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與大陸近來發生的記者揭黑受威脅相較,台灣的記者似乎應該慶幸;然而,如同現代公民社會諸多權利一樣,新聞自由絕非天上掉下來,往往是人們爭取的結果。充斥造假、八卦、新聞瑣碎化、娛樂化,商業利益高過公眾利益,這比起被公權力欺凌的大陸媒體,台灣媒體自我凌辱的程度,恐怕也沒什麼可驕傲之處。

認真調查、敢於批評的記者卻被人們認為是高危職業,這是對新聞事業的扭曲。只有落實媒體的批評權,新聞媒體的監督權才能真正落實,我們反對一切利用公權力壓制輿論監督的行為。

《第一財經日報》報導紫金礦業汙染事件的記者邵芳卿家屬遭遇撞車,駕駛室門被撞爛,所幸有驚無傷。湊巧的是,與其並肩揭開紫金礦業公關(買通)記者黑幕的《中國青年報》記者陳強,前天家屬車輛也被撞,所幸也沒人受傷。

連串打壓驚天駭聞

兩起車禍發生在同一天,又都發生在同時揭開紫金礦業內幕的兩個記者的家屬身上,報復性人為事故的可能較大。

紫金礦業汙水洩露事件被揭露以後,已有六家媒體稱其記者曾在調查汙水洩露事件中拒絕紫金礦業的封口費。如今,兩位做批評報導的記者家屬遭遇離奇車禍,將這起重大新聞事件進一步推向高潮。

今年6月5日,《經濟觀察報》仇子明批評性報導《凱恩股份「偷天換日」謎團》見報,記者本人多次遭到恐嚇,報社也多次遭到該公司的賄賂。公關失敗以後,當地公安機關居然以「涉嫌損害公司商業信譽」為名通緝記者,不能不說是驚天駭聞。

此前遼寧原西豐縣委書記便因被批評而組織警力進京抓捕記者。遂昌縣公安局的所作所為只不過是給打擊報復輿論監督又增加了一個惡例而已。在仇子明被通緝事件中,阻撓媒體輿論監督的力量已從幕後走到台前,公然利用公權力打擊記者,維護地方集團利益。

媒體批評落實監督

中共江西省委機關報《江西日報》在景德鎮面臨了「被技術屏蔽」,由於該報刊登景德鎮郵局有關組織公費赴日本旅遊的負面報導,結果這家郵局抽下當期報紙,當地人士看不到當日《江西日報》的相關版面。

「撞車門」、「通緝門」與「扣押門」。這三件事情發生在最近同一個時間段,發生在三個不同的省分。共同點是:均試圖壓制輿論監督。只不過壓制的技術手段不同罷了。而在技術壓制批評的背後,則是公權力的影子。

只有落實媒體批評權,新聞媒體的監督權才能真正落實。(摘自《南方日報》2010-7-29社論)

#家屬 #落實 #紫金礦業 #媒體 #事件 #發生 #壓制 #監督 #批評 #公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