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初,廣州白天高溫,晚上暴雨,典型的盛夏酷暑,但如果走進當地自由派知識圈的聚會,會感受到另一種熱度。龍應台在北大的演講,陳文茜在香港書展批韓寒、挺李戡和7月25日及8月1日的兩場「撐粵語」群眾自發集會,是熱度最高的話題。這3件事揉雜了文化與政治,跨越了兩岸三地,更凸顯了在兩岸三地更緊密的交流互動下,三地的政治、思潮與文化勢必更加相互激盪、相互影響。

龍應台在北大一席她的「中國夢」是「文明崛起」,講到了大陸自由知識分子的心坎裡。據知情者指出,這場由廣州《南方周末》和上海東方衛視主辦,在北京大學舉行的演講,巧妙的將京滬穗三大城市連結起來,而居中擘畫者則是南方報系一位具全國性知名度的評論家。

另一方面,陳文茜對韓寒的批評,卻引來普遍的不解與不滿,不是因為韓寒不「淺薄」,而是韓寒在中國畢竟採取與權力者對抗的姿態。不過,最引起廣泛議論的還是發生在廣州本地的「撐粵語」議題。

偽命題真抗爭

8月4日,廣東省舉行迎接亞運會倒計時百日誓師動員大會,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會上表示,「推普廢粵」是子虛烏有的偽命題,他強調「我都在學廣東話,誰敢廢粵?」幾周以來,廣東官員已多次針對「廢粵」傳聞進行澄清。然而,一個政協委員的提案,竟然演變成兩場具相當規模的「撐粵語」集會,其中一場還發展成群眾遊行,卻是出乎意料,尤其是參與者之多,更在預期之外。

其實,「撐粵語」運動引起普遍共鳴與支持,有多重因素在其中發揮作用。首先,雖然官方一再表示要「推廣普通話、保護廣東話」,但由於當局自上而下的「推普」,粵語在日常生活中的確受到某種壓抑,如同過去台灣說方言要受罰的情形,在廣州也有所聞。

粵語確受壓抑

不過,「推普」是全大陸通行的政策,為何獨獨在廣東引起反彈?大陸知名專欄作家、南都傳媒研究院首席研究員長平指出,這和粵語的「相對強勢」有關。在大陸,當局由於考慮到港澳因素,幾十年來廣東在語言方面享有特殊政策,電視台可以用粵語播出,也因此粵語有更深厚的基礎能夠對抗壓制。

「文化」則是另一條觀察的線索。廣州美術學院美術史系主任李公明表示,「撐粵語」運動的爆發,是多年的積累所致。李公明說,「我先前曾在網易廣州亞運頻道接受採訪,用了聳動的標題:《一個作為家園的廣州已經不存在了》」,他指出,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到今年亞運會,廣州經過好幾波城市改造,如之前西關恩寧路騎樓拆除風波,不但改變了廣州舊貌,傳統民俗、生活方式也一併受到衝擊,居民則對公共事務產生無力感。

李公明曾任廣東省第9屆政協委員,對中國言論空間的擴展相當關注,積極在《新快報》等報紙撰寫評論,同時在廣東電視台珠江頻道晚間新聞中的《630短評》擔任評論員,是廣東當地知名的公共知識分子。

媒體爭相發功

也有觀察家指出,此次「廢粵」風波的確存在某種「藉題發揮」。大陸政治氛圍的沉悶、言論空間的緊縮,加上廣東地區相對活躍的空氣,比較自由開放的媒體,地方領導和公務員的相對開明,以及粵語議題的敏感度較低,都使得「撐粵語」議題成了市民自發展開公民行動的一個「突破口」。

維權律師唐荊陵則點出網路媒體和主流媒體在客觀上的相互配合,一方面是許多無法在主流媒體刊登的訊息透過網路流傳,另方面,主流媒體雖然未報導抗爭消息,但仍從其他角度廣泛報導了「廢粵」爭議,當市民看到報導,會意識到此議題的「相對安全」,也就比較敢於行動。

有意思的是,當8月1日群眾二度上街「撐粵語」時,金羊網(由廣東省委領導的羊城晚報報業集團主辦)用轉發公安部門通稿《廣州市警方依法處置一起非法集會案件》的方式透露活動訊息,還在稿件結尾聲明「本網站刊載此文,只為傳達更多訊息,並不代表本網站立場」。

醞釀成長空間

粵港間有形無形的連結也產生某種催化作用,一位在網路工作的媒體人私下指出,廣人看久了「本港台」,早已習得如何進行公民抗爭。

「撐粵語」運動的一個特點在於得到許多外來者的支持。對於這個現象,許多外來者都表示喜愛廣東的寬鬆氣氛,與成長中的市民社會。本籍四川的長平則強調,和上海、北京等城市相比,廣州並不排外。他還指出,雖然廣東的電視新聞普遍用粵語播報,但外來者並不感到被排斥,其中重要原因在於,由於媒體控制,和央視新聞相比,粵語新聞並不會提供更多不同的資訊。

在「改革開放排頭兵」廣東,由於民間社會的成長,以及當地領導的寬容姿態,自由知識分子追求的言論空間和公民行動,正一點一滴、溫和漸進的展開著,期待體制內外能持續良性互動,為中國政治的向上發展撐出更大的空間。

#廣州 #大陸 #政治 #粵語 #撐粵語 #廣東省 #媒體 #空間 #廢粵 #廣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