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史博研究組長陳靜寬表示,該館委託許多學者進行海外臺灣資料調查計畫,成果相當豐碩。(詹伯望攝)
▲臺史博研究組長陳靜寬表示,該館委託許多學者進行海外臺灣資料調查計畫,成果相當豐碩。(詹伯望攝)

「古代府城的女孩子好時髦!」文建會所屬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的簡明捷和石文誠,在研究過相關資料和圖像後,下了這麼一個結論。

為了因應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明年正式開館後的特展需求,該館研究組早已開始展開相關研究計畫,其中一個極為重要的主題─「臺灣女人」,正在多線進行籌備,將在後年從臺史博出發,巡迴各地展出。

簡明捷和石文誠就發現,古代府城臺南的女子其實相當「時髦」,這從十八世紀的鹿皮畫可以看到:一名婦女手撐紙傘,漫步於十字街上。後來他們在康熙五十九年(一七二○年)陳文達《臺灣縣志》裡找到答案:「婦人探親,無肩輿,擁傘而行;衣必麗都,飾必華艷。女子之未字者亦然。夫閨門不出,婦人之德宜爾也;今乃艷粧市行,其夫不以為怪,父母兄弟亦恬然安之」,他們不禁大呼,「原來如此」。

簡明捷說,古代與現在對於百貨的位置觀念是相仿的,一如現代百貨公司的精品店都在一樓,府城古代的精品店也就在府城中心的十字街上,二樓販賣服飾等、三樓以上是生活用具,而古代府城的精品是集中在十字街的中心位置,周遭便有草花街、鞋街、帽街、故衣街、打銀街等販賣女性化妝品衣物服飾的地方。當時布類加工針繡類多為女性師傅,女性消費者也是主要銷售對象。所以府城還有一句俗諺形容:「賣草花,玲瓏鼓;賣雜細,痟查某。」依稀可以看出十字街上的熱鬧的景象。

臺史博研究組長陳靜寬指出,從歷史資料上擷取臺灣女人的影像,也是臺史博未來推出「臺灣女人」特展的一部分。另外,這些臺南府城新發現的資料,也可成為另一項開館特展:「一府二海─大臺南意義下的府城」的一部分。

其實七年前,臺史博就已展開相關計畫,包括展示研究、口述歷史等,目前則正在進行「臺灣女人」網站建置計畫與「臺灣女人」音像資料的調查計畫,凡是年在七十歲以上、擁有戰時經驗、日治時期讀過公學校的女性,臺史博都想做口述歷史,現在已收錄了柯旗化太太口述歷史的部分。又好比最近臺史博舉辦的「從傳統農夫到科學農夫─陸東原家族文物捐贈展」,在研究的過程中,發現一九一六年出生的陸季盈,不只是自己寫日記長達六、七十年,還曾經在一九七三年教導日治時期沒受過多少教育的老婆寫日記;一回老婆要出門燙頭髮,他還翻開帳冊說她才剛燙過不久,將她攔下。

為了製作「臺灣女人」專題,臺史博設計用漫畫來呈現,故事說城裡有一對姊妹花,一心想做醫生。早年臺北帝大醫學系是不收女生的,但他們發現女生可以旁聽,只是日後須赴日攻讀醫專,以取得資格;設計情節過程時,他們必須時時注意不能違背時代背景,所以後來就朝在臺北帝大醫學系旁聽去設計了。

陳靜寬表示,研究組的成員多是人文社會學科的背景,雖然各有專業領域,但進了臺史博之後,就不得不擴大研究範圍,成為通才,因為臺灣史有待挖掘的礦脈實在太大太豐富。

在一般的歷史研究中,大家都重視官方的文獻記載,被記載下來的歷史也是屬於菁英的、官方的,但是臺史博的收藏是多元的,助理研究員石文誠表示,最近臺史博從收藏家手中,找到數封清法戰爭中法國軍官寄回法國的家書,以及一批戰爭期間法人所寫的書信及日記。透過這些親身經歷者的眼睛看大局勢的變化,別有意義。

陳靜寬表示,歷史學者做研究多自文獻著手,但文物可以補充、印證文獻之遺漏,使得文物在博物館中的角色更為重要。從前面提過的例子可以看出,因為臺史博擁有多元豐富的典藏品,以補足文獻未記載的部分,呈現出來的臺灣史更加生動活潑。所以在臺史博裡作研究是需要十八般武藝的。

#發現 #女性 #古代 #資料 #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