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中國男足沒有打進世界盃,但無所不在的中國製商品儼然成為足球場上不可忽視的風景,特別今年世界盃在南非舉辦,傳統樂器巫巫茲拉吹響整個世界,也才讓世人發覺:連這種土著樂器,都是中國工廠製造的。製造者笑說:「中國在世界盃沒有缺席。」

一名熱衷世界盃足球賽的記者前往北京出差時,四處尋找「巫巫茲拉」(Vuvuzela)的身影,想帶回台灣作為觀看球賽的配備。一如過往習慣的啤酒和零食一般。眾所皆知,巫巫茲拉雖是非洲傳統樂器,但製造地卻是中國。

中國國家隊雖未能在本屆世界盃現身,但在開幕式中,「中國英利」四個方正的漢字廣告出現在鏡頭前,這是一家贊助世界盃的中國綠色能源公司,據說,這四個字迅速成為各大搜素引擎的熱門關鍵字,當天他得到的關注比前一日大幅升高425%,其官方網站一天內點擊量破萬。廣告效益明顯。

保險套都是中國製

除此之外,「中國製」卻貼滿了球場內外:球迷頭上的假髮、帽子,穿著的球衣,還有手上的螢光棒,順手購買的鑰匙圈、手機鍊,世界盃的吉祥物扎庫米(ZAKUMI)玩偶,連球場上的足球或者球員的提袋,都來自中國。根據義烏海關統計顯示,世界盃周邊商品市場從今年初就開始熱絡,體育用品月度出口額連續半年超過1000萬美元,包含「保險套」都打入世界盃。愛滋盛行率高,為了防止世界盃期間「過嗨」,南非衛生部在世界盃期間預計發放8000萬個保險套,2月份開始,便向中國桂林乳膠廠訂購。

更別說,本屆世界盃最出鋒頭的巫巫茲拉。甚至被笑稱為「東道主南非隊的場上第12人」。球員和觀眾由原先的厭惡,到習慣這種如「吹狗雷」的聲音,甚至無不積極弄到手。民進黨反ECFA遊行活動,正逢世界盃期間,中國製的巫巫茲拉竟也成遊行焦點,今年夏天,其聲音環繞世界。

巫巫茲拉是是一種長約一米的號角,原名Vuvuzela在祖魯語中有「製造噪音」之意,根據南非當地人的說法,「這種喇叭是專門用來驅趕狒狒」,中國玩具商根據非洲土著用於驅趕狒狒的樂器仿製了塑膠喇叭,竟成為南非世界杯的象徵。據媒體報導,世界盃期間,巫巫茲拉在全世界以每兩秒鐘一個的速度售出。 這種讓許多人直呼崩潰的聲音製造者,竟是出於中國沿海的「家庭工廠」,裡頭全是女人,而他們手裡製作的熱門商品,只是每小時6元錢收入的一份生計,「世界盃足球賽」對他們來說遙不可及。

這位在浙江的家庭工廠,有個名字叫吉盈塑膠製品廠,老闆鄔奕君是巫巫茲拉原始生產者,他的靈感來自2001年看到的一幅外國漫畫:一個非洲土著人一邊跳舞,一邊將長喇叭橫在胸前。圖片下方的文字說明介紹,這是一種竹子做的大喇叭,是當地人用來驅趕狒狒的。鄔奕君於是心想可設計出球迷喇叭,但他只稱呼產品為「長喇叭」,今年從電視上看到自己生產的玩具在球場上出現,嚇了一跳,才曉得他有個外國名字。

中國喇叭打進世界盃

這些勞動著的工人,經由記者們的採訪,才曉得他們掀起這一夏的「聲浪」,一位女工笑著說:「沒想到,中國的足球沒進世界盃,我們的喇叭倒先進去了。」除此之外,這些從未到外地旅遊更無從探索世界的工人們因為手上的產品,而能夠稍稍接觸世界,他們甚至可以評論個幾句:「中國在世界盃沒有缺席,」或「世界盃什麼都是中國造的,只有球隊不是。」

而這些難吹的喇叭,在四年前德國世界盃時乏人問津,今年因為到了非洲土地,而震天嘎響。因為這些商品,一位球迷調侃:「中國是世界盃上的第三十三強。」

因為沒有申請專利的關係,鄔奕君並沒有賺到什麼錢,每個喇叭的價格只有兩元錢多一點,而利潤只有一角錢,但到達南非後,名字轉為巫巫茲拉的長喇叭身價立刻倍增,最高可以賣到60南非蘭特,約為人民幣的54元。辛苦的工人們,接受大量的訂單,比以往費時工作,在仍舊簡陋的環境,賺著世界盃「蠅頭小利」。

四年前,德國世界盃上有類似的故事,中國製造的吉祥物「格列奧」,當地售價高達19.95歐元,但揚州玩具廠的出廠價格僅為1.45歐元。這個世界工廠為全世界製造大量的低廉商品,但價值回不到製作者的手中。這些工人的血汗和奮戰,可比球場上的球員一般,自然勝過中國男足:畢竟,他們打進了中國男足踢不進的世界盃。

#中國製 #中國 #場上 #喇叭 #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