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的學校建制,使一代代的平民或貧困子弟的夢想被斷送。在傳統社會主義時期,你一生的道路和命運,在你出生時候,已經被寫入一個公開識別的條形碼,註冊在社會的檔案裡。你出生在農村、還是城市?省城、還是京城?所成長的環境,升學的機會,是很不一樣的。

即便你出生在大城市,但你是普通市民或企業子弟,跟「大院子弟」還是不一樣的。每一個城市都有幾所「著名幼兒園」、「著名小學」、「著名中學」。說白了,它們就是權貴子弟學校。

那個年代,國家再窮,在一個城市重點投入一、兩所中小學,那還是可以建得不錯的。政府越來越有錢,全國各地毫無例外地堅持用公共財政向少數學校堆積「不平等教育原則」,「重點學校」的辦學條件更上層樓。同時,由公立學校主導的教育市場開始形成。完成「優質教育」的大門從只向權力開放到向權力和金錢兩條通道開放的歷史轉變。

「重點學校」大概讓人想起「大力辦好重點學校」時期的「不均衡投入」吧,改稱為「著名學校」,好向社會叫賣受教育權。面對「著名學校」和「普通學校」的巨大差距,學生家長毫無討價還價能力。要通過市場掮客或權力線索暗通款曲才能購買得上。但還不是「教育市場化」的全部胃口。「著名學校」紛紛隨著城市擴張的步伐走出市區辦「分校」,以及「公辦民助」,或者「民辦公助」,其實質就是引入公司化的收費主體,完成收費「合法化」的轉變。

這一「改制」在省級城市的浪潮已經過去,現在輪到地市級城市。某地級市在「改制」過程中,教育局長自任董事長,「購買」國立學校實行高收費。這個故事其實分兩部分:一是國有資產私有化的別具風光的過程。其二,是「改制」後的學校實行高收費,構成對平民子弟受教育權的剝奪。然而,這不過是在「複製」上級城市已經完成多時的「模板」,也就難怪當地政府對媒體的批評喊冤叫屈。

眼下正是中小學生「升學選校」時節。教室裡考學生,社會上考家長。它已經活脫脫成了一個「拚爹」的殘酷遊戲。其實,教育資源的緊張和教育市場的瘋狂,是人為培養的。如果承認每一個公民有平等的受教育權,便不會堆砌遠離平民的「重點學校」;而任何時候開始,實行相對均衡的教育投入和資源調配,已然形成的不平等便會迅速瓦解。

(摘自《南方周末》2010-7-14,作者何三畏)

#子弟 #教育 #收費 #平民 #學校 #受教育 #重點學校 #城市 #改制 #著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