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國會日前剛通過法案,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也是全球第10個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家。正當同志婚姻權益在全球許多國家成為論辯焦點,來自瑞典的電影《派翠克,一歲半》,卻提供了另一種有趣的觀點,畢竟那是一個同志平權相對之下已不是太大問題的國度,他們已經走到了下一步,不須再讓同志千篇一律地扮演吶喊憤怒受壓迫的弱勢族群。

★一切從逗點錯位開始

《派翠克,一歲半》描述一對相愛的男同志,打算領養一個孩子,好讓他們夢想中的美滿家庭更加完整。沒想到就因文書作業上的一個逗點點錯了位置,他們以為即將迎接一個一歲半的小孩,出現的卻是一個15歲叛逆少年,不僅有暴力行為前科,而且還敵視同志。

這種「兩個奶爸一個娃」的角色組合,在美國法國電影裡都曾經多次呈現,大抵是千篇一律的爆笑喜劇,針對大男人當爸爸的突梯笨拙,以及兩男被置換夫妻角色的荒謬逗趣來炮製笑料,直到拍到觀眾都笑不出來為止。《派翠克,一歲半》有個乍看很容易被導向此類陳腔濫調的起點,卻很慶幸地峰迴路轉去了別的方向。片中當然也呈現部分人對於同志恐懼敵視的情結,但都只是點到為止,反而把更多焦點轉向了這個另類小家庭內部3個成員間的糾葛與互動。

★細節處理決定高下

我並沒有去過瑞典,無法得知當地的同志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不過女導演艾拉雷姆哈根顯然也並無意把《派翠克,一歲半》拍成一部灰暗寫實的紀錄片,從片頭就讓觀眾進入一個色彩繽紛且家家戶戶和樂安詳的美麗社區,但也透過一個個花木扶疏的花園,來對照隨後漸漸被戳破的完美表象,同志與異性戀家庭間的差異因此不攻自破,家家各有難念的經,這是不需靠著太多唇舌就可意在言外的高招。

珊卓布拉克也剛在讓她奪下影后的《攻其不備》中,飾演一個收養黑人少年的白人媽媽,《派翠克,一歲半》則讓同志伴侶收養異性戀少年,這種必須克服彼此差異與外界有色眼光的劇情模式,其實多少都有個可以期待的結局方向,通往彼此間的了解、包容與接納,並導向一個「愛可以征服一切」的勵志結論。而在這種通俗劇架構中,導演對於細節的處理以及演員的演出,就決定了所能達到境界的高下,在這方面《派翠克,一歲半》絕對是放眼國際影壇難有作品能出其右的佼佼者。

★最佳組合觀眾認同

《派翠克,一歲半》的男主角古斯塔夫史卡斯嘉,他的父親就是《媽媽咪呀!》中梅莉史翠普的其中一個前男友史戴倫卡斯嘉,演藝家族的紮實底子在他的演出中一覽無遺,不靠誇張的扭捏作態,就可鮮活地演出一個讓觀眾願意認同且同情的男同志。飾演派翠克的托馬斯梁格曼,則更難得地詮釋出一個擁有複雜過去又得經歷巨大且細膩轉變的15歲少年。而飾演「老公」的托克彼德森,雖因角色轉折較為突兀而相對未經編導太多細膩經營,卻仍與古斯塔夫卡斯嘉共同組成了一對近年來銀幕上最具說服力的同志伴侶。

3個光靠眼神就可以道盡千言萬語的演員,靠著他們為角色賦予的脆弱與堅強,讓觀眾不由自主地跟著每一段情節微笑或失落。同志情節既不被剝削也不被誇大,只是作為更加凸顯角色內心轉變的背景,既無高調論述,也不憤怒自憐,這都讓《派翠克,一歲半》成為一部不論族群都可輕易接受的同志電影。觀眾甚至幾乎可以帶著微笑走出戲院,滿心希望地相信「Love is all you need」。

#同志 #卡斯 #導向 #角色 #憤怒 #一歲半 #觀眾 #飾演 #國家 #派翠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