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 極限
 ▲許績勝締造的全國紀錄至今無人能破。(本報資料照片)
 挑戰 極限  ▲許績勝締造的全國紀錄至今無人能破。(本報資料照片)

九十四年前,台灣第一場馬拉松比賽,日本人、台灣人對決,結果台灣人贏了!庶民生活史作家陳柔縉,在其新作《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中,精彩重現了一九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由台灣日日新報社舉辦的「馬拉松全島大賽」氛圍。

這場比賽全程約十二公里,跑「三線道路」(今忠孝西路、中華路、愛國西路和中山南路圍起來的四方形馬路)三圈,路面鋪的是小砂石,「最佳男主角」則是在台灣銀行工作的林和。

首場馬拉松 林和跑最快

比賽以「人種」分組,日本人、台灣人各一組,賽前日本那一邊拚命練,林和只利用夜晚風涼時刻練了三天。早上七點,煙火四射,賽道旁塞滿數千民眾,四周蔓延著緊張味。台灣人這一組先登場,背號十一的林和以五十一分四十一秒衝線;日本那一邊呢?最快的藤岡計吉五十三分十八秒。

陳柔縉並抽絲剝繭拼出長跑與早年台灣人的牽連:「日治時每個高校學生都必須跑步,跑步成了受過日本教育的長輩們共同的往日情懷。」

省運馬拉松 原住民天下

台灣光復初期的省運馬拉松又是另一番特殊景象,金牌大多由原住民選手拿下,還有選手是赤腳完成賽事。曾有媒體在賽後好奇瞧了赤腳選手,並驚奇發現他們的腳底好得很。

一九七九年則是台灣近代馬拉松的開端,時任田徑協會秘書長的紀政,本於「全民運動」理念在當年舉辦第一屆金山馬拉松,旅美小將蒲仲強也回國闡揚長跑,加上媒體接踵報導他的事蹟,一時之間,長跑成為那個年代極受國人關注的運動。

蒲仲強鼓吹 許績勝衝鋒

「那時有七、八百人參加,我們從恆春城門出發到佳樂水折返,哇,跑到帆船石那一段不但大上坡,落山風吹得更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北部林姓跑友心肌梗塞走了,他應該是台灣第一位跑馬拉松過世的人。」拿下一九八三年第一屆墾丁馬拉松的一代馬拉松王郭宗智,回憶往事仍歷歷在目。

一九九五年金門囝仔許績勝在日本別府馬拉松,締造至今無人能破的兩小時十四分三十五秒全國紀錄;二○○四年雅典奧運馬拉松國手吳文騫、許玉芳,則是近十年男女長跑代表性健將。

「阿嬌,禮拜天有空嗎?」這段ING台北馬拉松的廣告詞,已成了觸動民心的新世代路跑名詞。從二○○四年底開始,連續五年的ING台北馬拉松與接手的富邦台北馬拉松,締造了年年破十萬參與人數的世界紀錄。

橫越撒哈拉 林義傑壯舉

馬拉松也成了傳達台灣精神及鼓動年輕人逐夢的觸媒,極地冒險家林義傑回憶:「二○○二年撒哈拉七天六夜超級馬拉松最後一天,在沙漠風暴獨跑裡,我看到『海市蜃樓』,那個幻覺讓我誤以為是終點,為了拚成績就加快腳步,沒想到終點一直看不到;那時血糖降得很低,暈眩到連求援的機會都沒有,我只好用牙齒咬嘴唇,以血來止渴。」

「後來我回頭看這一切,應該是身上的國旗與心裡想著『不能讓台灣丟臉』才讓我脫險的。」二○○七年二月二十日,林義傑與美國查理、加拿大雷伊歷經一一一天、約七千五百公里長征,完成人類首次徒步橫越撒哈拉沙漠的世紀壯舉。

如今,全台各地幾乎周周都有馬拉松、路跑賽事,跑步成了全民主流運動;在壓馬路滴汗之際,你與將近一百年前的林和,應該有著來自於跑步的相同感動。

#馬拉松 #選手 #長跑 #運動 #台灣人 #全民 #林義傑 #林和 #跑步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