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湖北省武漢市素有「江城」、「百湖之市」、「夢裡水鄉」之美名。老武漢人記憶中的武漢,夏可摘蓮,冬可採藕。但如今,曾經星羅棋布的湖泊,正在消失。

據史料記載,1635年和1904年分別修築袁公堤和張公堤後,武漢成為水上鬧市,「帆檣林立,商賈雲集」,茶樓客棧,鱗次櫛比,綠荷紅蓮,烏梢青柳,亭台水榭,倒映水中,水鄉風情,秦淮不及。

美景消逝 徒留湖名

然而,史料中記載的水鄉風情幾已不復存在,近一甲子以來,武漢市7個主要城區的大小湖泊從127個,到目前僅剩下38個,共有近百個湖泊已經消失,總數不及50年代初的1/3。老武漢人曾經熟悉的「楊汊湖」、「范湖」等湖泊,已不見水,徒留下帶「湖」字的地名。

楊汊湖是近20年來較早消亡的湖泊之一。80後、90後的一代武漢人大多已經不知道,這個以「湖」命名的地方曾經是一片湖區,楊汊湖在他們出生前,流乾了最後一滴眼淚。

73歲的金銀香婆婆50多年前嫁到楊汊湖村,一直生活在這裡,她回憶當年的生活說道,「那時候,只有十幾戶人家居住在湖邊,我們到漢口趕集都是划船去,當時這一片都是湖。」楊汊湖水清澈甘甜,居民們日常生活飲用水都是從湖裡舀來,直接飲用和做飯。

金婆婆說,「當時楊汊湖的藕和魚都非常有名,產量也非常大,我老伴秋冬季節,一天要挖900斤藕。」「70年代末、80年代初,村裡把湖區的水域分成一片一片,分給村民們養魚,我們家分了幾十畝,後來整個湖區就被分成大大小小若干個湖塘,許多湖塘就被填了建房子,修馬路,水也不能喝了,家家戶戶就打井。80年代,楊汊湖還剩下幾個湖塘,但沒過幾年就全被填平。大約20年前,這裡就連一個小水塘也不復存在,楊汊湖僅僅成了一個地名,現在楊汊湖一帶居住的人,絕大多數都是從外地搬來的。」

金婆婆感嘆地說,「多好的湖,多好的水啊,都被填光了,一點兒也沒剩下。」

曬湖縮成一灘臭水

令武漢人唏噓不已的,還有曬湖。今年58歲的鄧珍梅娓娓講訴自己的曬湖記憶,她家裡四代人都住在曬湖邊。她說,曬湖不僅大,而且美。曬湖還是個聚寶盆,盛產肥美的魚兒。鄧珍梅說,每逢大雨,湖水漫過堤岸,大量的魚兒湧上岸,村子裡的窪地到處都是魚,大家隨地都能撿魚吃。

除了肥魚之外,曬湖還盛產藕,曬湖的藕十分甜美,曾南下廣州,北上京城,款待五湖四海的貴賓。曬湖也產美味的菱角,孩子們常跑到湖邊撈菱角吃。

鄧珍梅說,這幾十年來,曬湖一帶大搞建設,搞得曬湖元氣大傷,如今「苟延殘喘」縮成一個約100畝的臭水塘,曬湖湖水幾近乾涸,湖底袒露,是一塘正在龜裂的爛泥,一條排汙溝在淤泥中蜿蜒向前,正在向湖內排放烏黑發臭的汙水。路邊的小販把生活垃圾、腐爛的蔬菜扔進湖床,間或有老鼠竄過。

「是什麼原因,讓數千年孕育的湖泊資源,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就遭到嚴重毀壞,近百湖泊甚至遭滅頂之災?」有人認為,全球氣候變遷等自然因素,可能是導致湖泊面積縮小和消亡的原因之一。不過,專家表示,武漢市消亡的近百湖泊,其實與氣候無關。

據《楚天都市報》報導,江城湖泊被「蠶食」是個漸進的過程,有填湖造地等特殊歷史原因,又有因城市發展「犧牲」水域的無奈之舉,更有甚者則是因利益驅動而非法填湖。

據了解,武漢市縮減的湖泊面積有6成是由於上世紀50、60年代填湖造地和圍湖養魚造成的,武漢市的各大湖泊在那個年代,幾乎全部都受到波及。上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初,由於人口增長得很快,大陸面臨糧食缺乏的問題,為了增加糧食產量,農民們在政府主導下進行圍湖造田。

人禍導致湖泊消失

另外,為了經濟利益的考量,在80年代至90年代之間,武漢地區的民眾自發性的圍湖養殖,發展水產。當時武漢三鎮幾個大的郊區湖泊,均大面積遭到墾殖。武漢的第二大「城中湖」──沙湖,在明朝年間有將近萬畝的規模。1900年,為了粵漢鐵路的建設,將沙湖用工程技術人為的一分為二。90年代,為了修建長江二橋,部分沙湖水面再度被填。從小在沙湖邊生活的王志銘說,「我記得小時候,沙湖非常壯美。」但是,百年來因大興土木,沙湖自然生態平衡遭嚴重破壞,失去濕地的特徵和價值。2006年,根據武漢市有關部門的環境狀況公報顯示,沙湖汙染嚴重,成為非人體接觸的劣五類水質,已不適合水產養殖。2007年,沙湖被禁止養魚。

武漢市水務局湖泊保護處副處長坦言,「武漢市近幾十年來沒有一個湖泊是因為自然原因消失的。」(文轉C3版)

#沙湖 #武漢人 #湖泊 #水鄉 #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