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初大陸總理溫家寶在湖南寧鄉縣考察防汛抗洪工作,臨時停車與百姓交談。農民陳凱旋向溫家寶反映當地出現塌陷的問題,並帶路現場考察塌陷的大坑。當晚鎮上流傳派出所要抓陳凱旋,他即從家裡跑掉,3天沒敢露面。

反映塌陷 事後擔心逃跑

農民陳凱旋的遭遇,不僅連日擔驚受怕、半夜出逃,以至於最後將安生立命的菜店轉讓。現在,不知道他回想起當日,是否後悔不已,因為整個過程中一直有人對其「善意提醒」。陳凱旋回憶說,在他向溫家寶反映問題和帶其去看大坑的途中,曾先後兩次有人在身後拽自己的衣服。

陳凱旋的擔驚受怕的舉動,難免讓人想起了契 夫的《小公務員之死》,一生活安逸的公務員,因為一個噴嚏,最終在自我驚嚇中命喪黃泉。按照當地鎮幹部的話來說,陳凱旋實屬多慮,人家不過想在深夜瞭解他是怎樣見到溫總理的罷了,並無抓人之意。為撫慰陳凱旋,縣委還開了會,要求鎮黨委書記務必與陳凱旋面談一次,希望他不要有思想包袱。

整個事件值得質疑的地方很多,如果不是溫總理親自過問、媒體的持續關注,陳凱旋還能平安無事嗎?從當時及其後的蛛絲馬跡來看,情況讓人驚悚心寒。據陳凱旋回憶,當自己在塌陷區域想再次回到總理身邊時,被幹部攔住了,不讓他再靠近。溫總理視察完大坑要離開時,四處打量人群,還問了一句:「我的那個嚮導呢?」甚至於其在政府工作的親戚也訓斥他說:「隨便向總理反映問題很冒失,建議你出去躲躲。」透過這些細節,公眾完全有理由相信,穿襯衣男子及警察ˍˍ「你把總理帶到這裡,今後你沒好日子過」的警告,絕非危言聳聽。

同一齣「戲」,不同階層的人會得出迥異的觀感。或許還會有人生發出這樣的優越感:溫總理都親自過問了,你還疑神疑鬼,真是太愚昧了。就算陳凱旋真的「膽小多疑」,那麼公眾更需要思索這樣一個問題:究竟是什麼讓農民生活得猶如驚弓之鳥?

晦暗政治 農民神經緊繃

這才是陳凱旋逃亡背後,發人深省的本質問題。追究根本,農民們患了「印象病」,是現實生活給他們灌輸強化了一整套卑微的「生存哲學」。晦暗的政治、不公的司法、橫行的權力,讓農民們的神經日益繃緊。久而久之,這種恐懼感便在農民心中扎根滋長,最終導致官民間的尖銳對立。

在不堪重負的壓力下,陳凱旋決定回家種地去,因為他擔心菜店會被有關部門故意挑毛病「罰款罰到一分錢不剩」。陳凱旋確實很膽小,其實在強權面前,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任何人都無權嘲笑他,因為嘲笑他實際上就是嘲笑我們自己。

#農民 #幹部 #大坑 #陳凱 #溫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