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簽署後,今年底的第六次江陳會將商簽兩岸投資保障協議;然而依過去層出不窮的台商投資權益受損,即使經由司法程序取得公道,但卻求償無門的情況來看,多位大陸台企聯重要會務幹部都認為,設立具有法律效應的兩岸仲裁庭,確實刻不容緩。

台企聯一位重要常務副會長透露,即使是最簡單的保險求償,在大陸往往就要打官司才能爭取到合法權益。就以全球最大戶外家具廠商─錫山集團為例,全資轉投資的天津子公司鑫山家具,在○七年底廠房發生火災,投保的平安財產保險公司卻以各種理由拒絕賠償。

即使經過冗長訴訟,天津第一中級法院、高級法院都判決鑫山家具勝訴,平安產險公司卻仍不賠償應付的二千五百萬人民幣(下同)的火險損失,對於天津高院下達的賠付執行令也千方百計拖延。

錫山集團財務總監吳文宗表示,包括天津市公安局消防部勘查認定,事故構成保險責任,據此向平安產險求償,對方卻以保險財產地址不符拒賠,鑫山家具才一狀告進天津法院。這官司纏訴近三年,天津中院與高院都採信鑫山的說法,認為保險財產地址不符是平安產險業務員的責任,平安必須負起火險賠償二千五百萬元的責任,並且下達賠付執行令。

不料平安產險無視天津高院的執行令,繼續採取拖延的手段,後來還上訴到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事情一直延宕到今年三月初,大陸最高法院同意平安產險的再審申請,並規定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執行,鑫山的保險賠償還要繼續等待官司纏訟。

台企聯會長郭山輝則認為,台企聯智庫部門正研議,建議六次江陳會時,能夠成立常設、具法律效力的仲裁庭。發生平安產險拒不理賠後,錫山集團分布在大陸各地十個工廠,全數改投台資的國泰產險公司。吳文宗表示,今年初青島廠也意外發生事故,國泰的做法完全按照產險專業進行,包括緊急救濟金發放、損害公估機構立即進行評估,並且很快就出險賠償損失。

保險界人士透露,實際上,大陸不少本土型保險公司的商業模式,就是對保戶的賠償採能拖就拖策略,尤其是產險業碰上了台外商公司,這種現象更是明顯。吳文宗表示,如果類似案例是一規模較小企業,在平安拖欠保險賠償金額高達二千多萬的情況下,可能已倒閉了。他與多家曾受害的台商討論後呼籲,台資企業保險時,盡量要向台資或外資保險公司投保,否則遇有損失時,極有可能求償無門。

#法院 #大陸 #求償 #賠償 #保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