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司空見慣、習以為常:要進入行政機關時,往往都要受到該機關值班警衛的查問方可准許進入。尤其是地方一級政府,那更是警衛森嚴,機關大門都有武警或保安站崗,出入辦事都要登記證件,否則不得入內。

今春本人隨團到台灣參訪,進出了台灣幾個市縣行政機關,對台灣行政機關的自由出入感受頗深。如進入台北市、台中市政府機關,不管是民眾還是遊客,總之不管那方來者均可大搖大擺直接進入,完全不需受警衛盤查和登記。

當地民眾、官員有這樣共識,政府官員是民選的,民眾才是主人,現在只不過委託政府官員進行組織管理社會經濟,作為主人,要求你服務辦事是正常之事,出入那受盤查之苦?所以,機關應對民眾提供最大程度的方便;機關的安全保證靠警衛人員在室內視頻監控,當有異常時才出來處理。特別是台北市政府,在一樓辦公區域設有對外西餐廳,方便民眾等待辦件審批和休息,真是聞所未聞。

據老一輩機關工作人員回憶,上個世紀7、80年代時,大陸的機關也是出入自如,用不上警衛查問通報,當然也有值班的同志,但值班的同志往往是社會經驗豐富、較具同情心的老同志,便於群眾咨詢。比如縣政府,上街或赴圩(編註:鄉間約定俗成的集市交易日)的群眾挑擔籮都可大大方方進入,辦事可謂方便。

如今,我們的機關為了安全,變化大了,警衛森嚴,群眾辦事經過履行一定的登記查驗手續雖進出無礙,但對於群眾而言,進出機關就像做了壞事一樣,膽心膽怯。

認真比較,兩地政府的宗旨基本一致:為民服務。並且,往往在機關顯眼地方都安放有類似「為人民服務」的宣傳標牌。但台灣行政機關的進出給民眾以主人翁的感覺,政府要為「我」服務,機關是公共場所,必須開放並提供一切便利條件。而大陸地方行政機關的進出,給民眾的感覺卻是「我」求政府辦事,機關是神聖的地方,要求對進出人員嚴格盤查是再正常不過了。

其實,政府機關,就是體現政府職能「為民服務」的一個重要的、具體的公共場所。要求便民高效,提供最好的服務。

深究探討,我認為台海兩地行政機關進出的差別不單在表面上,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一是服務理念上的差異。我們公務人員認為政府機關不同於一般機構,要威嚴、神祕,群眾才會信服。二是威權思想作怪。三是不注重細節。

由此管一窺豹,雖有天壤之別,但我相信,只要我們互相學習,海峽兩岸彼此之間各方面的差距一定能縮小,民眾得福,兩地勢必融合。

#群眾 #服務 #辦事 #警衛 #出入 #民眾 #行政機關 #進出 #進入 #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