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棒球運動能夠成為「國球」,這幾個名字,你一定不能忘記:「少棒之父」謝國城、「成棒之父」嚴孝章與「職棒之父」洪騰勝,他們是台灣棒運最重要的舵手,他們的付出功不可沒。

即使謝國城、嚴孝章已辭世多年,許多棒球人仍對他們的貢獻銘感在心。謝國城的長子謝南強記得:「一九六九年金龍少棒隊第一次代表中華民國遠征美國威廉波特,總經費將近一百二十萬元,那時只從政府與鈴木機車企業籌到四十萬元,剩下八十萬元就是靠父親像乞丐一樣,到處向人要錢。當時我正在美國攻讀博士,也要隨隊幫忙洗球衣、洗襪子。」

嚴孝章在一九八一年接任中華棒協理事長時,正逢台灣因奧運會籍問題無法參加國際比賽,但他憑著國際棒球總會財務委員的身分與靈活外交手腕,讓中華隊得以參加隔年在南韓首爾舉行的世界盃棒球賽,為台灣開啟征戰國際舞台的大門。

本身愛打棒球的洪騰勝,則憑著「球癡」的熱情,讓他以兄弟飯店為基地打造職棒大夢。二十六年前他曾在報紙登廣告:「三年建球場、五年組職棒」,以此口號吸引好手加入,洪家五兄弟的老四洪瑞河回憶:「那時大家都以為在作夢,還被人取笑。」

儘管如此,包括成棒時期「全壘打王」趙士強與「棒球先生」李居明都前來投效象隊,在洪瑞河積極奔走及努力下,中華職棒元年於一九九○年誕生。二十一年來,職棒因多次假球案而嚴重受傷,但洪瑞河也認為有值得安慰之處:「職棒成立前,國內只有一、二百支少棒隊,有職棒後最多增加到八、九百支。也讓年輕球員有目標,才有今天王建民、郭泓志、陳偉殷在美、日發展,讓棒球成了民眾重要休閒活動。」

台灣棒運從起步、巔峰到谷底,回首從前,更加讓人感念謝國城、嚴孝章與洪騰勝在不同階段為台灣棒球創造「黃金期」的貢獻與犧牲。

#成棒 #洪瑞河 #職棒 #舵手 #台灣棒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