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正綱擔任第三戰區政治主任的兩年中,堅持反共,成績卓著。1940年谷正綱奉召赴重慶晉見蔣中正,蔣對他慰勉有加,同時調任為社會部長。

在南昌小住數日後,眾人乘車經景德鎮、祁門,到達皖南屯溪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所在地,戰區政治部設於休寧城內(今安徽省黃山市)。

「江蘇青年戰地服務團」奉命改組為「戰區政治部政工大隊」,任命軍統別動隊成員康澤的親信骨幹謝一中為政工大隊少將大隊長,葉昌明等為少校隊長,派我和陳子鳴為大隊指導員。

國共抗日 互不信任

是年9月,第三戰區挺進第一縱隊成立政治部,調謝一中為該政治部主任,派我為該部祕書,乃隨謝一中、崔輔之、郭向陽、張錫九、王寶華、蔣開賡暨部分政工隊員,同往浙西建德、昌化、餘杭、安吉一帶前沿陣地開展工作。

1939年春,同謝一中和一位副官汪某經莫干山潛入杭嘉湖戰後地區,到達鄰近嘉興之烏鎮,視察朱希部隊,不料突遭敵偽軍多路圍攻,水有敵艦、空有戰機,形勢非常危險,幸賴該部劉團苦戰一晝夜,乃得向德清縣突圍,旬餘,三人始化裝返回天目山根據地,從而認清這些部隊,脫離群眾,擾民有餘,以言抗日,尚待加強整訓。

同年夏秋之間,部隊調桐廬柴家邊一帶整訓,實則在政治部及其特務專員張超指使下,加緊清洗「進步分子」。挺進縱隊政治部日文祕書溫剡賓、宣傳科長陳子鳴,科員李文勳先後被捕,溫供認參加地下活動,因他們和我平時過從甚密,遂加我以「叛黨」罪嫌,停職審查。

謝一中為擴大反共戰果,迫使溫、陳等供我同謀,於是報經谷正綱批准,將我逮押上饒集中營,因那時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及其所屬機構已由皖南遷來江西之上饒,以遷離前線,確保安全,同時掀起新的反共高潮。

在我被關押的囚房,是由廟宇改建,若干所謂進步分子和激進青年正在此中過著暗無天日的囚徒生活;就以與我同室關押的經濟學者吳大琨為例,他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曾任英士大學教授,當時他出於愛國之忱,代表上海地方協會,冒生命危險,偷渡敵我中間區來到我前線,慰勞抗日將士,但因為他同赴新四軍勞軍,也被扣留審查。可見當時國、共之間,表面共同抗日,實則互不信任。

當我被押上饒時,內人楊謹修親赴屯溪找戰區政治部視導陳斯白,又回上饒找戰區找軍法執行監倪弼進行營救。由於案情公開,謝一中邀功,陷害他人的陰謀敗露,我才獲保釋脫險。而謝一中則晉升為挺進第一縱隊司令。

當我離開第三戰區時,谷正綱面有愧色對我說:「委屈你了,你願到那裡,我可給你調動工作。」我則滿懷激憤對他說:「我為抗日而來,沒有戰死沙場,卻幾乎死在『自己人』手裡,謝謝你的好意,再會吧,先生!」我從那裡走向湘中藍田(現為漣源縣)國立師範學院教書。

安內有功 青雲直上

谷正綱擔任第三戰區政治主任的兩年中,堅持反共,成績卓著。1940年谷正綱奉召赴重慶晉見蔣中正,蔣對他慰勉有加,並賞法幣三千元。同時調任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社會部長,此後該部改隸行政院,谷正綱也就成為內閣一員。

社會部在行政院下轄部會中,是個可憐的小部,除將合作事業管理局劃歸該部管轄,實際仍保獨立性外,部內僅設三司,即陸京士主持的民眾組織訓練司、謝徵孚任司長的社會福利司。此外,就是管後勤的總務司,司長由原三戰區政治部總務組長陳烈擔任。另有祕書、參事、視導、會計、統計、人事等室,全部職工不足500人。

在這三司中,組訓司長陸京士是受國民黨CC派領袖陳立夫直接指揮的,該司人事調配、業務安排,部長只能簽字畫行,事實上是針插不進、水潑不入的部中之部。

谷正綱有時也想在該司滲沙子,安排人進去,例如對該司商人科長,起初派瞿鯨身,後來派許度擔任,都是不久就被排擠出去,因為這個司另有其幫派和特務組織體系,是不容外人染指的。

谷所能直接掌握的社會行政業務,僅有一個社會福利司,谷是崇尚專家政治的,特向孫科院長那兒請來社會學教授謝徵孚任司長,該司設有社會保險、工人福利、社會服務、職業介紹、社會救濟、兒童福利等六個科。

谷的主要精力都花在社會福利司各科業務發展上。在各地辦一些示範性質的社會福利設施,如重慶工人福利社,重慶、衡陽、蘭州社會服務處,各處均附設職業介紹所,還有重慶實驗救濟院,北碚兒童保育院等,為社會部的存在大做廣告。

社會問題 作出貢獻

社會部是由三駕馬車領導的,部長谷正綱是蔣中正的人馬,剛強粗獷,猛打猛衝型;政務次長洪蘭友是二陳(陳立夫、陳果夫)密友,CC中堅,貌似溫文、胸懷謀略;常務次長黃伯度乃政學系許世英的幕僚長,筆隨意轉、望風使舵。

這三位領導都是政壇老手,沙場健將,各具特色、風格殊異,卻也剛柔並濟,運轉自如,因而社會部在此三駕馬車的帶領下,在中央各部會中,也算獨樹一幟。

筆者1940年通過高等文官考試及格,調中央政治學校高等科培訓半年後,由國府分派社會部任用。我這次進到社會部,再度和谷正綱共事,有點冤家路窄的味道,也莫可奈何。

為明哲保身,自行請派社會救濟科從事救死扶傷的慈善事業,自始至終,我全力在救濟工作上付出,由副科長到科長、專門委員,再到首都實驗救濟院長、簡任視導等職,直到南京解放(陷共)。

谷正綱自擔任社會部長到南京解放,前後達十年,在國府派系紛爭、閣員調動 有如走馬燈的情況下,谷部長的寶座獨能安若磐石,無人覬覦,其故安在?

固然由於谷正綱的堅定反共立場,對國府或黨的無限忠誠,也受蔣的信任,但同時也因他在處理社會行政事務中,能摸清時代脈搏,抓住主要社會問題,大刀闊斧予以解決,其他問題也就迎刃而解。

關係國府政權的安危最大的社會問題,就是工人問題和難民問題。谷正綱對此給予足夠的重視和作出巨大的努力。(待續)

#戰區 #谷正綱 #部長 #政治部 #擔任 #反共 #三戰 #一中 #重慶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