師講到民國檔案時,順便插播了一段小故事:在原始的民國檔案中,很難找到「蔣介石」這三個字,你們知道為什麼嗎?講台下的我們一片茫然。老師說,民國政府雖按照現代政治架構組建,但仍然保存了很多中國傳統的政治習俗,比如在政府文書中,仍然有避諱的習慣。政府文書很少直接稱呼蔣介石的名字,大多數時候以職位代指,有時要寫名字時,為了避諱,也用「蔣OO」、「介公」、「OOO」代替。老師在講述時,順便在黑板上板書了上述有關蔣介石的代指符號。

對於好友而言,這些知識細節就是重要的歷史補白,令她十分激動。課間休息時,趕在黑板板書擦掉之前,她奔回很遠的宿舍寢室取來相機,拍下了有關蔣介石稱謂的板書內容,以作紀念。

間接與兩蔣日記握手

2006年秋天,遠在太平洋彼岸的胡佛研究所解密蔣介石檔案至1945年。曾任台灣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現為胡佛研究所研究員的郭岱君博士到學校參加國際學術研討會。研討會結束後,郭岱君博士剛要走出會議廳門口時,好友很唐突的衝上去要求與郭博士握手,她跟郭博士說,她很喜歡蔣介石這個人物,因為郭博士的手翻檢過兩蔣日記,所以想通過握手來獲得一種親手翻摸蔣公日記的感覺。

大學畢業時,好友決心申請到美國去攻讀東亞研究,她一共申請了9所美國名校,除了被哈佛拒絕之外,她拿到了其他8所學校的offer。面對8所美國名校,好友做出最後選擇的分析邏輯可愛至極:因為兩蔣日記存放在胡佛研究所,而胡佛研究所在史丹佛,所以她最後選了去史丹佛。

圓山飯店裡吃紅豆糕

大三結束的暑假,她因為參加由台大承辦的東亞青年Summer School,終於有機會去台灣,踏上那塊對她有強烈吸引力的土地。Summer School為期2周,課程全部安排在台大,課外活動也僅限於台北市區內。在主辦方安排的活動之外,她利用一切課餘時間,近距離觀察台灣社會。

她獨自一個人去圓山飯店,點了一份紅豆糕和一杯茶,然後找了一個2樓靠窗位置坐下來,慢慢品嘗糕點,更是品嘗圓山飯店本身的歷史感。因為她知道,圓山飯店的紅豆糕是當年宋美齡的最愛。她也知道,圓山飯店屬於孔家在台的資產,而圓山飯店的設計者也是宋美齡最喜歡的建築師。飯店本身與國府要人和台灣政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她更加知道,1991年,當台灣官方正式歸還自由之身給被蔣介石軟禁了半個多世紀的張學良時,張群等國民黨元老為張學良先生設的慶祝宴會也正是在圓山飯店。

參訪國民黨中央黨部

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還在凱達格蘭大道東端,與總統府正面相對。參訪國民黨中央黨部,是她此次台灣之行最傳奇的經歷。她說她不僅參訪了大樓頂部保存的總裁辦公室,這裡把當年蔣介石辦公的情景保留至今。除此之外,她還見到了國民黨黨史館館長邵銘煌,並在與他交談甚歡之後,請館長帶她參觀了館內保存的文史資料。

時隔一年多之後,當台灣藍綠陣營因選舉交戰正酣時,邵銘煌先生從黨史館中找出當年陳水扁和呂秀蓮加入國民黨的黨員證,並對社會公布,在選舉宣傳造勢中形成新聞猛料,她得知後跟我說:「我一年前就猜到邵先生會這麼做了。」

與台大學生激烈辯論

在結束此次台灣行程的歡送晚宴上,好友身邊坐著一位台大法律系的男生。觥籌交錯之際,兩人開始討論兩岸關係的現狀。台大的那位男生是一位挺綠人士,堅持綠營人士一貫的政治主張,二人為此開始激烈的辯論,並進一步爭吵起來。最後,在雙方都無法說服對方的情況下,好友潸然淚下,以請求的口吻傷心地說:「好吧,我尊重你的觀點和看法,既然如此,那麼請你把台北故宮博物院的那些文物歸還給北京故宮,不要做一個主權的衛士,文化的強盜。」男生一聽頓時無言以對,而好友的第一次台灣行也在這無言的結局中結束了。

意料之外與阿扁握手

去史丹佛學習的第2年,好友從美國再次參訪台灣,剛好遇上2008年台灣大選前夕藍綠雙方最激烈的掃街拜票。這次好友是帶著一個研究課題去觀察台灣選情的。後來她在MSN上跟我說,在民進黨掃街拜票的一次活動中,她上街觀察選情,剛好時任總統的陳水扁先生在拜票隊伍中,還把她當成了選民,與她握手拉票。

她很興奮地說,與陳水扁先生這次出乎意料地握手,具有歷史意義,因為她很可能是大陸普通民眾與陳水扁握手的第一人,當然也可能是最後一人。

從現在陳水扁先生身陷囹圄的處境來看,好友與他的那次握手,如果放在大陸民眾與陳水扁作為民進黨和台灣前領導人進行互動交流的政治含義中,確實具有「空前絕後」的歷史意義。

立志做大陸的陳文茜

但是她的這次訪台留下了重大遺憾。好友一直認為,華人女性中,台灣時事名嘴陳文茜小姐是中文水平最好的,她的口語表達就像書面寫作一樣優美。加之其作為公共知識分子的風範和時政評論員的睿智,使好友一直將其作為自己的偶像,立志要做中國大陸的陳文茜。此次訪台的課題,有一項內容是希望能夠訪談陳文茜。在來台之前,她通過郵件與陳文茜小姐的助理取得了聯繫,來台之後,因為種種原因,使得她與偶像的見面訪談功敗垂成。這也成了她第2次台灣之行的最大遺憾。

好友的上述個人親身經歷,對於兩岸關係發展而言,都是平凡的小故事,但是對於一個有著台灣情懷的大陸80後來說,都是一次次為興趣的執著追求和個人傳奇。

#民國 #圓山飯店 #大陸 #先生 #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