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紅網論壇,湖南省岳陽市華陽縣在縣教師績效工資尚不能到位時,該縣紀委組織40餘人搞「貴州清涼遊」,花費達20萬元。隨後,一篇落款為「華容縣紀委」的回應說,此次活動共計開支5.9萬元,人均支出約1340元,超出了學習教育的範圍,形成藉機公款旅遊的事實,與上級厲行節約和規範學習考察活動的規定不符,特向社會各界公開致歉。該回應強調,外出活動的費用將由參加者自行承擔。

學習教育就是紅色旅遊

好一筆「蠻橫賬」!首先,活動本身是學習教育,但什麼是學習教育呢?學習教育的標準是什麼?是否在任何一個地方,但凡掛上一個革命舊址或者領袖故居的牌牌,公共部門就可以自行組織起來,揮霍著公款去搖搖擺擺?牛群當年說相聲,相聲中的科長為了帶著下屬去吃鴨子,為了能報賬,左思右想,想出個紀念巴甫洛夫誕辰的名義來,是否也算有效,也可以認定為學習教育呢?

大家都知道,這樣的學習教育不過是「紅色旅遊」,而回應者卻不知道。回應者知道,不這樣回應不足以為領導開脫。這樣一蠻橫地認定,千錯萬錯只錯在具體參與者,而上級領導機關以及領導者是永遠正確的,他們只是批准大家去學習教育罷了。甚至包括縣紀委的主要領導也沒錯,因為「此次考察團由紀委兩位副書記帶隊,紀委的其他領導班子均未參加」。

次一個蠻橫,是僅僅只公布匯總賬目,絕不公布明細賬。眾所周知,明細賬才便於監督,這樣的匯總賬目,由得回應者自說自話了。儘管數字「統計」得不怎麼有水平,例如僅在遵義學習教育就需要花費1100元,再遊玩於黃果樹與梵淨山,需要穿越大半個貴州省,卻只花費了1340元,即只多花了240元,剛剛夠兩地的基本門票,這於理並不合。遑論,「大家都是有權的人」,真正要徹底追查此事,總得調查一下,參與者有沒有回自己單位再報銷點兒什麼吧?

缺少對權力的群體監督

再一個蠻橫,是自定處分標準,強調個人承擔費用就算了,連「帶隊的副書記也不例外」!但公眾是否能接受這樣一種「罰酒三杯」似的處分呢?或者說,這種「罰酒三杯」式的處分,是否是對違紀行為的變相鼓勵?

又一個蠻橫,即便是匯總式公開,也只限於這例外的一件事上,而絕不會升級為常態。但誰能保證,這樣子的學習教育,不為其日常運行過程中的常態呢?乃至於具體事件中的個人承擔費用,會否藉著另一次「學習教育」或類「學習教育」的名義給沖銷了,也令人懷疑得很。

始終拒絕群體監督,始終拒絕權力的透明運行,而始終堅持體制內監督,忍看監督成為特定部門以及監督者的特權,結果就是這樣吧。當特定部門以及監督者,已經在孜孜於將特權變現了,其監督效果還值得期待麼?更遺憾一些問,是還有人期待,還有人信任麼?

#紀委 #縣紀委 #領導 #教育 #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