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對於在北京打拚12年的江蘇籍律師焦文(化名)特別刻骨銘心,因為今年上國中的兒子不但被推選為優等生,並幸運地分發到北京知名中學北大附中。

案例1:江蘇優等生獲推薦

繼北京西城率先將外地生納入正規「小升初」(小學升國中)體制後,今年4月,海澱、東城、朝陽等區也紛紛向外地生敞開大門,外地孩子首次享受到跟北京孩子一樣的「同城待遇」。

焦文的兒子焦小旺4歲起就來北京,當時他已經開始注意外地生升學資訊。由於外地生進北京中小學必須「借讀」,想進好學校得靠關係、繳贊助費,大學聯考時還得回原籍應試……焦文說,每每想到這些,內心就會感到惶恐。

幸好,兒子入學後表現傑出,不但是標槍和籃球校隊,每天和北京學生一起受訓,學習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讓焦文又高興又憂慮:「孩子這麼爭氣,一定要幫他找一所好學校!」

小旺升上小五,焦文開始新一輪的四處奔走,動員了身邊所有朋友關係,甚至想花高價「砸開名校的門」。

今年4月20日,最新政策「同城待遇」發布,焦文心中大石終於落地,「覺得教育公平的陽光終於也照到了自己身上」。5月12日,海澱區小升初2190名優等生電腦分發,不到1分鐘就完成了,其中首次出現了316名外地生,小旺正是其中之一。

焦文說,小旺是幸運的,剛好趕上了「同城待遇」首班車,但他也明白這個政策有高度實驗性質,孩子成為實驗品:「外地生的求學路註定比北京孩子更坎坷、更艱難。小升初這道門檻是邁過去了,那3年之後呢?考大學又怎麼辦?」

案例2:川娃子「高分落榜」

另一名同樣在北京海澱區的四川學生周歡也有相同的憂慮。周歡今年以「體育特長生」身分參加體能考試,如果通過就能爭取較好的電腦分發機會。這項測試今年是首度對外地生開放。

周歡3年前跟父母來北京,父母在一家連鎖火鍋店打工,通過老鄉搭線,讓周歡在交大附小「借讀」。周歡在學校人緣不錯,被選上班長,還在學校乒乓球比賽中得過第一名。

不過,因為沒有北京戶口,3年來,周歡一直無法參加各種教育部門的體育類競賽。這也是他在特長生測試中最吃虧的事:因為沒有參賽就不可能得獎、不能加分,而很多同場競爭的北京孩子早已得獎無數。

幸好,周歡成為第一屆「同城待遇」政策受惠者,得以報考「體育特長生」,不過他卻「高分落榜」。

「當時很不服氣,就差那麼一點,」周歡說。倒是周爸爸比較坦然,這次機會本來就是一個意外,以前他們根本不敢想像可以和北京孩子一起參加特長生測試、一起參加電腦分發、進入公立國中。

失去特長生錄取機會,周歡參加了一般學生電腦分發。「可能3年後就要回老家讀高中,將來一定要憑自己的實力考回北京!」他堅定地說。

案例3:湖南生意外升名校

來自湖南長沙的楊詩琪是東四七條小學畢業生,今年首次實施的「同城待遇」,她幸運地被派到東城示範校166中學,「這是我最想去的學校!」楊詩琪非常開心。

楊詩琪母親唐女士說,她和丈夫都是湖南儀器儀表總廠員工,1998年被派到北京工作,當時才幾個月大的詩琪也跟著來北京。

家長擔憂:只能沾兩年光

「沒想到現在詩琪能趕上『同城待遇』,也能和北京的孩子一起參加推優、特長生和電腦分發,」唐女士對這個結果喜出望外,「詩琪的學習一直很好,4年級被評為『三好』(即模範生),成績一直是班上前幾名,現在終於有機會上名校了!」

楊詩琪被如願分發到好學校,但由於外地生不能在北京參加大學聯考,所以即使被分發到理想學校,也只能沾兩年的光。唐女士說,湖南要求回原籍參加大學聯考的學生必須有3年學籍,「所以我們必須提前一年回去,參加那邊的高中聯考才行。」這樣的政策讓唐女士很糾結:「我和丈夫都在北京工作,不能陪孩子回去,爺爺、奶奶年紀也大了,到時真不知怎麼辦?」

換言之,雖然具有指標意味的北京開放外地生的中小學學籍,輿論認為是「中國一線城市試圖解決農民工子女教育問題的風向標」。事實上這些舉措也只是有限的進步,義務教育完成之後,這些外地學生的高中入學考怎麼辦,大學聯考怎麼辦?他們面前依舊橫著許多邁不過的門檻。

#同城 #特長生 #北京 #學生 #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