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抗戰紀念日那天,華府的卡內基和平基金會舉行了一場兩岸關係研討會,並將之定位為「談判新時代的兩岸關係」;言下之意是兩岸已不再對抗,談判取代了對抗,談判桌代替了戰場,總算是一種進步。

那天午餐會的主講人是國務院東亞局的副助卿施大偉(David Shear),是位中國和日本專家,三十多年前在台大念過書。他演說的內容主要把美國當前對台政策說了一遍,如一中、不支持台獨、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繼續對台軍售等,並無新意,倒是他結尾時引述美國已故漢學家李文遜(Joseph R. Levenson,一九二○︱一九六九,在加州外海泛舟溺死)的話,引起我的注意。李文遜中國學問的敲門磚是他寫的《梁啟超傳》,成名之作則是《儒家中國與其現代命運》(Confucian China and Its Modern Fate)(共上中下三冊)。他的立論是中國很難擺脫儒家學說的羈絆而實施現代化,因為中國知識分子在心理和情感上仍是儒家,雖然理智上追求現代化。

施大偉針對李文遜的理論指出:台灣雖是儒家社會,卻超脫了李文遜所說的困境,實現了現代化,更難得的是還有民主政治。這是近年來我聽到的美國官員對台灣最高的評價和讚美。不過我懷疑與會的人有多少人聽說過李文遜其人,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學政治或國際關係的,而李文遜則是歷史與中國思想史方面的學者,加以他享大名是半個多世紀前的事了。可是對在座的一些美國學者和前政府官員,這個名字則是耳熟能詳,現場的前駐台代表包道格就呼應說,他前幾天參加的一個會和李文遜有關,另一在場的前國務院官員史伯明(Douglas Spelman,前兩年代理過台灣協調顧問)是學者出身,在哈佛的博士論文寫的是《蔡元培傳》,李文遜的著作他當然都看過。

相對的,我們有些年輕的外交官連蔣廷黻是何許人都沒聽說過,甚至把他的名字都唸錯了(外交部次長沈呂巡親口告訴我的)。我這樣說並非要長他人志氣,只是反映我們官員的素質和知識有待提升,須知 Knowledge is power,沒有知識連說話的權利都要被剝奪的。兩岸既是已進入談判時代,固然須以實力做後盾,但談判時知識尤其重要,不可或缺。

我們不可陶醉於施大偉說的一些美麗動聽的言詞中,出席會議的學者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曾任五角大廈中國和台灣科長)就赤裸裸的指出,美國像善變(fickle)的女人,是靠不住的,他舉了美國遲遲不願提供台灣F-16C/D 戰機為例說明。另一學者沙特(Robert Sutter)說,兩岸關係目前的發展符合美中台三邊的利益,可是中國左右台灣的影響力(leverage)越來越大,從長遠看,這是令人憂心的走向。國防大學的柯爾教授(Bernard Cole)乾脆說,台海已無軍事平衡(military balance)可言,現在中共的軍力已佔盡優勢。被問到這些情勢和美國的反應時,施大偉只是表示關切(concerned)而已,並無具體的回應。至於台海的現狀,在與會者的置疑下,施大偉承認已經有所改變,美國堅持的是不可「片面改變」(unilaterally change)而已。

照施大偉對台灣的評價,似乎孔老夫子必須在兩岸之間做一抉擇的話,會選台灣。其實未必;毛澤東君臨大陸,批林批孔,他老人家歷盡劫難,都沒因「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去台灣,儘管島上有孔孟學會、中華文化復興委員會等著他去主持,何況大陸現在要建立孔子嚮往的和諧社會,並在全球推廣孔子學院(見圖,法新社),他怎麼會選擇處心積慮要「去中國化」的台灣呢?

#美國 #中國 #儒家 #李文 #台海 #兩岸 #官員 #施大偉 #台灣 #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