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店的鑰匙丟了」,來台第一晨在入住的高雄某大飯店就遇上了麻煩。

當我們夫婦倆出房去吃早飯,門關上的瞬間,我發現手上房牌的鑰匙圈是鬆開的,鑰匙沒了。下樓來到服務總台向服務生說明鑰匙掉在房間裡了,並讓他驗證了鬆開的鑰匙圈,服務生讓我們先去吃早飯。我們吃完早飯立馬返回服務總台,服務生二話沒說就用對講機通知客房服務員幫開門,待我們乘電梯匆匆來到9樓,房門已經開了,服務員也沒有遇到,我們夫妻倆馬上就展開了搜尋鑰匙大行動,從桌上到地上,從電視櫃到床頭櫃,從抖被子到搬椅子,可就是沒有發現鑰匙的蹤影,去尋問開門的服務員,她說沒有看到,也沒有拿。

這就怪了,從昨晚半夜開門就寢到今晨關門之間我們沒有離開過房間,怎麼說沒就沒了,我心存疑惑,但內心檢討鑰匙是從我手上丟的責任歸己,自認倒霉作好賠款的準備。自忖配一把鑰匙在大陸也就2元人民幣左右,在台灣我賠10元人民幣應該差不多了,最壞打算就是帶懲罰性的賠償大不了賠50元人民幣。因為這麼點小事我不想驚動導遊、領隊,也怕在團裡當笑話,所以自信十足準備私了來到一樓。

見總台服務生很忙,就向站在電梯口一個年輕的門生(因先前我報告丟鑰匙時他也在場)打探行情:「小伙子,鑰匙我沒有找到,怎麼辦?」

「賠噢。」

「賠多少?」

「1000啦。」

「1000元新台幣?」我真的嚇了一大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啦,1000噢,」門生一邊說一邊臉上露出種使人看了不是很舒服的笑意。

1000元新台幣大約220元人民幣,這不是信口開河,開玩笑吧!這時我腦海裡萌生了鑰匙丟得「湊巧」的念頭,來不得多想就走到總台前向服務生說明鑰匙沒找到,服務生問:「你房間裡現在有人嗎?」

「有的。」他又拿起對講機說了幾句我沒聽懂的方言,這時旁邊一位像負責人的女士問我:「鑰匙怎麼會丟呢?沒有帶了鑰匙逛過街吧?」

我向她複述了一遍情況,心裡疑團重重地說:「是呀,這麼個情況,我也奇怪,只有9樓服務員幫開門至我們乘電梯上去這幾分鐘的空隙,真是出鬼了。」

她是個聰明人,非常清楚地理解我的意思,立刻接口:「這不可能。」

「不可能?為什麼旅客丟失一把鑰匙要賠1000元?」話到了我嘴邊但沒有出口,聽見服務生對我說:「你先回房間,讓服務員幫你找一下。」

待我再從1樓來到9樓,一進房間夫人說:「鑰匙找到了。」

「在哪找到的?」我目瞪口呆。

「服務員進來,先在兩張床上翻了一遍,整理一下被子,再到桌子上下左右看看,然後彎腰說在桌子底下找到了。」夫人也一臉莫明之色。

「好了,好了,鑰匙找到了總是好事,省了不必要的麻煩,就當沒有發生。」我能做的也只有既安慰自己又勸說夫人。

不過,就算是權當我夫婦倆尋找不「力」,可內心認為這還是一個難解的「謎」,「謎」的癥結在於門生「丟一把鑰匙賠一千」之說。因為我經各種媒介對台灣南部少數人對大陸民眾的不友善之舉還是有所瞭解一二,特別是2008年發生民進黨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推打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致傷事件,直白地說對我們遊台灣南部還是有一點陰影的。

#房間 #鑰匙 #電梯 #門生 #服務生 #開門 #飯店 #元人民幣 #服務員 #總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