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不可思議的,有人要暗殺陳家鵠,槍都掏出來了,正在瞄準、準 備射擊之時,有人大喊一聲「陳家鵠」,把他救了。緊接著雙方發生槍戰,兩個對一雙,真槍真打,一點不含糊。事發 地點在陳家鵠他們住的客棧小院裡,時間在晚上八點多一點兒。陳家鵠和惠子剛從外面回來,稀裡糊塗地就目擊了一場槍戰。最後,殺手見勢不妙,倉皇而逃。

(文接B6版)

「對,中國現在到處都是鬼子,所以現在所有的中國人都在抗擊日寇,包括你,回國也是來參加中華民族偉大的抗日戰爭的是吧?」老錢自問自答,「不過,國外回來抗日的志士仁人多著呢,何止你一人,為什麼鬼子非要追殺你?你想過沒有?」

「我不知道。」

「我知道,因為你曾經是炎武次二的弟子。」

「這能說明什麼?」

「日本現代軍事密碼學有半壁江山是你的導師創建的,鬼子擔心你回國來從事破譯工作,由你破譯導師的密碼也許是最合適的人選。」

「荒唐!」陳家鵠又激動起來,「我對密碼一竅不通。」

「這不是事實。」

「這就是事實!難道你比我還瞭解我自己,你到底是什麼人?」

老錢覺得該滿足他的好奇心了,否則可能要不歡而散,「知道八路軍嗎?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

「聽說過,是共產黨的部隊。」

「其實剛才進門時你沒注意,有牌子的,可能是天黑的緣故吧。」

牌子沒有挂在院門口,而在這棟辦公樓的門口,不顯眼,但確實有,一塊長條形木牌子,上面寫著:中國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辦事處。

「這是中國共產黨在國民黨轄區建立的公開辦事機構。」老錢對陳家鵠介紹道,「現在共產黨和國民黨是一家人,兄弟,都以抗擊日寇為己任。你有心報國,放棄在美國優越的生活條件,回國來參加抗日戰爭,精神可嘉,我們需要你這樣的有志之士。」

「你希望我參加八路軍?」

「現在國內很多進步人士都在奔赴延安。」

「你希望我去延安?」

「對。」老錢認真地點點頭,「我知道你準備去重慶,但我個人認為延安更適合你,你去了一定可以大幹一番事業的。」

陳家鵠站起來,走開去,對著牆壁問:「去幹嗎?破譯密碼?」

老錢跟著也起了身,走到陳家鵠跟前,言之鑿鑿,「對,破譯日軍密碼,我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八路軍已經在華北開闢出大片抗日戰場,每天都在與日本鬼子正面交戰。」

陳家鵠看著他,無語。

老錢繼續說道:「你一定行的,我們需要你。」

陳家鵠沈思一會,「可是……這……太突然了吧?我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容我想一想好嗎?」

「當然可以。」老錢笑道。陳家鵠的態度讓他有幾分意外,但他還是爽快地告訴他,「不但要自己想,還要跟你的漂亮太太商量商量,好好商量商量,那裡的生活條件肯定比重慶艱苦。但以我之見,與重慶相比,延安會更安全。現在鬼子正在圍攻武漢,鬼子叫囂下個月一定要拿下武漢,即使沒這麼快,但也不會太久,我估計堅持不到年底的。武漢一失守,重慶就是前線了。國民政府已將重慶定為陪都,現在大小機關都開始往那裡撤,同時也混進去了不少日本特務和漢奸。現在敵人一心想追殺你,我覺得你去重慶很不安全。」

「延安安全嗎?」

「跟你在美國一樣安全。」

「好,我想一想吧。」陳家鵠伸出手,準備跟他道別,「我去跟我妻子商量商量,明天給你回話。」

老錢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合腰抱住他,連連拍著他的背脊,像個老朋友,「好,好,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我們明天見,我等你的好消息。」

幾十米開外,一棟簡易的兩層樓,二樓包括一樓大部分房間是八辦工作人員的宿舍,只有盡頭兩間屋是客房,有簡單的招待設施。惠子坐在床沿上,如坐針氈,耳邊不時回響著槍聲。她不知道丈夫跟什麼人在一起,在幹什麼,但她明顯感到了恐懼。連日來,她看到聽到了太多讓她無法接受的事實,她的同胞在肆意蹂躪這片土地。這片土地在燃燒,在流血,在哭泣,在痛恨,在謾罵,在抗爭……到武漢的第一個晚上,旅館老闆不經意中發現她是日本人後,連夜把他們從旅館裡趕了出來。那個晚上,他們是在公園的石凳上度過的。

幸虧是夏天啊。

就是那天晚上,惠子把隨身帶的所有日式服飾付之一炬。火光中,她看見了自己的決心,又不可避免地感到了深藏的擔心。現在,她回想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格外擔心丈夫有什麼不測。

不用擔心,老錢把陳家鵠毫髮不損地送回來了,看兩人友好的樣子,惠子有理由相信他們遇到好人了,這是個安全的地方。但是送走老錢後,陳家鵠一直木然坐在窗前,丟了魂似的。

惠子關切地問:「你怎麼了?」

陳家鵠沉默良久,只說了一句:「關燈,睡吧。」便和衣躺在了床上。惠子關了燈,準備脫衣服。陳家鵠一把將她拉倒在床上抱住她,對著她耳朵悄悄說:「別脫,我們呆會兒就走。」

「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但我們必須離開他們。」

「為什麼?」

「他們是八路軍,要帶我去延安。」

「延安?在哪裡?」

「很遠的地方。」

「去幹什麼?」

「破譯密碼。」

「你不是已經發誓永遠不碰密碼了嗎?」

「所以我們必須走,呆會兒就走。我懷疑剛才要殺我的人是他們安排的,目的就是要嚇唬我,取得我的信任,讓我跟他們走。」

「那怎麼辦?他們會讓我們走嗎?」

「沒辦法了,只有試試看。」

(本篇內文節選自《風語》,麥家著,印刻出版)

書介

1938年對日抗戰期間,重慶成了各方間諜活躍的場域。自美返國的曠世數學天才陳家鵠成為各方拉攏對象,日本特務追殺、八路軍藉同鄉身分接近,國民黨更是無所不用其極,曉以大義、威逼利誘,甚至不惜陰謀陷害他的日籍妻子。錯綜糾葛的明爭暗鬥下,陳家鵠與妻子身不由己地落入時代羅網:間諜無所不在,真情假意難分,親情與友情全不可信,所有的善意都可能是一樁陰謀詭計。誰是敵人?誰是同志?一切的一切,彷彿待破解的密碼,暗藏殺機!

#安全 #八路軍 #密碼 #陳家 #破譯 #準備 #商量 #延安 #鬼子 #重慶