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國防部門日昨就兩岸探討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再度發言,呼籲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按「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由於五都選舉逼近,相信馬政府會謹慎回應,避免衝擊年底選情。但隨著ECFA後大三通的全面交往,兩岸在「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協作難以避免,政府不妨從這個角度看待兩岸軍事互信的問題。

目前最讓民眾疑慮的兩岸軍事互信,主要在「傳統安全」領域,擔心主權受損,動搖美台軍售,削弱台澎防衛能力,進而卸我心防。但「安全協作」啟動對話,沒有以上顧慮,既「先易」又「漸進」,主要以三通為基礎,以「非傳統安全」(人道救援、海上應急救難、反恐、反海盜和環境生態保護等)為主要內涵,姑且稱之SCFA(兩岸安全Security協作框架)。這在時空上不僅有緊迫感,海上意外也隨時可能發生。

二○○八年十月,兩岸首次在金廈小三通航線舉行海上救難協作演練,主要起於該年二月大陸同安輪停靠金門碼頭時發生大火,當時兩岸並無協作機制,一陣慌亂,廈門緊急調派消防力量增援,才免去一場悲劇。為預防起見,雙方終於促成年底的海上救難協作演練,可惜後繼無力,兩岸協作並未常態化。

二○○一年元月兩岸實施金廈小三通,七年內運載旅客達二五五萬多人次,期間未發生大的船難事件,今後隨人員往來的增加,誰能擔保萬無一失?尤其,ECFA通過後,兩岸大三通的人員流量和航線之多,都有可能超過預期規畫,稍有不慎,意外隨時可能發生,兩岸若不及早建立海上協作機制,後果難以想像。

最糟糕情況是,我方船(空)難萬一發生,對岸早先掌握,並搶先一步救援,再把我方受難人員安然送返,大肆宣傳,而我方毫無作為。國內民眾會怎麼想?民意何須支持龐大而無用的國防開支!這種影響對台灣民心士氣打擊,尤勝於飛彈。

除了航運安全問題,兩岸同時面對海盜襲擊和反恐考驗。六月十六日,國際海事局發布南海海盜警報,麻六甲海峽及東南亞海域船隻頻遭海盜劫持,成為「第二個亞丁灣」,且南海的很多海域處於真空地帶,淪為海盜天堂,一些沿海國家對海盜橫行視若無睹,助長海盜的氣燄,情勢有失控之虞。

為打擊海盜,國際海事局有關負責人期待中國能有所作為,如亞丁灣做法,派艦隊到南海護航。有理由相信,中國一旦出手,必將扮演比亞丁灣更為積極的角色,有可能主導某個關鍵並涉及主權海域的護航行動。

在此之前,我方若不能和對岸取得默契,建立海上人道救援機制,日後很可能在南海安全議題上被邊緣化。兩岸一旦建立協作機制,應援救急就不能單向而為,需雙方通聯、協商並決定救援處理方式,頂多有主從之分,另一方不會被完全孤立。

馬政府亟需與對岸達成ECFA,考慮之一是便於與他國簽署FTA;同樣的,兩岸達成某種程度的海上安全協作機制,亦可作為台灣參與地區安全協作的一種中介,雙方以「非傳統安全」為內涵,既有助於強固兩岸三通,又可降低周邊國家的疑慮。

怎麼做?眼前就有三條路徑。其一、以「小三通」航線安全為主,兩岸定期舉行海上救難搜救演練,雙方參與船隻由地方政府向準軍事層級過渡,我方派海巡署船隻與對岸公安或武警船隻協力演練,使其常態化,增進兩岸互信。

其二、以「大三通」航線安全為主,雙方選定不具敏感性公海,或先以海西特區往返船隻為主,雙方派準軍事船隻從旁監護,累積兩岸互信。

其三、以「南海」航線安全為主,地點在南海範圍內,兩岸掌握島嶼周邊的經濟海域,進行人道救援、反海盜及反恐,保持海上生命線暢通等演練,兩岸亦可協力維護海洋生態資源。為減少周邊國家疑慮,兩岸協力以漁政船隻為主,準軍事船隻擔任後勤與監護為輔,雙方設立訊息互通暨支援中心,由交叉實施到併行實施,雙管齊下。

「非傳統安全」逐漸成為國際安全領域的重要議題,亦為兩岸的安全協作提供契機。時不我待,兩岸海上救難協作隨時可能上演。在此呼籲政府,應及早因應準備。

#安全 #海盜 #協作 #南海 #軍事 #海上 #雙方 #兩岸 #演練 #航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