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總統李宗仁精兵簡政,谷正綱主持的社會部併入內政部。(本報資料照片)
▲代理總統李宗仁精兵簡政,谷正綱主持的社會部併入內政部。(本報資料照片)

當《社會部組織法》修正案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國府公布後,東北、淮海(徐蚌會戰)、平津三大戰役國府均失利,社會部的美好前景,也就如海市蜃樓般幻滅。

外,谷氏在作風上敢打敢拚,勇往直前,似有用不完的精力。對人坦率,生活簡樸,遵守紀律又公私分明。他每天準時上班,對部分耽於夜生活的官員而言,是絕難做到。遇事當機立斷,殊少拖拉,每晚公事處理完才離去,這些風格,都成為他在政壇上受到肯定,並為此後青雲直上留下伏筆,亦可謂實至名歸。

谷正綱掌管社會部的理想,經過十多年經營和努力,終於在1948年由立法院通過《社會部組織法》,將原來三司一局的小部會,擴大為四司、三局、三處和若干室的大部會;也就是民眾組織訓練司、社會福利司、社會救濟司、總務司;社會保險局、勞工局、合作事業管理局;書廳、參事廳和統計處、會計處、工礦檢查處,視導室、人事室等等。

谷正綱調整了整個部的組織,為什麼能依其意願,在立法院順利通過呢?這與當時國府的立法程序、或可謂「民主」制度有關,得由此說起。

《憲法》規定選舉產生的立法委員,有區域選舉和職業選舉,社會部是全國農、工、商、教、婦女和自由職業社團的最高管理機關,從職業社團選舉產生的立委,首先要得到谷正綱的支持,谷的影響力也由此而生,參事兼立委的鄭若谷出面聯繫,無往不利。

可是好景不常,當《社會部組織法》修正案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國府公布後,東北、淮海(徐蚌會戰)、平津三大戰役國府均失利,社會部的美好前景,也就如海市蜃樓般幻滅。

國府敗退 理想難實現

1949年春,代理總統李宗仁實行精兵簡政,遷都廣州,進行「和談」,當時政局有與共黨隔江分治之氣氛,社會部併入以李漢魂為部長的內政部,所有社會行政業務歸併為社會、勞工、合作三司,以張翼鴻、彭利人、陳岩松為司長,移交內政部。後因李漢魂企圖吞吃社會部待遣員工遣散費,張翼鴻會同待遣人員迫使李漢魂將遣散費交出,社會司長改由陳盛蘭繼任,不久隨著國府敗退,谷正綱的理想也就在大陸難以實現。

1947年,在蘇北難民救濟會議結束之後,谷正綱建立「綏靖區難民急賑總隊」,自任總隊長,調鄭若谷、張翼鴻為正、副總幹事,規畫和執行難民急賑工作。

次年初,組織以國防部長白崇禧為首,社會部長谷正綱、新聞局長鄧文儀為副的「行政院綏靖區政務視察團」,有關部會各派代表二人為團員。社會代表由張翼鴻、彭利人擔任。白崇禧、谷正綱率領第一分團到平津、冀、熱、綏視察;鄧文儀率第二分團到晉、魯、豫視察。這是暴風雨來臨前進行的一次全面檢查與整備。

白崇禧在傅作義招待視察團宴會上有一次坦率的講話。

第一分團到達北平之後,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在中南海懷仁堂設宴招待視察團全體成員,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和白崇禧、谷正綱均在座。在傅作義致歡迎詞之後,白崇禧即席講話,大意是:有人宣稱(蔣中正、陳誠)三個月可以消滅共產黨,統一全中國,真是狂妄之至。共產黨兵強馬壯,又有群眾基礎,外有國際援助,豈容輕敵,我們則分崩離析,同床異夢,北平行營李主任看來聲勢顯赫,實際上調不動任何部隊,包括他自己的衛隊。華北剿總傅總司令,擁有30萬能征慣戰的兵馬,可是裝備陳舊,糧餉不足,欲戰不能,那些中央嫡系部隊,很少實戰經驗,卻一律美式裝備,養尊處優,氣勢凌人,如此驕兵悍將,應付強大共軍,安得不敗!

白的講話,使在座不少人思想上有所共鳴。

隨後谷正綱帶領第一分團來到冀東的豐潤、灤縣、唐山、天津視察,接著經通縣、密雲到熱河省會承德,到處呈現內亂的嚴重創傷。到達北平東北幾十里的通縣一帶時,要以裝甲車保衛,沿途電桿高僅數尺,因夜間被八路軍破壞,白天又由國軍修復,以致電桿越截越短。至於拉翻的鐵軌,炸毀的橋基,無煙的煙囪,荒蕪的田園,到處呈現一片荒涼景象。

這些視察團成員,各自結合所代表部會的業務,向省府布置若干應急措施,例如社會部代表,在所經省市建立難民急賑機構,撥發救濟款物,制訂應急措施,交各省市屆時執行,究竟能起一些什麼作用,誰也沒有把握。

管制上海 輿論譁然

1949年初,谷正綱在部長接待室召集科長以上人員座談會,谷在分析當前形勢之後,提出了成立「青年反共救國團」,準備長期作戰的方案,與會者面面相覷,相對無言。

重慶市社會局長包華國出面打了一個圓場,他說,部長提議很重要,值得認真評估,可是大家還沒有思想準備,是否今天先開個頭,大家想一想,下次再繼續討論?這樣便散會了。以後有沒有再開過會,就不得而知。

社會部裁併後,谷正綱到湯恩伯京滬衛戌總司令部擔任該總部的政務委員會主席,據說為執行堅守上海此一重要戰略任務。當時國府有意令國際社會出面干涉,藉外力以維政權。

上海在湯、谷控制下,鎮壓激進人士,封閉大專院校,禁止學生運動,控制戰略物資,實行物價全面管制和通宵戒嚴,搞得天怒人怨,輿論譁然。

谷正綱打算加強政委會活動,因該會秘書長是由國民黨上海市黨部主任委員方治兼任,事實上形同虛設,無人負責。

谷氏準備增設一名副秘書長,曾先後徵詢楊放、鄭若谷、張翼鴻等人意見,有無意願擔任副秘書長,帶一批人進去,協助發展工作,但這些人都沒有接受邀請,張翼鴻還對他的行徑表達不滿的輿情,請他懸崖勒馬。

谷正綱聞言勃然大怒,他說:「國事糟到這種地步,你們袖手旁觀,還妄加詆毀,真是豈有此理!」楊放聞之不禁嘆息:「此人剛愎自用,不能察納忠言,心狠手辣,少說為妙。」此後有些人便對他逐漸疏遠。谷正綱的雄圖也就無以施展。(全文完)

明日起刊出郭冠英《「笑語燈前老少儒」

──追著張學良的歷史奧運》。

#社會部 #谷正綱 #視察 #國府 #北平 #部長 #白崇禧 #組織 #社會 #張翼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