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賽史上單場最多黃牌的比賽有兩場,分別是二○○二年喀麥隆與德國的小組預賽,以及二○○六年葡萄牙與荷蘭的十六強賽,執法裁判都掏出了十六張黃牌。

四年前的葡荷之戰,兩隊甚至各有兩人吞下兩黃,被俄羅斯籍的裁判伊凡諾夫以紅牌罰下,最後都只剩九人應戰,四人見「紅」也是世足賽紀錄。

西班牙籍的裁判伍迪阿諾昨天在德、塞之戰掏出九黃,其中兩張都給了德國克洛澤,但在○二年的喀德之戰,另一位西籍判官羅培斯涅托光是上半場就亮出九黃,包括把德國中場拉梅洛罰出場外。

不過德軍是役展現韌性,先靠柏德在下半場踢開○比○僵局,前鋒克洛澤更於喀麥隆也被罰下一人後,進球建功替德軍鎖定勝局。未料克洛澤昨天竟成為害德國以少打多的輸球罪人。

球員被紅牌罰下後,所屬球隊不能補人。若是守門員被罰出場,如南非門將庫恩對烏拉圭之戰的狀況,因為球賽不能在沒有守門員的情況下進行,所屬球隊就必須換下一名場上球員,讓替補門將上場。為了讓沒有準備的門將暖身,南非與烏拉圭之戰還拖延了近五分鐘,才由烏拉圭執行罰點球。

倘若門將被罰出場的球隊,已經沒有換人名額,教練就必須選擇一名場上球員,穿著顏色可明顯區分的號碼衣來客串守門員。前年歐洲盃土耳其對捷克之戰就曾發生這種狀況。

#裁判 #克洛澤 #球員 #球隊 #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