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致力「喚起民眾」,籲請社會從「陳致中召妓」這類事件中抬起頭看看大陸、世界,這樣的媒體,在台灣是孤寂的;可以理解陳文茜恨鐵(台)不成鋼的情緒。這位絕對聰慧的女人,也以強勢著稱。批判和責備其實不難,幾句話去貶低別人,對占住發言台的人來說,更輕鬆;閱聽人則要把握:到底說話者要表達什麼觀點?並嚴格檢視、思考。別讓鬥嘴表象迷惑事件的本質。

7月21日在香港書展上,台灣著名媒體人陳文茜批評韓寒「看起來蠻帥,其實沒有多少文化底蘊。對於上海世博的無知,顯得淺薄和沒文化,說話就像放屁一樣輕鬆」。此番言論瞬間傳遍推特和大陸微博,引起大陸網民近乎一邊倒的反駁。甚至和她隨即對話的好友潘石屹,也反對這樣的判斷。

不查網路水深

一位台灣記者小心透露,其實陳文茜在發表了針對韓寒的言論之後,很快就後悔了。被她批評的韓寒在第二天有讀者見面會,香港媒體做了網路直播,事後也整理出了好幾個版本的對話全文和摘要。如今52歲、已經成為「文茜阿姨」的她,不瞭解大陸網路水有多深,以及韓寒現象背後的政治社會因素,失之不查。

這位台記還說,中天電視台《文茜世界周報》曾經採訪過韓寒,只不過韓寒在採訪中對世博頗有微詞,這和文茜一直支持類似世博這樣的「全球視野下的精英大動作」立場不同,才埋下了香港書展的小小衝突。梁文道的諷刺一針見血:「如果我能像陳文茜一樣,有貴賓通道出入,有專人導遊,還有保安開道,我對世博的認知大概就能深刻一點了。」

台大一年級她就為許信良競選總部幫忙,大四時參加美麗島大審尤清律師辯護團隊做助理,畢業後繼續協助美麗島受難家屬周清玉、許榮淑參選。1982年擔任《中國時報》美洲版的副刊主編;1998年因許信良政治失敗而隨之退出政壇,2001年擔任立委,成為政媒兩棲人物。有人評價陳文茜實在是比男人更聰明的政治人物,但均在男人後面默默無名,並隨著男人的失利而退出政治舞台。

不再縱橫中國

立委退下來之後,陳文茜全力撲在對台灣觀眾的「教育」上,在中天的周報和訪談節目,幾乎都在說兩件事情:中國在崛起,世界在全球化。她似乎把電視當成了文宣戰場,反覆把這些最熱門的世界觀念告訴她認為是閉塞的台灣觀眾,「再不睜眼看世界,不睜眼看大陸,台灣就完了。」問題是習慣文宣的她用來說服教育台灣觀眾的那個中國大陸,其實更是一個她觀念中的中國、媒體中的中國。大陸觀眾看中天文茜的節目,常常都覺得自己都不好意思:「我們什麼時候這麼好過?」

目前在台灣,只有兩個電視台的節目在做正經的世界報導。一個是公共電視,一個就是中天電視台的《文茜世界周報》。台灣的國語精英們開始必須適應一個在地的台灣,一個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而逐步忘記曾經包括大陸同胞和全球中國人在內的「縱橫中國」。這是一個場域的巨大縮減。

馬英九留學時代的台灣在歐美留學生尚且是主力,而2007年龍應台主持的在英台灣留學生聚會中,台灣同學們流露出的孤獨和悲情,實在讓我這個大陸人震驚。一直在想,讓受到「馳騁中原、放眼全球」教育的台灣一代文化精英,必須轉變想法,內斂成新加坡式的島嶼精英,這種轉變能成功嗎?還是必然會從島中走向大陸,完成他們文化中原的宿命?

陳文茜就是這樣的例子。她在電視上對中國的誇大,對韓寒這種批評人士的不滿,其實來自她對台灣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愛。她的縱橫中國的情懷,她全球化的視野,已不可能是崇尚本土化、在地化的台灣所能承擔的了。她的孤獨和悲憤,遇到了笑盈盈的韓寒,自然勝負立見分曉;大陸的韓寒說,我不計較。

(摘自《南都周刊》2010-7-30,作者安替,專欄作家,哈佛尼曼學者)

#精英 #大陸 #中國 #韓寒 #文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