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建設是整體的,建設又與財政密不可分,面對公共建設的龐大資金需求,在政府財源有限下,籌措財源,人人有責,特別是面對國內、外經濟情勢改變,政府公共建設的財源籌措,更需要運用新思維、新作法,透過鬆綁法規、創造商機,來增裕庫收。尤其最近配合推動行政區劃變革,為解決縣市改制或合併改制直轄市後,直轄市因肩負帶動區域發展重責,在行政區劃調整後,地方所面臨的財政及債限問題,更須依各地方的行政位階調整狀況,全盤檢討,並進行公共債務法配套修法。

對於公共債務法,黃明聖教授表示,日治時代就有了,當時為興建縱貫鐵路,兩度招商失敗,總督府才決定改由官辦,於是在1899年制定「台灣事業公債法」草案,讓總督府可以透過公債發行,藉資金融通使台灣的固定投資增加。而此次五都改制,為了規範五都債限,必須修正「公共債務法」。至於修正重點有二,一是地方債限存量限制改為債務餘額占歲出的比重;二是增訂縣(市)及鄉(鎮、市)債務每年強制還本應依其上年度債務未償餘額至少1.6%,並無不妥,但似可提高至2.5%。他指出,由於各地方政府債務占自有財源比重差異很大,要選取指標,確實以債務占歲出的比率為宜。但這樣的修正也引來外界評論,認為地方政府可能藉著擴大歲出的方式,增加債務餘額,不過,政府官員就舉澎湖縣的財政為例,強調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同時由於新增縣(市)及鄉(鎮、市)強制還本制度及建構債務預警機制:前者未來到期時,各級政府會自動將債務清償;後者債限達90%時,即應提出改善計畫,這是很好的配套設計。

李允傑教授對於公債法修正,強調關鍵在配套。他指出,五都改制後,地方債限改採歲出規模作為債務流存量計算基礎,恐怕是不得不的修正方向。現行的中央及地方長期債務管制,規定總體不得超過前3年度名目國民生產毛額(GNP)平均數48%,並按中央40%、直轄市5.4%、縣(市)2%及鄉(鎮、市)0.6%的比率分配。但五都改制後,債限將無法可依循。鑑於改制後行政區數目甚多,難以分配以GNP為基準的總體債限,因此改以與地方施政有直接關聯性的歲出做為基準,個別規範債限。由於年度舉債額度,仍與現制相同,並未修正,亦即不能超過歲出的15%,因此以歲出做為債限計算基礎,本身不是問題,問題是相關配套措施是否落實。如果改採歲入規範可能產生更多問題,一方面歲入是預估值,同樣有灌水可能;另一方面,歲入基礎有城鄉差距懸殊問題。財政部本身則已提出強制還本及債務預警機制,有兩項財政紀律配套措施。

李顯峰教授則表示,五都統籌分配款,依地方歲出及財政努力指標加權分配後,部長已承諾只增不減,公共債務法修訂已具可行性,建議可再考量財源垂直整合的公平性。中央也必須有所堅持,要求財政紀律,避免軟性預算花費無度。

朱澤民教授指出,地方與中央財源不同:中央以所得稅及消費稅為主,債務成長率只要在不高於GDP的成長率之下,就可以借;但地方歲收以財產稅為主,因此地方政府預算以GDP計算就不恰當。他並強調,特種基金的操作如流於地方政府資金調度的庫房,年底動用次年初歸墊以逃避債限管制,那麼特種基金存在的價值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林建甫教授也特別針對強化債務管理提供意見,他說,地方應訂定財政指標,不能讓上一任縣市長把錢花完,下任縣市長上台卻面臨無米可炊的窘境。他認為,地方也有很多方式可以創造財富,例如讓房地產交易透明化,以市價課稅,將土地增值稅併入所得稅,如此一來,對升斗小民而言,租稅制度變公平了,也解決了房地產泡沫化問題。

針對各方對五都改制分配款的建議,國庫署署長黃定方也強調,透過修法後,可讓地方舉債管理更合時合宜外,財政體系的全部運作也將在包括民意機關、審計機關及監察院與全民的嚴格監督下進行。而對於政府維繫財政穩健,積極開拓財源,減少不必要支出,減緩債務之累積等多方面的努力,也很需要社會的支持,才能使政務更順利推動。

李述德部長強調,政府財政管理目的,簡而言之在「省錢、找錢、賺錢、會用錢」。惟有適當的財務策略手段,才能達成業務的核心目標。外界對政府推動的財務策略有錯誤的解讀,減稅及舉債都是為了因應國家業務發展需要。為求加速公共建設,並減輕政府財政負擔,應發揮「籌措財源、人人有責,提升效能、全體動員」之精神,以達成「以財政支援建設,以建設培養財政」之目標。

#財源 #建設 #地方 #債務 #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