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人民網》進行的一項有趣的調查,在台北、上海、香港、蘇州、廣州及深圳這6大城市中,香港的白領最辛苦,上海的白領相對最輕鬆,而台北則排名第4,台北人的「作息時間」被評為:一半人朝九晚五,一半人晚九朝五。

第一位香港 3成年輕人創業

評語

「手停口就停」的危機感長盛不衰;每個人都有投資觀念;藝人們永遠是為了工作而不敢戀愛和休息;兼職和充電是工薪族的兩翼;速食型報紙總是銷量最大。

電視時間:守著電視的師奶居多,亞洲電視和無線電視的650萬觀眾,是港人無開銷的休閒方式,但人們更多時候忙得只好在路上聽廣播,於是這個城市的電台多達13個。

速食店:中國城市的中西速食店數香港種類最齊全,麥當勞的廣告也全年無休地做。

步行速度:「動感之都」絕不是浪得虛名,每個路口總有一隊人等著衝鋒。

作息時間:朝九晚五,但「開OT」(加班)是香港人的口頭禪,日均客流量230萬人次的地鐵每天從上午6時到午夜1時運行,夜店也是人潮洶湧。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行政效率居亞洲第2,很少人上班時間逛街,街上更多是內地遊客。

跳槽頻率:香港不跳槽的是公務員。市民隨時因為行業景氣、公司裁員、增薪挖角而跳槽,18至24歲的年輕人創業率超過30%。

身體運動量:運動量偏少,眼病、腰病、胃病多。

手機通話狀態:何時何地都可談工作。

第二位蘇州 把工作當做運動

評語

吸引外資的全國第一,是對打工者致命的吸引,它的世界工廠地位正在撼動珠三角的東莞和深圳,亦是旅遊目的地;工作是這個城市發展的理由,計件工資是大多數人的發展後盾。

電視時間:多,電視在這裏是大多數工薪族的精神食糧之一。

速食店:多,但多不過工廠的食堂。

步行速度:有人說蘇州好像架在了車輪子上,其實有工業蘇州與古典蘇州的區別,前者匆匆,後者優雅。

作息時間:保守型的時間表,按時作息的典範,休息是為了更好地工作。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旺,集中在觀前街和人民路,大多是遊客(多過香港),本地人不願當一六八(蘇州下崗工人的代稱,其救濟金是每月168塊,後來有增加)。

跳槽頻率:一般,因為是外向型經濟,企業普遍產銷兩旺。

身體運動量:尚可;有人花錢買健康上健身中心,大多數人的運動只是活絡筋骨,把工作當運動。

手機通話狀態:忙,是一種娛樂休閒方式和社交型消費。

第三位深圳 缺乏睡眠的城市

評語

處於創業的平臺期和消費的高潮期;工作的忙碌來源於城市發展的慣性勢能和高消費的要求;休閒成為工作的減壓閥;相當多厭於按時上班的人群選擇開自己的小型公司、店鋪或工作室。

電視時間:不多,因為夜生活豐富;而愛看電視者,一則香港頻道構成吸引,二則想學粵語,三則想忘記現實壓力。

速食店:外賣「侵略」了幾乎所有的寫字樓。發展到網上建立「深圳速食網」,並有速食店著手進行英國權威機構BSI的ISO9002和國內衛生和環保權威機構的環保ISO14000認證,要爭深圳速食配送的第一品牌。

步行速度:市民在街上少不了無法忍受走路太慢的人堵在前面的「人行道之怒」。

作息時間:類似香港的朝九晚五,但夜生活要佔用大把睡眠時間,事實上這個城市缺睡。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旺,因為本城工作形態太多。

跳槽頻率:高,因為工作機會多。

身體運動量:私家車狂增,個人運動量偏少,亞健康狀態流行。

手機通話狀態:煲電話粥的現象普遍;手機成為情感寄託的通道;工作必備。

第四位台北 就業有世代之爭

評語

省不掉的大段通勤時間屬於這個城市的鄉愁;經濟增長的高潮期過後,就業出現不同年齡層的世代之爭,工薪階層有強烈的高壓感,充電意識強;部分人致力於把商業搞得很文化;旅遊和玩出新意成為逃離工作的出口。

電視時間:多,台北人熱愛電視,也許是因為節目夠娛樂夠八卦。以張小燕、張菲、胡瓜、吳宗憲為代表的電視綜藝界「3王1后」在市民中影響很大。

速食店:多,但慢餐店(正常的點菜)和夜市也興盛。

步行速度:總體快節奏,捷運自動剪票機在分析步行速度、人與人的間隔之後計算出在尖峰時段平均每一分鐘有60-80人經過剪票口;也分地段,有的地段邊走邊看風景。

作息時間:一半人朝九晚五,一半人晚九朝五。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旺,臺北人總是很熱衷。

跳槽頻率:高,每一個時期的勵志和職場書籍都可能造就一波「跳蚤」。

身體運動量:少,因為工作和玩樂常把身體弄成透支狀態。

手機通話狀態:24小時,手機等於社交。

第五位廣州 樓價讓人搆得著

評語

小變、中變、大變為廣州帶來更多工作機會,房地產發達而且樓價讓人踮起腳來搆得著;你感到自由,沒有人關心你的隱私,每個人的生活都很忙碌;你感到不自由,為上班和塞車而煩惱,想做老闆和自由職業者。

電視時間:少,因為很多人要加班,另外廣州的平面媒體實在是發達,每天都有看報紙。

速食店:多,基本上是為兩個極端的社區配套服務:一是浩大的城中村人群;二是白領辦公社區。

步行速度:慢,因為沒有良好的步行空間,講效率的人都打的或坐地鐵了。

作息時間:保守的時間表,但還算多元化,事實上睡得晚起得也晚。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旺,在幾個購物中心和步行街,大部分閒人是學生、SOHO、沒工作或找工作的人。

跳槽頻率:高,因為總有新公司要招人,總有薪水更勝一籌的工作機會。

身體運動量:偏少,健身方式經常以食補代替。這是一個有時間煲湯喝湯、沒時間上健身房運動鍛煉身體的城市,珠江邊的晨練是老年人的天下。

手機通話狀態:多用於工作和預約見面。

第六位上海 街上幾乎無閒人

評語

國際性都會的口號刺激著上海人的腎上腺,全國乃至全球都有工作族在上海淘金;上海人工作第一、消費第二,在積極投資與奢侈品消費方面他們同樣精明。但過高房價易使它們見財化水。

電視時間:少,少於上網和打電話,多於看報紙和看熱鬧。

速食店:多,這與城中便利店的增長與覆蓋成正比。而便利店的覆蓋已達到三步一亭、五步一崗的地步了。

步行速度:快,幾乎沒有閒人,只有遊人和路過的人。

作息時間:保守的時間表,以工作為重。

上班時間逛街人氣:旺,浦東除外,那兒基本是城市的工作間。而南京路上的人群恐怕只有一場暴雨或非典(SARS)才能驅趕。

跳槽頻率:高,上海人樂於充電和求發展,這山望得那山高。

身體運動量:少,事實上,上海從來不是競技運動的大市,比東北差很遠。

手機通話狀態:多用於工作和預約見面,且經常以座機和郵件代替。

#香港 #工作 #上班 #上海 #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