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跳樓事件、本田罷工過後,一些企業頓時成了「驚弓之鳥」,「中國機會論」突然成了「中國風險論」。工人罷工使從事勞動諮詢的企業一時門庭若市,一些外企紛紛討教如何與權利意識日益覺醒的中國80後、90後青年民工互動。

一些農民工說十幾年來物價大幅上漲,房價翻了幾個跟頭,他們的工資依舊原地踏步;700~900元的基本工資連支付房租和水電費都不夠。南方某汽車廠罷工的員工說金融危機來襲的時候,他們都體諒企業、堅守崗位,如今公司年利潤19億人民幣,工資依然原封不動。由此看來,罷工者不是無理取鬧。

工會弱勢非企業之福

對企業來說,面對神州大地突如其來的罷工、一盤散沙的工人,不知找誰對話,一時不知所措。西方獨立工會一般會推舉代表提前與資方協商,協商不成,則提前預告罷工時間,以便資方有充分的緩衝時間。由此可見,中國大陸的弱勢工會未必是企業的福音。

大陸的企業形態千差萬別,其資本規模、享受資源、優惠政策都千差萬別,最孤獨最痛苦是大陸的民營企業,外資享有的稅收減免優惠長期與他們無緣,他們承擔了中國大陸60%的稅收和80%的就業,卻連一個自主發聲的獨立行業協會都沒有。讓小雞與大象承擔同樣的責任是否公平合理,其實都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採用煽情的方式咒罵「資本家」,不是好辦法。而企業靠壓榨勞工那麼一點可憐的工資,沒有品牌,沒有理念,就能做大做強嗎?

一些日資企業總經理親自走進車間,體驗機器噪音和炎熱的工作環境,為員工發放暑期冷飲津貼。有的企業安排專職女性諮詢師,瞭解女性的心理和生理狀況;有的企業為女性員工定期體檢,關懷女性員工的健康狀況,不讓懷孕期和生理週期內的女員工加班,瞭解女員工生育計畫。

大陸工潮有正面效應

而美國「肥水也流外人田」的行動則更加令人刮目。美國最大的工會團體勞聯-產聯向廣州市總工會伸出援手,希望兩地工會結盟,共同對蘋果公司施壓,迫使蘋果公司向下游讓利,讓富士康等下游企業的工人得到更多補貼。

這無疑是工運帶來的正面效應。如果企業員工都能豐衣足食、體面消費,這不正是另一個充滿商機的內需市場嗎?

一位活躍在兩岸的台灣諮詢師在說要聯合大陸地方政府以「掃黑」的方式對大陸南方的「黑心律師」進行掃蕩,以維護台商利益,因為這些「黑心律師」利用台資企業的漏洞與企業員工聯合告倒台企。台商都是各地政府的座上賓,地位比大陸律師高得多。如果台商正當經營,不可以聘請律師通過法律管道解決問題嗎?東莞台資企業貴州籍員工劉漢黃在操作時不幸失去一隻手,與台資老闆就工傷索賠發生爭議,最後老闆慘遭殺害。難道這些教訓還不深刻嗎?如果有律師及時介入,起碼不會出人命吧?排除法律手段,勾結地方政府就能一勞永逸嗎?

在兩岸之間周遊的台灣諮詢師,你們準備對台灣企業提供哪些建議?登陸時高喊振興中華民族的台灣政治家,除了口號,你們準備做些什麼?

#台商 #員工 #女性 #企業 #罷工 #工人 #台灣 #工資 #工會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