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都無可避免地邁向衰老,但是,街道不會變老,所以我總是保持年輕的心情上街拍照,我會一直拍到我沒辦法拍為止。」以「街拍」風格聞名的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昨天抵台,今年七十二歲的他一派率性,胸前掛著一台輕巧的數位相機,不僅宣告跨進數位時代,還表示未來可能出版一部手機攝影集。

台灣自去年陸續引進森山大道《犬的記憶》、《邁向另一個國度》等攝影文集,文采動人,掀起一陣風潮。森山大道(見圖,陳志源攝)七○年代便以晃動、高反差、粗粒子的攝影風格奠定地位。他迷戀於拍攝城市街景,曾自喻是街頭晃蕩的「野犬」。他說,「街上包含人們的所有活動,給我許多衝擊,所以街頭是我的學校和攝影棚。」

心不老拍不停 自喻是街頭野犬

廿幾歲時,森山受到凱魯亞克(Jack Kerouac)小說《在路上》的觸發,開始沿著日本國道拍照,曾拍攝大阪、東京等城市主題,尤其喜愛新宿地區,「因為新宿存有那種有點可疑、不太正經的異味。」但他認為不論在東京、紐約或台北,他拍照方式並無不同,旅行與日常也沒太大分野,「就算是平常習慣的地方,只要手上有相機,那天對我來說就是一場旅行。」

拍陌生人惹麻煩 曾被抓進警局

因為常拍街頭,森山討厭身上揹著「有的沒的」器材,總是只帶一台小相機,不看觀景窗就按下快門,此行來台則隨身攜帶同廠牌的GX200數位相機。不過,他也常因在街上拍攝陌生人而惹上麻煩,他笑稱年輕時不僅相機曾被打壞、底片被抽掉,還被抓進過警察局,但他坦率地說:「街頭上很難預料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沒有這個覺悟,是無法街拍的。所以就算現在我半夜去新宿拍流氓時,心裡覺得很害怕,但手上拿著相機,我就是想拍。」

森山沒有傳統包袱,也樂於接受數位潮流,他認為現在人手一台相機,甚至手機也能拍照,對攝影來說是很好的事,「唯一消失的,只是以前在暗房沖片時肉體勞動的感覺。」

無傳統包袱 樂於接受數位潮流

「我一向喜歡黑白照片,因為給我夢境的感覺,還有種時代錯誤的距離感。但最近我發現數位相機的色彩非常漂亮,所以改拍彩色。」但即使改用數位相機,森山竟然沒有電腦、沒有手機,他指了指現場助手說:「都是我在旁邊指揮他幫我修圖。」坦率個性引起一陣大笑。

從事攝影四十多年,森山的熱情如一,他不崇尚理論,拍照沒有教條。他說:「攝影是一種創造,沒有所謂的完成式。」所以至今他仍每天把相機放在褲子後的口袋,上街拍照,並鼓勵有志攝影的年輕人:「大量去拍!」

#數位相機 #森山大道 #街頭 #數位 #新宿 #森山 #攝影 #拍照 #手機 #相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