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文化觀察作家胡晴舫的《濫情者》重新出版,登列暢銷書排行榜,在讀者見面會的場合,不免都會遇到一個問題:「你寫這本書時,是失戀嗎?」胡晴舫嚼了一口飯跟我說:「其實,我那時候一心想逃離工作,逃離職場。」這本書其實是她和這個社會間的情恨關係。

辦公室就是渾然天成的瘋人院

不禁會讓人想到他曾寫過的《辦公室》其中有句讓人複誦的經典:「辦公室就是渾然天成的瘋人院」。「辦公室更像是一潭深藏在叢林的沼澤。在拯救與被拯救之間,叢林沼澤的生命不動聲色地循環著。 我要當我自己的救贖」,在書的宣傳文宣中。

「島耕作系列」大概是除了《孫子兵法》以外,最為男性讀者喜愛的「職場聖經」,別於平鋪直敘說教式的倡導成功的書籍,弘兼憲史藉著虛擬創作構築一個讀者都能夠產生共鳴的企業職場經典。或許是性別刻板印象,比起男性,女性創作者偏好私領域的創作,因而精彩的OL相關作品不多,《杜拉拉升職記》帶起的女性職場創作旋風,因而突出。

台灣出版迷信成功

台灣相關創作散見,出版社迷思於「愛情」與「成功」之間,將很多細膩的職場觀察,操作成成功寶典或愛情故事,職場生態敘事隱匿於其中。例如知名網路寫手Mimiko(米果)十年前以電子報的書寫《上班族酸甜記事報》,便有十萬名訂戶,加上隨手轉寄,影響驚人。例如一篇〈薪水的人生方程式〉便是最常寄進電子郵箱的文章:「他卻說,他的薪水結構可以均分成三等份,一份是被老闆罵的『遮羞費』,一份是對客戶陪笑的『坐檯費』,另一份,則是加班『賣肝』賺的錢。」米果羅列許多上班族的酸甜苦辣,在出版市場中,卻成了《不敗的上班族──上班族50個成功黃金定律》。成功,似乎仍是職場的標準值,在這沼澤間,「當自己的救贖」有些政治不正確,但這才是創作者的養分。

2008年開始,由林奕華執導,張艾嘉自編自演的舞台劇《華麗上班族之生活與生存》,在台北、香港及中國大陸各城市巡迴演出,質問:「工作是為了生活還是生存?」也引發不少共鳴。

#工作 #一份 #出版 #沼澤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