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密戀情如何能生、又如何能滴水不露」?讓長年蒐集孫立人與新一軍史料的我,不得不從懷疑轉而接受,甚至為之感動、歎息!

從人性的觀點,要一個當事的女性揭露一段不能公開的私密情事,那是要有多大的勇氣啊!縱使是時隔 一甲子的歲月,這仍是內心萬分糾葛的難題。

《烽火儷人》揭露我的偶像孫立人將軍的一段祕密戀情,一開始我是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回顧那個特務橫行的肅殺時期,孫將軍及其部屬早被嚴密監視,「祕密戀情如何能生、又如何能滴水不露」?

然而讀過《烽火儷人》後,發現書中描述的場景與周遭相關人物,竟是那麼鮮活地呈現,讓長年蒐集孫立人與新一軍史料的我,不得不從懷疑轉而接受,甚至為之感動、歎息!

以當年孫將軍的處境,只要有任何一個下屬肯「賣主求榮」,光是「婚外情」這個訊息就可以羅織多大的罪狀,把他打成不得翻身的境地。然而追隨孫將軍打通中印公路、廣州受降;收復四平、長春,直撲松花江北岸,力戰馬尾、古寧頭,最後來到台灣鳳山練兵的幾百位生死弟兄,卻寧可忍受刑求、入獄、妻離子散的遭遇,也沒人露出一丁點口風,這又是何等的艱難啊!

從緬甸攝氏近40度瘴瘧橫行的溼熱叢林,到中國東北攝氏零下30~40度乾冷的雪地,孫立人與其袍澤能在這種惡劣環境中持續作戰,並獲得全勝戰績,若無紮實的訓練與官兵間建立生死與共的「三信心」,肯定是無法達成的。始終把士兵當成自己的子弟與骨肉,是孫立人將軍深得部屬尊崇的原因。

1948年間,在台灣擔任陸軍訓練司令兼防衛司令的孫將軍,看到部隊中收容不少與親人失散的逃難幼童隨軍行動,並充當雜役和勤務兵等工作,擔心他們因得不到正常的照顧與教育,日子一久難免就此成為軍中的「行伍」,耽誤了寶貴的一生。

孫將軍本於愛心,幾經思考後下令將部隊中15歲以下的孩童,一律調到鳳山,成立幼年兵連,予以集中照顧、管教;他並常在督訊部隊訓練空檔,到幼年兵連關心這些娃娃兵的生活,也陪著他們與他從緬甸率新一軍戰勝日軍的戰利品──大象林旺一起玩耍。

1949年大陸陷共,撤退來台的部隊帶來更多無依無靠的幼童,遂擴充為「幼年兵營」;其後更因人數增加到1300人以上,鳳山營房無法容納,便在翌年3月18日遷到台南三分子,正式成立「幼年兵教導總隊 」。從此這些從大陸來台的戰爭孤兒,才勉強有了一個安定的家。

住在軍營的幼年兵待遇同士兵一樣,主食費每月就18元,亦即每天約台幣6角,早餐只能喝稀飯,孫立人將軍覺得發育期的孩童需要營養,便交代軍需部門每人每月添發奶粉一罐,加在稀飯裡以補充營養。

除了體能、軍事訓練外,並由高中以上學歷的隊職官,照著小學的課本教授學科;至於初中的理化課程,則借用成功大學的前身——台南工學院的實驗室與儀器來實施教學。

為了讓課業表現突出的幼年兵,有更好的學習發展,孫將軍更挑選了揭鈞等5位無依無靠的幼年兵,將之收為義子進一步培養他們讀書報國。

收容幼年兵當義子

現為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榮譽教授的揭鈞,在寫給我的信中提到:

「孫立人將軍,愛護小兵,才會收容五個幼年兵,作為義子,因而我這個幼年兵,有機會和他共同過一段家庭生活。期間,有一天我問他,為什麼那麼愛護小兵,他說:『他們準備把人生最寶貴的東西,送給國家,我必須代表國家,照顧他們。』

我不明白他所說的最寶貴的東西,是指什麼,請他解釋,他說:『生命啊,還有什麼比生命更為寶貴的東西啊?』

另一方面說來,他也愛護幹部,他一貫希望人盡其才,所以無論官兵,對他懷念得很,他過世二十年了,我無時無刻都在懷念他。」──揭鈞

除了義子的追懷,民國80年奪得金馬獎影帝榮銜的郎雄,他的回憶更是明證,郎雄說:「他(孫)在部隊的時候我們真的是很民主,平常講服從,但是開大會的時候,一般的士兵要是覺得上面的軍官做得不對,都可以提出來。」

「曾經就有一個兵出來檢舉連長,說他利用職位占了12個缺,孫將軍聽了很生氣說要調查,並且警告連長不可以把這個兵活埋了,他會隨時來檢查,因為當時軍隊很黑暗,死人根本不奇怪。但是孫將軍不同,兩個星期後為了安全起見,孫將軍就把那個兵調去陸軍總部了。」

對待士兵如親兄弟

說到這兒郎雄很感慨地說:「我看現在的軍隊,都還沒有我們那時候民主。」也因為孫將軍對待士兵如親兄弟,大家肝膽相照,所以士兵都願意為他效命、為他犧牲,「我覺得他就像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二個岳飛!」

郎雄的這段話刊載於民國85年6月1日《中國時報》的「娛樂周報」,在蕭菊貞的這篇專訪中,還描述郎雄回憶往事時仍有一些顧忌,「也數度把錄音機關掉,怕會說錯話留下記錄。」

其實郎雄的顧慮並非多心,因為3年多前的民國81年11月16日,「孫立人事件」的關鍵人物郭廷亮在復興號列車駛離中壢火車站滑行約30公尺時,卻不知何故「掉落」在車站月台,送醫急救後不治死亡;由此可見孫將軍舊屬內心的陰影與所承受的壓力有多麼大了。其實,孫立人愛護士兵、照顧下屬的作為,從來就是發自內心的;遠在民國18年,他擔任憲警教導總隊大隊長時,就曾為學員生交涉討回被軍需主任所剋扣的薪餉,結果竟然遭到撤職!翌年,在財政部稅警團任職時,除了足額發餉外,為了補充基層士兵的營養,特別規定所有軍官從上而下,每個月依比例再攤派費用,讓士兵們能吃得更好。

此外,縱使是友軍單位,他也依然大方伸出援手;例如他率部隊到達印度兩個多月後,得知向蔣委員長告他好幾狀的杜聿明,率第五軍困在野人山區已病、餓死8千人,卻仍未回到國境,立刻派兵連同軍醫,背負糧食、藥品、擔架兼程營救、接應;為了怕友軍餓久了腸胃不能適應,還特別交代先煮稀飯給他們吃,友軍不領情罵他「差別待遇」,他也不以為忤。由此可見他的心胸與風範!

1942年4月18日,16架美國陸軍航空部隊的B-25轟炸機,在杜立特中校的率領下,破天荒的自航空母艦上起飛,驚險地完成轟炸日本東京的任務。

(明日刊出《烽火儷人》迴響系列四之二)

#訓練 #照顧 #郎雄 #義子 #孫立人 #愛護 #部隊 #孫立人將軍 #士兵 #孫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