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選舉之後,民進黨連選連勝;五都選舉,氣勢更直逼國民黨。不過,日前的一場黨內權力結構改組,卻將民進黨打回原形。更嚴重的是,舉黨不但汲汲營營於權力競逐,事實上也失去討論問題的能力,更別說要能整合出一套執政後可行的政策論述。

民進黨運作一向頗為符合社會學家羅伯米契爾所說的「寡頭鐵律」,也就是該黨美其名的「民主集中制」。因此,民進黨歷來的中常委、中執委選舉,都是依派系邏輯運作。呂秀蓮這次「老白兔誤闖叢林」,在中常委爭奪戰中失利,確實有點天真過頭;畢竟,民進黨黨職選舉向來要看派系老大或黨內山頭臉色的,沒有人可以靠個人魅力出線。

只是這次「新臉孔、舊勢力」的權力角逐戰,確實玩過頭。民進黨大票倉陳勝宏、立委薛淩夫婦支持要參選市議員的兒子出任中常委,陳勝宏自己更轉任要監督中常會的中評會主委。堂堂最大在野黨,竟讓一家人這樣玩,黨主席、天王們都不敢置一詞,權力妥協鑿痕斑斑。

民進黨最大派系新潮流也不遑多讓,為了防堵呂秀蓮,並搶攻三席中常委,他們同樣推出資歷不深的高雄縣議員顏曉菁擔任中常委;中常會也許不該弄到老人政治當家,但是這些沒有太多政治資歷的新生代,擺明就是代理人,到中央幫派系護盤,看守利益。這樣的中常會,必然淪為純粹派系分贓的場所,不可能討論重大政策。

政治本來就是攸關權力分配。但,當前民進黨的作為之所以令人憂慮,在於民進黨無能擘畫新方向。因此黨內選舉的「為權力而權力」,其實就是整黨具體而微的寫照。政策如果說不清楚,民進黨的目標,就是赤裸裸的贏取權力而已。

志在奪回政權的民進黨,甚至還比不上未執政時。執政前的民進黨,至少還知道兩岸政策是選舉罩門;黨內正式舉辦中國政策辯論會,黨內外人士共襄盛舉,民進黨不同主張者大鳴大放。一來,這是黨內民主,第二、經過各界菁英言辭討論,最可能從論辯中找出可行的主張,民進黨也才可能在一九九九年時提出立場較溫和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化解選民疑慮。

民進黨二○○八年大敗,除了扁家貪瀆外,極獨的兩岸政策偏離中間路線也是主因。可是,蔡英文擔任主席二年來,民進黨卻刻意不討論兩岸政策方向。黨高層憂心,對兩岸政策的討論,可能會激怒深綠、再挑起民進黨分裂危機;但是,迴避討論的後果是,民進黨形同任由深綠的仇中言論把持。在這樣的氛圍下,任何兩岸談判、協議都是「賣台」,兩岸簽ECFA不但是建立一中市場,更是統一的第一步,弱勢民眾也將無立錐之地。

即使蔡英文三令五申,要求黨籍立委在國會殿堂理性討論ECFA;但是在深綠主導政策基調下,流血抗爭完全是可以預期的結果。更嚴重的是,民進黨未提出一套合理兩岸論述,反ECFA反得矛盾百出;既然ECFA百害而無一利,蔡英文更是早就揚言執政後要公投廢止ECFA,民進黨應該樂見兩岸ECFA協議中的終止條款才是。但,近來民進黨中卻有人擔憂,未來大陸會以威脅終止ECFA來操作、影響選情。

民進黨政策自相矛盾之處,還不只兩岸政策而已。民進黨批評馬政府減稅政策圖利富人,但民進黨團卻率先在國會提案將營所稅降到百分之十七點五,逼使國民黨再加碼;五都選舉到了,民進黨大老又呼喚林義雄再入黨,一起為團結的民進黨打拚,只是,民進黨對林義雄相當在意的「停建核四」或「核四公投」主張想清楚了嗎?事實上,民進黨從未提出完整的能源或節能減碳政策,而這是二十一世紀每個執政黨都必須想清楚的重要課題。

任何政黨要重返執政,都必然要針對新局提出一套政策方向,如英國保守黨就勇於在大選時提出不討好的精簡財政措施,一樣得到選民支持;持平而言,蔡英文之前提出「十年政綱」,就是有心提出一套負責任的政策方向,但當民進黨內勇於爭奪權力、卻怯於討論政策時,十年政綱的最後下場,令人無法樂觀!

#兩岸政策 #黨內 #中常委 #執政 #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