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名為「父母皆禍害」的討論小組,成了大陸網民關注的焦點。這小組聚集了一群在父母子女關係中受到挫折、苦苦思索出路的年輕人。稱父母為「國家教育機器的最末端執行者」,只懂得「用自己所處時代的特徵與留下來的印記來教育子女,並用自己的生活方式來規定子女的前途路線」。此外,根據另一則報導,僅16.5%的人認為父母施壓對子女成才有好處。

親子關係的思考與體悟

這兩條新聞引發我的一些思考。作為80後,我很能理解這些同齡人的心情,但我更想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談這個問題。

首先,參照某些標準,我的父母也算是那些網民所謂的「禍害」。甚至是在今天,我還是很難認可,他們那一套靠施壓、強迫等手段來達到成績或成就的教育方式。但另一個問題是,作為已經或即將長大成人的80後、90後,我們該怎樣看待父母的種種「罪行」?是否願意從自己身上做出新的思想改變?

從某種意義來說,父母自身也是受害者,比如,因能力的局限,認知的偏差等等而受害。在這一個資源有限,競爭壓力空前的社會,每一個人都不敢掉以輕心,這包括我們的父母在內。為了我們在升學與就業的比拚中不落人後,他們不斷的在給我們施加壓力,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的,甚至不惜犧牲我們成長的快樂,還有最重要的健康。

過度的競爭,會形成一種內耗,讓我們的身體與精神都不斷透支,讓我們遠離那些最重要的人生因素,比如幸福,健康,親情、友誼。

在這一個生存壓力繼續存在,甚至加劇的當前,我們應該選擇怎樣面對有可能還在持續的這一種「禍害」?

不成熟是對父母的傷害

我們都是獨立個體,可以主宰自己,包括以適合自己和一些公認的社會標準來處理自己的學習、感情,以及對待父母的方式,而不僅僅是去執行父母所希望的那些路線與目標。其次,在處理與父母的關係上,溝通和愛可以冰釋太多前嫌;僵持、對立、困惑,只能說明我們還不夠成熟,不能夠有勇氣面對現實。這種不寬容反過來,其實也是對父母的傷害。

最重要的是,如果只是停留在對父母的討伐這個層面,恐怕也沒有太多意義,令我們得不到真正的進步。看待過去的這種傷害,更有意義的在於,我們能夠從中警覺這些問題,比如:怎樣去除父母錯誤教育留在我們身上的那些影響?怎樣教育孩子才是正確的?怎樣對待已成人的子女等等。

在我們父母那一代,有因物質匱乏、養家餬口導致的壓力,「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迫切心理所帶來的焦慮。而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也將很快成為父母。我們也得面對房奴,車奴,孩奴的重壓,我們也有那一種擔心造成「窮三代」的焦慮。所以,我們應該把它當成自發的教育改革,而不僅僅是發洩的口水戰。

#父母 #最重要 #教育 #一種 #比如 #自己 #意義 #禍害 #傷害 #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