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島嶼的千萬雙眼睛隨著億萬眾生的集體心向,飄向南非,緊盯那四年一度的「普天同慶」,隋著賽事驚愕、憤怒、失望、禱告、歡騰……眾生百相粲然綻放之時。驀然間,歐洲英倫半島的古樸小鎮─網壇聖殿溫布頓,竟在幾天之內讓台灣子民對足球產生排擠效應,眾人瞪大眼睛注視該地的變化。

只因台灣的網壇好手盧彥勳打入十六強,而十六強的對手正是赫赫有名的安迪‧羅迪克。當盧彥勳歷時四小時半、經五盤的激烈鏖戰,終於擊敗發球天王的那一刻,電視機前近百萬人的淚水和汗水,匯為台灣人瞬間永恆的印記,而將同時間啟動的巴西vs.智利世足大戰,暫時存入括弧了。雖然一天之後,面對更強勁的對手喬柯維奇,盧彥勳不幸以直落三遭擊敗,這回溫布頓之旅就此止於八強。然而這已是亞洲選手睽違十五年後的創舉,更是台灣選手史無前例的驚人成績。可想而知,總統、行政院長的賀電,及其後錦上添花的制式反應定然如雪片飛來。

當我們恆久地與世足賽維持太陽與地球般距離,慶幸此刻有個盧彥勳捎來甘霖,讓我們可以小小地彼此慰藉。然而,盧彥勳的優異表現究竟會讓台灣網球全面奔騰?或者又是曇花一現呢?吳揆一句「沒辦法」的無心之語,已道盡官方的態度。須知,秉賦奇佳的盧彥勳闖蕩網壇甚早,然而多年來他始終是在家人省吃儉用、企業部分贊助下勤練體能和球技,國家所給予的只有微薄的營養費,他沒有教練、防護員,專用的練習場地更是闕如。在如此克難的條件下,盧彥勳竟可以在○八年北京奧運擊敗「英國希望」安迪‧莫瑞,而今在溫布頓再讓另一個安迪鎩羽而歸,這種台灣奇蹟,頗讓人辛酸不平。

其實何止於盧彥勳,王宇佐、詹詠然、莊佳容等網球好手都是如此走過從前。偏偏官方主管單位(體委會、網協)總是疏於照料在前,而當選手獲取榮耀後就急於想分杯羹。○七年初爆發詹詠然、莊佳容的父母因杜哈亞運的獎金分配問題摃上網協,以及網協和盧彥勳因台維斯盃出賽問題爭端迭生,甚而導致盧彥勳遭除名的憾事。本報當時即已指出,網協是以家戶長的心態自為割據的小藩鎮,這才引得各方怨聲嘖嘖、彆扭尷尬。

如今在盧彥勳獲得殊榮之後再提往事,並非想觸體委會與網協的楣頭。而是要鄭重提醒主事者,本位主義、功利取向的經營態度,徒讓台灣的各種單項運動變成像擺地攤,既乏遠景、政策又朝令夕改,凡此只會扼殺優秀選手的前程,讓他們宛如天上流星一般。

須知台灣的體育運動亦是台灣社會的縮影,台灣奇蹟的締造者泰半來自民間,而非官方主事者的夸夸其談,所以莫說體壇沒有漠地奇葩和質材特異之輩。盧彥勳之外,詹詠然、莊佳容先後於○七年澳網、美網合力拿下女子雙打亞軍,而王宇佐的世界排名也一度達到八十五名。他們之難以持續發光躍進,絕不該歸咎於體形、資質的先天差異,反之國家政策的落單以及欠缺大資本家的挹注更為關鍵。所以盧彥勳還可以再突破嗎?識者愈來愈憂心忡忡。而該煩心的何止網球,台灣所有的運動項目如今有那一項可以傲世群倫並穩定成長呢?沒有,一樣也沒有!

尤其是有龍頭地位的棒球,自○八年奧運、第二屆經典賽連番敗給中國隊,以及國內職棒掀天翻地的涉賭打假球事件後,球迷似已哀莫大於心死,所謂棒球振興計畫誰信之!而棒運的蕭條自也影響到所有運動項目的推動,台灣人漸次淪為遊牧民族。於是,四年一度的世足賽可以讓萬眾聚於一堂,歡笑間彷彿足球是台灣的最愛;也因為盧彥勳的溫布頓發光,網球經又在全民之間遊吟。等到嘉年華結束,即可能不帶走一片雲彩,識者的深層憂心即在於此。

或許,盧彥勳的殊榮可以有更樂觀的啟示。就如《舊約‧創世紀》裡頭,挪亞於方舟中放出了鴿子,當鴿子再返回方舟時,口中銜著一片新擰下來的橄欖葉,挪亞即知地上的水退了。期許盧彥勳捎來的不只是個人的勝利,而是台灣體育精神重造的新契機。

#莊佳容 #盧彥勳 #網協 #網球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