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高院法官涉嫌集體收賄的新聞引起社會震撼,不久前台中發生翁奇楠遭射殺一案高階警官在現場泡茶也令各界為之譁然,本月初桃園機場員工在中控室打情罵俏一事著實讓大家看傻眼。此外,工程會舉辦的採購專業人員訓練班考試,主考官居然忘了考試這件事,更讓人嘖嘖稱奇。

這幾則新聞看起來似無關聯,其實連串事件正在警告我們,台灣經濟所賴以發展的社會資本正在快速流失。是什麼樣的社會環境、什麼樣的官僚風氣,才會出現這般駭人聽聞、光怪陸離的事。這顯然不是一、兩天的官場文化使然,也絕不是一、兩個月的社會風氣所致,而是一、二十年來政府高層急功近利、漠視文化,坐令民風、官風日趨敗壞的結果。

台灣這些年來,每屆政府所提的政策目標不外乎要提高多少人均所得、提高多少經濟成長率,於是有所得倍增計畫、三年衝刺方案、六三三計畫,如今正在研擬的還有黃金十年方案。這些方案泰半以加強建設提高所得為號召來贏得民眾的好感,以期獲得選民的支持而繼續執政。也正是長期來執政者只專注於這些看得到的經濟建設,而漠視看不到的社會資本建設,終致這些年來時而有軍紀敗壞之傳聞、時而有法官警官收賄之醜聞,至於高等學府老師虛報濫用研究經費之事更是屢見不鮮。

社會資本流失,社會風氣日趨下流,影響所及不只是社會的觀瞻,也會使經濟建設受到嚴重的影響。因為有形的經濟建設最終仍得由人來執行、由民眾來使用,若沒有一個好的社會風氣,沒有一個健康的文官文化,徒有建設卻不見得能夠帶動國家進步。舉例來說,政府可以蓋最好的雨水下水道,若民眾垃圾盡往裡頭丟,主事者視若無睹,大雨驟至,豈能不淹水?政府可以花錢將斑馬線年年上漆畫得雪白,但開車者視斑馬線如無物,公權力不彰,民怨豈能不生?此外,近幾年停車場所以變成蚊子館、二次金改所以弊案頻傳、建商所以明目張膽虛灌坪數,職棒打假球歪風所以難以遏止,都是社會風氣日趨下流所致。社會風氣的敗壞,對台灣實質經濟已經帶來重大的影響。

面對此次高院法官涉嫌集體收賄,馬英九總統的因應之道是設立廉政署肅貪,他日前在公開記者會上表示:「要讓每個公務員都知道清廉是不能夠違反、不能夠踐踏的原則,而且絕不容許少許貪瀆的官員讓所有公務員蒙羞。」馬總統劍及履及成立廉政署,其肅貪的決心值得肯定,但問題在於貪肅得了嗎?肅得完嗎?事實上官場上的貪只是學校教育、社會風氣及官場文化鬆弛後的結果,對於一個逐漸迷失價值觀的官僚體系,上焉者對服務缺乏熱情、對正義失去堅持,下焉者結黨營私、貪贓枉法、屈正枉直、無所不為,兩者雖有程度上的差別,但系出同門,而「肅貪」肅得了後者,奈前者何?

這得回到最根本的問題,台灣需要的恐怕非僅是即興式的「肅貪」,而在於重建價值觀,也就是重建社會資本。讓為官者、為商者及一般庶民並非怕刑罰而不敢貪,而是基於對社會價值觀的信仰而不願貪、不想貪。論語為政篇「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成立廉政署肅貪,只是讓公務員畏懼而不敢貪,這樣的做法即令有用,但其結果仍是「民免而無恥」,僅是治標而非治本之道。對於那些不貪而沒有正義感、缺乏憐憫心、不積極進取者,肅貪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只有「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才能建立台灣新的社會價值,型塑台灣新的文化,這樣的文化才能同時解決台灣官場的貪風、提振公務員的士氣,同時也讓庶民以行善為樂事,以正義為標竿。

如何道之以德、齊之以禮?事實上,台灣社會近年仍有許多感人的故事,包括去年兩位司機蘇勝裕、侯文田犧牲自己拯救全車乘客,今年三月海巡署花蓮水璉安檢所所長謝駿麟奮不顧身救起溺水漁民,今年五月成功高中老師洪敬承為貧寒學生張羅生活費。這些故事皆曾為媒體報導,這些小民百姓感人至深的情操,若馬總統、吳院長能多予關注,並在百忙中抽空前往致意,其激勵行善的效果將是難以想像的。政府領導人若能以此作為建立台灣新價值的典範,久而久之,必將產生激濁揚清的作用,社會風氣為之一振,官場文化為之一新,具有如此社會資本基礎的台灣經濟,其發展空間將無可限量。

台灣社會雖非病入膏肓,但確實沉痾深重。如同七年之病而求之於三年之艾,雖不可能立即治癒,但若能從細微處建立台灣的新價值觀,逐年累積社會資本,三年之艾既成,台灣經濟社會自將呈現一番新氣象。惟執政者若僅求速成,只想以政治操作手法企圖化解民怨,台灣社會將永難跳脫出今日的困境。

#公務員 #肅貪 #台灣經濟 #建設 #文化 #價值觀 #台灣 #政府 #社會資本 #社會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