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遇過這麼矛盾的處境,阿瓜開始認識情感的複雜黑暗深淵,這是那些經典劇本無法指引他的。阿瓜不曉得,為什麼自己老是扮演讓別人傷心的角色?13年後,阿瓜終於用他的第一部電影,試圖解脫這份愧疚。但是彷彿,終究沒有成功。

從兩點多開始月蝕,至四點月全蝕我們才騎車回去,路上我和S手牽手騎,不意被阿福撞見──唉,為何我總扮演令別人傷心的角色?(1985.5.5)

S在玩危險平衡的遊戲,她需要阿瓜在自己跟咪咪中間,才能忍受咪咪。無奈的咪咪只能一直讓她予取予求,直到再也受不了為止。

阿瓜在兩女孩住處過夜的風波沒幾天,S便告知阿瓜,咪咪已被安撫好了,她今天生日,叫阿瓜送個禮物討咪咪開心。知道咪咪在學書法,阿瓜便送了她兩本字帖,又借她們音樂聽。咪咪很友善,還教阿瓜怎麼看攝影構圖。這回三人聊到很晚,S毫無忌憚地拿咪咪那晚說的夢話「洋娃娃會不會咬我的屁股?」來開玩笑。咪咪倦極了都不肯睡,阿瓜才識趣離開。

阿瓜一走,咪咪就翻臉了,猛灌酒,跟S展開冷戰,兩天後還離家出走。阿瓜被S叫過去,當然又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安慰她。稍晚咪咪跟一個男生一道回來,S的選擇是帶阿瓜離開,兩人去橋下的運動場散步,還合買一個風箏,要送給可憐的咪咪。

第二天晚上,S又電告阿瓜,咪咪留了「我愛你」三個字血書,半夜發起瘋來,穿睡衣四處亂走。S一面又告訴阿瓜,自己何時單獨在家,希望阿瓜去找她。阿瓜一面為咪咪心痛,一面又冒著進一步傷害咪咪的危險,滿足S和自己的需要。從來沒有遇過這麼矛盾的處境,阿瓜開始認識情感的複雜黑暗深淵,這是那些經典劇本無法指引他的。

當時正值大三下學期,校園一直沒蓋好的國立藝術學院,從國際青年活動中心先轉到台大男8宿舍上課,又要移師蘆洲借用空大校舍。阿瓜搬到蘆洲和學弟妹一起租屋,S和咪咪還穿著白衣藍裙的情人裝,來他的新居幫忙,一起組衣櫥、貼海報。那天阿瓜新打的鑰匙還插進鐵門拔不出來,只好留在門上,像一個尷尬的象徵。咪咪要回台北參加舞會,阿瓜堅持S跟咪咪一起離開,以免又惹她傷心。

咪咪是能幹的主婦,很會下廚伺候情人。她生氣不做飯時,S便以麵包度日。然而S不但一直跟阿瓜暗通款曲,還嘴饞一個跟阿瓜要好的同學。咪咪終於忍不住以同樣的方式傷害自己、也傷害S。她跟一個學長搞曖昧,S偷看日記發現了,半夜發火掐咪咪的脖子,還打了她兩耳光。咪咪憤而割腕,只能連夜送到三總急救。

這樣折騰了四個月,她們終於搬到一間更大的公寓,S單獨住一間,咪咪和另一個女生住一間,還多出一間,租給一個男生阿福。這樣S可以單獨和阿瓜廝混,咪咪似乎決心不管那麼多了,也不再勉強搭理阿瓜。那個阿福追過S,但被拒絕了。看到S和阿瓜這麼親密,他可能也心碎不已。

一個月蝕之夜,五個人一同去碧潭遊玩。划船人數不好分配,只能作罷。管租船的年輕人,卻趁機大談有多少人跳水自殺,而他為了救人發生多少趣事。阿瓜趁機和S走開,勸她和咪咪言歸於好。她卻說咪咪很乏味,還繼續跟那個學長胡搞,自暴自棄。當初阿瓜羨慕S與咪咪看來那麼穩定的幸福,想不到這麼容易一戳就破。

阿瓜不曉得,為什麼自己老是扮演讓別人傷心的角色?13年後,阿瓜終於用他的第一部電影,試圖解脫這份愧疚。但是彷彿,終究沒有成功。

#別人 #角色 #傷心 #阿瓜 #阿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