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來,我們不時地看到或聽到學者(如李遠哲等)、立法委員(如蔣乃辛等)、教育部官員(如吳清基等)或主流媒體(如天下雜誌等)等透過各類的言說途徑,製造一種「台灣教授薪資過低,頂尖人才正被中、港、星挖腳」的論述。最常見的修辭策略是以「香港、新加坡教授薪資是台灣的三、四倍」和「台灣教授被北大挖腳」等說法來形塑一種二元對立的認知框架。那就是港、星(甚至中國)與台灣教授的貧富差距已經到天差地別的地步,藉此營造台灣教授正在集體出走的危機局面。

儘管這樣的陳述內容過於簡化、以偏概全或昧於事實,但經由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文本中不斷的敘說,它產生了普遍的真實效果。從論述建構成為事實,這個說法說服了人們,相信「台灣再不提高教授薪資,人才流失的速度會越來越快,距離世界頂尖、國際一流的目標也將越來越遠。」這足以造成社會的集體憂鬱症。

為了挽救這個「危機」,教育部與國科會於八月一日起共同推動「延攬及留住大專院校特殊優秀人才實施彈性薪資方案」。將投入二十三億五千萬元撥給獲得頂尖大學和教學卓越的大學。另外撥了一億元預算補助「未獲頂尖大學計畫和教學卓越計畫之大學實施彈性薪資」。

筆者認為,將教授薪資抽離出各自的社會體系來做比較,會有去脈絡化的謬誤。我們若把港星兩地與台灣的國民所得、物價水準和公務人員待遇來看,即可了解,港星兩地教授薪資並不單獨偏高,台灣教授薪資也並不單獨偏低。在沒有全面檢討兩地公教人員薪給制度的情況下,針對大學教授實施彈薪方案,勢必會拉大「特優」和「非特優」教授間和理工醫學院與人文社會學院間的差距,也會拉大教授與其他公教人員的差距,其正當性何在,目前尚缺乏合理的論述。差距拉大若沒有正當性,則將會打擊大多數公教人員和教授的士氣。

事實上,台灣的大學教授享有許多隱性的收益或福利,如計畫獎助主持費、助理費和其他資源、兼課和產學合作收益、口試費、演講費、顧問費、出版收益、退休福利和終身聘用保障等,這其中許多是港星大學教授不被容許享有的。若把這些計入所得,差距恐怕就沒有那麼大了。

由於彈性薪資的財源並非經常性預算,是否穩定充裕尚難預料。所謂「無恆產便無恆心」,即便是延攬到研究成果豐碩的特殊優秀人才,他們也將存著過客心態,有錢就留、沒錢就走人。對大學而言,除了短暫增加研究成果點數和擁有國際級教授的虛榮心外,對大學建立優良學術環境和研究團隊等生根的工作恐難產生長期的承諾。

彈薪方案雖提供了微薄的一億元施捨未獲頂尖和教學卓越計畫的大學,以避免人才被挖腳,但自公告日到申請截止日,只有二十天作業的時間,承辦學校如何可能有充裕時間深思熟慮的找到特殊優秀人才?這種技術性的刁難,除了顯示教育部政策執行的顢頇和粗糙外,也是對這些窮困大學的羞辱和嘲諷。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系主任)

#方案 #差距 #大學 #教授 #彈性薪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